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奖征文】亲近白塔寺 / 唐兴斌|天马竞辉1958期

有奖征文启事:

点击 “阅读原文”

【武威知名装饰机构原生态家装总部】与【天马竞辉原创文社】联合举办“歌创城,颂家乡,爱绿色”原生态 征文启事

征文按投稿时间陆续刊发

【征文】亲近白塔寺

八月初秋,天高云淡。利用年休假的机会,约上好友春哥,坐上汽车,沿着312国道从武南出发,司机一路上小心翼翼躲闪着那些喘着粗气、肆无忌惮行走于路上的大卡车们。

汽车行驶了没多久,拐进一条宽敞无比的六车道,水泥路中间是茂密的绿植隔离带,水泥路两边,那些榆树、柳树、松树们郁郁苍苍,生机盎然,徐徐秋风吹过,仿佛向我们招手致意。

这时,一座高大雄伟的雕塑迎面撞入眼帘。雕塑上面的两个人骑在马上,昂首挺胸,目光如炬。一位穿着元朝官服,巨擘直指东方,另外一位穿着藏式长袍,眺望着远方。

雕塑上面穿着元朝官服的人是蒙古汗国窝阔台的儿子阔端王爷,穿着藏式长袍的人是当时的西藏藏传佛教萨迦派宗教领袖萨迦班智达.贡嘎坚赞(后世尊称为萨班)。

目光下移,再看两人骑着的那两匹高头大马,突然想起《晋书.张轨传》里的两句话:凉州大马,横行天下。

绕过雕塑,汽车继续前行没多远,一座气势恢宏的牌坊出现在眼前,同行的春哥告诉我,这里就是白塔寺。

呵呵,遇见秋天,遇见你。感谢春哥,感谢你。白塔寺,我来了。

白塔寺又名百塔寺,位于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武南镇20公里之遥的百塔村。

从颜色方面来取名,叫白塔寺是因为这里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塔都是白颜色的,没有色盲的样子这个最好辨认了。从数量方面来取名,称百塔寺是因为淹没在绿树丛林里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白塔有一百座。我从小数学不是太好,腿脚也不是很利索,那些散落于各处,大大小小的白塔究竟有多少座,那天没有认真统计过,春哥当时告诉我至少有100多座,百塔村的叫法就是最好的佐证。我当校长的弟弟事后则十分肯定地告诉我只有99座。因为100座是个上限数字,犹如做人做事一般,不可太满。谦受益,满招损大概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牌坊的右边悬挂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级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国家AAA级旅游景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市级青年文明号和市级文明窗口的牌子。

也许是早上9点左右的光景,除了门口执勤的几个工作人员,只有我们3个游客。当执勤小哥徐徐打开电动门放我们进去之后,一座鎏金雕像出现在我们面前,雕像上面的人物就是萨班领袖。

躬身拜谒着这位促进民族团结大业的萨班领袖,思绪早已穿越时空,仿佛回到了战鼓咚咚、牛角声声、马蹄得得、弯刀闪闪、弓箭啸啸、人声沸沸的蒙古草原。

公元1189年,铁木真被推举为蒙古部族首领。经过18年的罗纱带血、艰苦征战,终于统一了东部草原上的蒙古各部落。公元1206年,铁木真以过人的智慧、骄人的战绩、超人的能力,毫无悬念被推举为成吉思汗,创立了蒙古汗国。成吉思汗上位后不负众望,统领蒙古铁骑舞动弯弓射大雕,继续横扫千军万马,不断进行对外军事扩张,先后大败西夏和金朝,灭掉花剌子模,击败俄罗斯联军,在自己亲手征服的这片广阔大地上,一口气建立了钦察、察和台、窝阔台和伊儿4大汗国。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离世后,窝阔台、蒙哥、忽必烈相继继任大汗。他们继承了成吉思汗的血性和勇气,一发不可收拾,先后灭金朝、剿大理、攻南宋、征割据政权,最后迫使吐藩归顺,实现了统一大业。公元1217年,忽必烈在北京建立了元朝,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在全国范围之内,建立起来的少数民族统治政权。

公元1229年,成吉思汗的第三子窝阔台即位大汗后,将原西夏、甘肃、青海的部分藏区分封给皇子阔端。公元1239年,阔端王爷指派部将多达那波儿从凉州(今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发兵取道青海,一边探明情况,一边谋取西藏,同时寻觅一位在藏区声望极高,影响力最大的佛教领袖,计划经略藏北。最终,阔端王爷选定了萨迦派第四代祖师爷萨班为会谈代表,并于公元1244年正式邀请萨班到凉州会谈。

公元1247年,阔端与萨班这两位民族英雄终于会盟凉州。他们围绕蒙古汗国统一西藏以及管理办法等内容,在凉州进行了历史性的会谈,最后顺利达成了共识。萨班领袖“以利益佛法及众生,尤为利益所有操藩语之众”,识大体、顾大局,在第一时间里发出了《致藩人书》,不仅使当时的藏族民众免受战火蹂躏,为藏族社会从400多年的分裂混乱局面走向安定统一打开了通道,而且为西藏纳入中国版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中华民族大团结、大统一的光辉史册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从此以后,史学家把凉州会谈定义为西藏纳入中国版图的历史见证!

凉州会谈结束后,萨班继续留在凉州传经布道,教化民众。公元1251年,70岁的萨班领袖在凉州安然圆寂。阔端王爷不但为萨班领袖举行了盛大的祭奠活动,而且专门建了一座白塔寺,并在寺内为萨班领袖建造了一座高达35.28米的灵骨塔一座,以表达对这位德高望重藏人领袖的敬重和纪念。

元朝末年,萨班灵骨塔连同白塔寺一起毁于战火,明清时期屡有重建修缮,使萨班灵骨塔和白塔寺继续重现人间。不曾想,一场天灾加上一场人祸彻底毁掉了这里的一切。

这场天灾,便是民国16年,也就是1927年的武威大地震。

据资料记载,1927年5月23日清晨5时许,电光火石,天崩地裂。武威发生了震级达8级的强烈地震,地震烈度为11度,震源深度12公里,波及甘肃、青海、陕西、宁夏等地。其中武威、古浪等地破坏尤为严重,仅武威有40000多人死亡,家毁人亡,哀鸿遍野,凉州城东西南北四个城门24座砖楼,倒塌23个,著名的大云寺、罗什寺、清应寺全部震毁,白塔寺和萨班灵骨塔同样也落了个荡然无存的苦难结局。

还有一场人祸,便是文革。红卫兵小将们以破四旧的名义,振臂高呼,蜂拥而至。这些热血青年们对白塔寺和萨班灵骨塔进行大肆拆除破坏,最后仅仅剩下塔基和塔座部分。近年来随着人们保护文物意识的增强和旅游热的兴起,当地政府花大力气进行维修恢复,才形成了今天这样一个规模。

呜呼哀哉!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假如萨班领袖地下有知,心里肯定五味杂陈,哭笑不得呢。

顺着萨班领袖鎏金雕像前行不远,一座气势宏伟的萨班灵骨塔矗立在眼前,整个灵骨塔与山西五台山、北京妙音寺佛塔建造风格极为相近。

萨班灵骨塔的造型像极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宝瓶,除了塔基,一共建有5层,足有10层楼的高度,是整个塔林的中心。

洁白的灵骨塔在灿烂的阳光下熠熠生辉,灵骨塔四周散落着座座白塔,像星星点点硕大的宝石,淹没在一片绿荫花海之中。这些白塔的体量到底比灵骨塔小了许多,周边花池里的月季花们仍然揪住夏末的尾巴不放,个个竞相斗艳,努力来一次最后的疯狂。月季花和那些白塔们一起簇拥在灵骨塔的周围,宛如众星捧月一般。

据碑文记载,萨班灵骨塔的复原建造,是根据史料记载和考古发掘,依照元代萨班灵骨塔塔基仿建而成。在建造过程中,专门迎请了甘肃省甘南拉卜楞寺的高僧,整整利用30天的时间,按照藏传佛教教义轨进行了装藏。萨班灵骨塔内总共装有210万尊小佛像和1部大藏经。在210万尊小佛像内包括70万尊弥勒佛像、70万尊文殊菩萨像和70万尊不动金刚佛像。

穿过萨班灵骨塔右侧一条干净整洁,绿树成荫的小道,荷花池内的荷花依然灿烂,也许是进入初秋时节,那些荷花们虽然相互依偎着,倒也不显得拥挤。

望着荷花池里红红的荷花,立马有了一种花瓣重叠蕊心黄,微风吹过飘清香的感觉。

荷花池四周,橘黄色精致的小木牌上,用汉藏两种文字写着萨迦领袖的格言,我极其认真地数了一遍,整整有8块。萨迦领袖的这些格言内容虽然各异,但是通俗易懂,教化无穷,照此敬录,以飨亲们:

贤人努力得来的成果,恶人瞬息就能摧毁;农夫辛勤种植的庄家,冰雹刹那就能摧毁。

即使具有渊博的学问,仍要吸取别人的长处;如果能这样坚持下去,就会通晓所有的知识。

高尚的人再艰难,也决不取违义之财;兽王狮子再饥饿,也决不吃肮脏食物。

两个学者一起商量,就会有更好的主张;姜黄和硼砂配合好,会变成更美的颜色。

恶人总把自己的过失,往别人身上推诿;乌鸦总把弄脏的嘴啄,往干净的地方磨蹭。

智者如受挫折,也能更加奋力;雄狮一旦饥饿,也能杀伤大象。

学者勇于改正过错,愚者怎能做到这点;大鹏能啄死毒蛇,乌鸦则不敢如此。

学者要掌握知识宝库,必须汇集珍贵的格言;大海要成为水的宝库,必须汇集所有的江河。

逐一读着萨迦领袖的格言,心灵受着一次又以次的撞击和洗礼。

从荷花池中间的小道登上一座拱桥,不远处便是凉州会谈纪念馆。这是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同意,当地政府历经4年修建,于2004年8月正式开馆并对外开放。整个纪念馆占地面积4800平方米,建筑面积1820平方米,一、二楼展厅面积3200平方米,分为凉州会谈、白塔寺文物、凉州佛迹、萨班领袖与阔端王爷会盟蜡像、藏族风情等5个展厅,同时建有多功能报告厅1个。整个纪念馆里保存着元、明、清以及民国时期与白塔寺相关的大批珍贵文物。

进入一楼大厅,除了我们3人,里面空荡荡的。左面墙上装有一个监控探头,正在瞪着一只贼亮的眼睛,警惕地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监控探头下方挂着一块温馨提示的牌儿:严禁吸烟,不得拍照。白底红字,煞是扎眼。

我脑子不好使,看过的东西一瞬间就会忘得一干二净。这里既然是免费向公众开放的场所,为了积累一些写作方面的素材,拍几张照片应该不算什么大错误吧?

纠结当中拿出手机准备拍照的时候,突然后面传来一声干咳声。扭过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位清瘦的保安大哥站在身后。

细思极恐。幸亏我们是3个人,幸亏我胆儿比较肥,否则,在这种地方,保安大哥的一声干咳,不知道要把我惊悚成什么样子呢。

我一边装作看手机的样子,一边在脑子里飞快思索着要不要向这位训练有素、尽职尽责的保安大哥说明缘由的时候,倒是春哥主动与保安大哥搭讪起来。

几句寒暄过后,保安大哥瞬间变成了史学专家。他挺直身板,站在原地,手舞足蹈,从元明、清和近现代开始,对白塔寺的历史娓娓道来,倒省去了我们在展厅四处瞎转悠的迷惘。趁着这个机会,我一边听着保安大哥滔滔不绝的讲解,一边斗胆打开手机,拍着那些自认为重要的图片和文字。保安大哥发现我在拍照,只是瞄一眼我的手机,丝毫没有阻止我的意思,而是继续着口水飞扬的讲解,直到一位穿着深色制服,带着胸牌的女孩儿走进大厅才戛然住口。原来,这个女孩儿才是真正的讲解员呐,难不成保安大哥真的是天赋过人,自学成才?

这时,我突然明白过来,监控探头下那块白底红字的温馨提示牌儿,只是对每个人的修为和个人自律的一种提醒罢了,对于我这种人品和素质余额严重不足的人儿来说,纯粹一个摆设。

像我这样的人儿,世上究竟有几多呢?

从凉州会谈纪念馆出来,站在门口,一袭秋风吹过,顿觉一阵清爽。

秋风不老,年年如期而至。白塔沧桑,岁岁已成历史。仰望着天空上水洗的湛蓝,感受着白塔寺庄重的气氛,凝望着萨班灵骨塔宏伟的雄姿,欣赏着白塔寺内翠绿的树木,不远处,一块墨绿色石碑上,镌刻着两行漂亮的行书大字扑入眼帘:

凉州会盟垂千古,

祖国统一耀万世。

图片:作者、网络

作者简介:唐兴斌,网名:烽火独狼,男, 甘肃武威人,1984年应征入伍,1985年奔赴云南参加老山前线防御作战。作为红军师49名突击队员之一,参加了1986年当时著名的“10.19”战斗,战后所在防化连喷火突击班荣立集体一等功,个人荣立二等功。退伍后从事过蒸汽机车司炉、副司机、党委干事、团委书记,铁路分局党委秘书、党委办公室副主任等工作,当下供职于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公司。工作之余喜欢用文字和心灵对话,20多万字作品散见于各类报刊杂志和网络媒体,长篇小说《最后一位肃王》由中国九州出版社出版发行。

点击下方阅读更多

●【有奖征文】夹沟颂 / 杨文亮|天马竞辉1903期

●【有奖征文】老师妈妈 / 张开俊|天马竞辉1900期

●【有奖征文】蔡国文现代诗两首:故乡,我的深爱 、中秋夜|天马竞辉1901期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文社【天马竞辉原创文社】团队:

文学顾问:李老先生,秦淮梦月,王琦,雨之恋 |法律顾问:江雪

主编:静之逸 |编辑制作:杨易凡

作者联系组:陈延芳、弋蓉、西凉举子、王芳,山花、樊晋江

投稿须知: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以下简称文社)

宗旨:天马竞辉,不分地域;竞相出彩,同放光辉。

投稿要求:原创首发,体裁不限,字数300字以上,诗词可数首同发,请认真校对,降低错别字率,文责自负。另附作者简介及照片一张。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来稿处理周期10天(双休法定节假日除外)

注意事项:文社开通原创保护及赞赏功能,个人作品产生的赞赏总额10元以上,五成10天内(从作品刊发日算起)以微信红包发作者(请主动加微信285095385),其余作为文社日常管理费用。未及时领取视为自动放弃。之后作品赞赏自动归文社管理。

从即日起,本文社携手天马晴空公众平台(wuweifangxie),在天马晴空推出【竞辉原创】专栏。

天马晴空公众平台系武威市委政法委主办的官方公益宣传平台,【竞辉原创】专栏专发本文社思想性、艺术性强的文艺作品,如系反邪教主题作品,天马晴空推送有关媒体刊用后,将按有关规定给予稿酬或奖励。(2018年3月23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