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盘锦|第一次看见红海滩

读盘锦|第550期
? 点击收听?
第一次看见红海滩
总以为自己在盘锦曾经生活过,对盘锦这个地方还算熟悉。可当我十年前第一次听说盘锦有个红海滩,而且举世闻名的时候,还是吃惊不小。
告诉我盘锦有个红海滩的是单位的一个同事。他是听了朋友介绍后,休假的时候去的盘锦。他向我打听红海滩时,看到我茫然的表情,也就没有再问下去。这件事儿对我的“刺激”挺大,在盘锦待了三年,居然不知道红海滩。看着手头资料上让人惊艳的红海滩图片,我坐不住了:得去盘锦看看红海滩。
第一次看见红海滩,我的注意力基本没在景观上,兴趣也没在拍照上,而是产生了一连串的问号:这是什么植物、为什么会变红、什么时间最红……?一路上,我总是在提问、思考,再提问,再思考,也不管人家是否厌烦。我了解到这是一种叫做碱蓬草的水生植物,专门生长在咸水、淡水的交汇处,由于日光作用再加上特殊土壤酸碱度,它从六月份开始会渐渐的由绿变红。
第一次看见红海滩,我心生“抱怨”。红海滩啊红海滩,你早干嘛去了?如果放在最艰苦、最难忘的七十年代,即便不可能有什么旅游观光业,也会给我们枯燥无味的生活带来一些惊喜啊!
第一次看见红海滩,我心生“悔意”。如果我始终留在盘锦,就会与盘锦人一起分享这份难得的荣耀。这份荣耀,据说放眼世界,欧洲只有一处,我国的东营也只有星星点点,这是老天多么大的恩赐啊!
第一次看见红海滩,我心生“贪婪”。这景观就不像长城、颐和园,至今盘锦人也没告诉我从何时有了红海滩,也没人告诉我这碱蓬草还曾是“救命草”。据说,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很多人吃的就是零零星星的碱蓬草,哪来现如今成片的红海滩?我要“补”回来!
第一次看见红海滩,我心生“依恋”。我不希望碱蓬草由小到大,最终老去,我希望它永远那么青葱茂盛;我不希望碱蓬草由绿变红,最终暗淡,我希望它永远鲜红炫目!
▎作者:刘仁刚
东西方文化交流使者、学者型书法家、金融家、作家、诗人;荣获《亚洲银行家》 “亚太地区金融领域领军人物奖”、荣获中国建设银行“突出贡献奖”,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日中书法艺术协会顾问、西安碑林博物馆名誉馆员、 四川美术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西北大学兼职教授、野草诗社副理事长、《当代金融家》专栏作家、中国书协会员、经济学博士。行楷书法长卷分别为大英博物馆、美国亨廷顿图书馆收藏。
▎往期回顾
528期:读盘锦|跪羊
527期:读盘锦|致敬白衣天使
526期:读盘锦|致敬母亲
525期:读盘锦|致母亲
519期:读盘锦|奔跑在追梦路上的盘锦青年

编辑:孙洪霞朱晓伟 尹咪啦 张则然 陶冶
联合出品:市融媒体中心、市文联、市作家协会、市摄影家协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