读盘锦|盘锦拍鸟人

读盘锦|第535期
?点击收听?
盘锦拍鸟人
守着这方湿地,借着这个地利,盘锦人在赏鸟护鸟的同时也形成了拍鸟的热潮,且始终未曾降温,许多年中已发展为一个鸟类摄影大市。全国知名的“鸟网”就是盘锦拍鸟人所创办。
盘锦的职业拍鸟人大约有百人以上,他们各有所长,也各有倾向。有的追求所拍之鸟的种类,年复一年月又一月地累积,期待着能将这片湿地上的鸟儿拍个全面;有的则追求所拍之鸟的珍稀程度,倾向那些难见难拍的鸟,似乎别人拍不到的咱拍到了就是个成就;有的偏爱令人震撼的大场面,浩荡的群鸟振翅高翔或闲适觅食是其常取之景;有的则偏爱别有一番意趣的小景致,孤鸟卖呆儿或亲鸟饲雏或一家三口海滩漫步常入其镜头。总之是不一而足,各蕴精妙。
他们拍鸟的过程并不止于拍摄,这是在与一些拍鸟人的攀谈中渐趋鲜明,以至于不得不让人思虑一番的感受。很多时候,拍鸟人的所谈并不会局限于自己的拍摄过程与摄影技巧,当你以此为由头或目的与他们聊起来之后,他们通常都会跑题,不知不觉地就会跟你聊起鸟儿来,俨然忘了你要跟他们了解的是如何拍鸟。
拍鸟人对鸟儿的熟悉程度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比如说刘杰。他说起拍鸟那些事儿的时候,真是如数家珍。他说,雏鸟蹬壳出生之后,亲鸟总会把蛋壳一块儿一块儿地叼走,连最小的碎渣都不会放过。雏鸟每日里屙在巢里的粪便,也会被亲鸟日复一日地叼走,叼到远处扔掉。这么做的原由就是怕被其它生物嗅到或看到,给雏鸟带来安全隐患。几乎所有的鸟儿都会这么做。
湿地里还有一种名叫“中华攀雀”的鸟儿,小型鸟,属于攀禽。这种鸟以筑巢精细而著称于世,号称“鸟类建筑师”。它以植物纤维来筑巢,都是细软绒柔的那种材料,像棉花、树籽里的絮之类,再拿细细的枝丫穿插成窝。都是雄鸟筑巢,却不止于筑巢,它还会边筑边叫,以此呼唤伴侣,就像征婚似的。有雌鸟循声而来,见了它、见了它正在搭建的巢,若满意,就会留下来跟它一起将巢建完,然后相爱,生儿育女。却也有在整个繁殖期里并无雌鸟循来的时候,或者循来后又飞走了。这样的时候雄鸟就会不再筑巢了,最终黯然神伤地默默离开。所以在辽河口湿地,你总有机会撞见一只或几只仅仅筑了一半或一多半的中华攀雀的巢,就那么落寞地撂在那儿,残缺地精美着。
鸟儿们相爱的预备工作尤其做得精到,雄鸟会一直引逗雌鸟,在雌鸟身边轻柔地跳过来又跳过去,还会拿嘴去抿,抿对方的颈,轻轻地。这么做的时候,它们总会选择一处紧傍水沟的所在,雄鸟轻轻抿过一次之后,就会轻快地跳到小水沟边去涮涮嘴,然后回去再接着轻抿,得这么反复四五次。雌鸟若对这举动不满意,就会飞走了;若感觉对了,就会静静地等在那儿,由着雄鸟来回忙叨,然后终于相爱。
为了拍鸟儿,拍鸟人不得不守望鸟儿,守望得多了,竟致爱上了鸟儿。这不仅超出了他们的预期,往往还会使他们不得不放弃或更改原来的拍摄计划,因为他们已不忍再去惊扰鸟儿了。鸟儿在辽河口湿地的密集存在虽是天然的地利所致,却也并非尽属天然,这样的事实还与盘锦人的护鸟行为息息相关。
▎作者:杨春风
杨春风,职业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盘锦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第24届高研班学员。创作出版了《红海滩》《闯关东纪事》《田庄台事情——辽河水道文明纪实》《辽宁地理文化》《情系大地肖作福》《印象盘锦》《辽宁地域文化通览?盘锦卷》《盘锦文化丛书之一:湿地风》《盘锦事情——辽河口湿地的城市印象》等十余部著作,其中《闯关东纪事》《田庄台事情》连续获评第七届、第八届辽宁文学奖。
▎往期回顾
528期:读盘锦|跪羊
527期:读盘锦|致敬白衣天使
526期:读盘锦|致敬母亲
525期:读盘锦|致母亲
519期:读盘锦|奔跑在追梦路上的盘锦青年
编辑:孙洪霞朱晓伟 尹咪啦 张则然 陶冶
联合出品:市融媒体中心、市文联、市作家协会、市摄影家协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