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百科

走马看黄花(徐向红:文字和阅读照亮了我的生活)

走马看黄花

在宁夏作家中,女作家徐向红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她不仅是一位作家,同时还是一位国家三级葡萄酒品酒师,
也因此,这位女作家的小说里就有了另一种浪漫的格调和氛围,这就是宁夏葡萄酒的氤氲馥郁的芬芳和绽放,而她的书房,如同作家本人,精致婉约,恬淡清新,纯粹简朴。
“我不喜欢把书都堆在书架上,就摞在了墙边。工作台上,一台手提电脑是我写作的忠实伙伴,写累了,我会读几页书,练练毛笔字。写作,其实对作家而言,也是个体力活,我也经常会写作到深夜,在台灯的陪伴下,在文字的跳动中度过人生的漫漫长夜。大米养身,文字养心。每一个文字像是一粒粒大米,抚慰滋养着孤单的心灵,又像碎碎的针线密密缝制着每个生活的空洞。”徐向红说,别看这间不大的书房,却让她安静地写出了宁夏首部以葡萄酒为主题的小说《北纬38度情缘》,并被同行们戏称为“葡萄酒女作家”。

说起自己的读书生涯,“在那个贫穷单调的童年时代里,能读到书成为一种奢望,也唤起我从小对读书的热爱。”徐向红告诉记者,小时候表哥是自己的语文老师,表姐总能从表哥的办公室里拿到《少年文艺》、《儿童文学》、《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刊物和名著,还有《地道战》《杨家将》《草原英雄小姐妹》等小人书借给徐向红看。
那时的她,对书,充满了阅读的饥渴,非常向往读书,想着以后要是能当个图书馆员,就可以有许多书看啊。
因此,考上大学以后,徐向红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汉语言文学专业,如愿以偿地在图书馆借阅了很多中外古典文学作品,“躲进小楼成一统,不管春夏与秋冬”。
大学的那些时光,徐向红几乎是躲在宿舍的帐篷里,借读许多中外名著度过的,也从此深深地爱上了文学。读书时,遇到好的句子她就做手抄笔记,写了几本手抄笔记,大学毕业时,徐向红把自己所学的书本和笔记一起,搬到自己办公室的书架上。
“这应该算是我的第一个书房吧。”徐向红笑着说。

从小学到毕业后工作,近二十年,从乡里到县城,即使工作条件宰艰苦,她也是苦读不辍。那时候村里集体供电,晚上十点以后就熄灯了。很多时候,她都是点着煤油灯读到半夜2点多。第二天醒来,虽然两个鼻孔被煤油灯熏得黑黑的,却觉得生活十分充实。
30岁以后,徐向红调到银川工作,有了简单的住所,她开始买书读,几乎每星期到书店读书买书,每个夏天或冬季的假期里,她还会去图书馆借书,读完然后再写书评。
“文字是魔方、文字是城池、文字也是精神伴侣。世界因文字而生动美丽,人生也因文字而丰富厚重。单调的生活,因为读书,全然没觉得的日子艰辛。”从文学书籍到阅读其他政治经济哲学类书籍,徐向红对人生对生活有了更宽泛的认识、有了理性的思考,不再是单纯的文学感性认识。徐向红也因为阅读走上了写作之路,在区内外报刊发表了大量的随笔、诗歌、散文、党政理论文章和经济学理论文章,出版随笔《走马看黄花》、小说《北纬38度之恋》、历史游记《城堡背后的秘密》、经济学专著《玉米和谷物的光芒》、剧本《西部儿女》《一杯欢酌》《醉红》,编著人文历史书《微观宁夏》(副主编)(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被评为全国100本好书之一)。

“文字照亮了生活,也启迪了我对人生许多理性的思考。因为阅读、因为文字,我的工作也随之变化,从乡镇语文老师到县城秘书、到省区机关单位的编辑、报纸主编,成为可以专业地从事文字写作与学习研究的作家;从方格稿纸到半页稿纸到电脑网络五笔写作,文字阅读和写作成为我工作和生活的大部分。”徐向红告诉记者,“纸上得来终须浅”,人生许多的奥妙和悟出从书本来,也还要在实践和自然中求证。阅读自然的山山水水,更体会到每个文字合适的安放和镶嵌,懂得了“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的仔细斟酌,也懂得了不仅仅是写作用字要严谨,做学问、做事、做人都应该秉持一种严谨负责的态度。
“过去的阅读已成为人生过往,人需要常读常新,思想才能不被灰尘蒙蔽。”徐向红说。
        

       徐向红,笔名木容,经济学研究生,副编审。从事过教师、报刊、行政等工作。宁夏作家协作会员、宁夏诗歌学会会员、《塞上散文诗》编委、宁夏文史馆研究员、国家三级葡萄酒品酒师。出版专著《玉米和谷物的光芒》、《走马看黄花》、《北纬38度之恋》(已签约拍摄电影)、《城堡背后的秘密》、《微观宁夏》(副主编)5部。撰写剧本《一杯欢酌》《醉红》等。

走马看黄花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