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里哭双亲//作者:大漠烈日//主播:乾坤夜//好声音微刊推送

父亲节里哭双亲作者:大漠烈日
主播:乾坤夜文中插图由作者提供
————————————

父亲总在他忌日的当天或前一天托梦给我,提醒我——他的一周年、两周年或三周年到了。于是,我就像一个慵懒的孩子,每天有妈妈叫醒。便肆意地忙着满世界找钱。
而母亲,像她生前一样,从不要求子女什么。哪怕是生命最后一刻,被心绞痛折磨得死去活来,也从不喊痛。因为母亲的“马虎”,所以她的忌日,我才要谨记在心。 母亲忌日的那天,我起了个大早,想早早赶到母亲的坟前,以慰两年的思念。 像往常一样,我燃放的烟花炮竹,想吸引天堂里那双关切的眼神。我跪倒在母亲的坟前,一任那燃烧的草纸的火焰炙烤着我。闻不到母亲的气息,听不到母亲的声音。那如海的母爱,一浪高过一浪地拍打我记忆的岸堤。我闭上双眼,让那些精彩温暖回放。
——多年以前,我攥着拳头蹬着双腿,一任母亲安抚和哄劝,我肆意的哭闹。
——多年以前,在哥哥姐姐们的嘲笑声中,我扔下母亲新缝的书包,掀开母亲的衣襟,就大口吸允乳汁。直到比我小七岁的小弟弟出生为止。还有我出生便是十三斤,是那个饥 馑年代之后的巨婴,应该破了当时的吉尼斯纪录。可想母亲为我付出多少?
还有……
还有……
我肆意挥霍着母爱,如痴如醉五十载,直到有一天,急救时的大门,将我们母子天各一方……我再也握不到那老树皮般的手了。
“上喜坟的吧,要娶儿媳妇了吗?”一个苍老的声音惊醒了我。不远处的高坡上,立着一个穿蓑衣的老人。他歪带着一个破草帽,更诡异的是他的墨镜,只有一个镜片。
“下雨了,回去吧。”老人宽慰道。
慌乱中,我才意识到,雨水早已淋湿我的睫毛,顺着脸颊流下来,打湿我胸膛。 我一步一回首地捱下山。那燃尽纸灰,正在母亲的坟头打着旋。像暮色中老屋顶上的袅袅炊烟。那弥漫着饭香的巷子深处,母亲正焦急地呼儿回家吃饭。那一声声呼唤,像寒风里的暖阳,温暖我的一生。

拉开车门的一瞬间,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裤袋里的手机——那是半月前女儿买给我的父亲节礼物,我习惯打开手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金老师的短信——男神节快乐!我楞住了,我只知道,三八妇女节叫女神节。什么日子叫男神节?我迅速转换到“日历”的界面。哦,今天是6月21日——父亲节。
母亲两周年的祭日,竟然遇上父亲节。 时光仿佛穿过泪雾,回到19年前的那炎热的午后。我坐在院子里,打开为久病父亲“冲喜”的“送老衣”。不顾三嫂的再三催促,还是不忍为父亲穿上。三嫂振振有词地说,如果等人走了再穿上,他的衣服是带不到那世去的。可我心里好害怕,父亲穿上之后就再也脱不下来了。危难之际,我跑去问母亲,她说穿上“送老衣”也叫“冲喜”。等老人好了,再脱下来,叫两世人——可以长命百岁! 于是,我兴冲冲打开那理了又理的“送老衣”,正准备给父亲穿上之际,又发现了它的瑕疵——内衣的针脚太粗糙了。我又跑去找母亲,找来了针线,开始密密的缝起来。离裤脚还有两乍的距离就大功告成了。堂屋里却传来大嫂的尖叫声。那只半锈的缝衣针,深深刺进了我的中指之中。 恍惚间,我托起父亲的头。一缕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嘴角躺下来,滴在我颤抖的臂弯上。最后在我那被针刺破的中指上,父子俩的鲜血交融了,却不是我想要的殷红。 父亲像一列火车,从我生命的轨迹中,呼啸而过。那如山的父爱带走了太多的牵绊,也留下了让我一生一世无法弥补的缺憾。 2020年6月21日,母亲两周年的祭日,正赶上父亲节。
2020年6月21日初成 2020年11月2日修订

我以为“那个日子”还远,仅仅给老母亲留下了唯一的视频。

作者简介

王广杰,安徽省凤阳县人,60后。笔名,潇然,网名,大漠烈日。天然的文学爱好者。

如果您喜欢他的作品,点击下面的跳跃链接便可欣赏他以往的精品佳作

母子对话//作者:大漠烈日//主播:军花魂&乾坤夜//好声音微刊推送

————————————

主播简介

乾坤夜,实名张志华。内蒙古赤峰市人,工人出身,大专文化。业余时间喜欢码码字,写一些诗歌,散文,小说之类的豆腐块。近年来痴迷于唱歌朗诵。不为经济利益,不图名利地位。唯自娱自乐,消磨时间而已。

如果您喜欢他的作品,点击下面的跳跃链接便可欣赏他以往的精品佳作

【妈妈别哭 我去了天堂】

————————————

【画妈妈】乾坤夜

好声音微刊简介好声音微刊是一个纯民间的,业余的,个人公众号。没有闪光的头衔,没有专家大腕坐镇,来这里的都是平民百姓,草根一族,微刊的指导思想就是制造传播平民百姓间那虽然谈不上伟大却总在闪光的正能量。好声音微刊欢迎你投稿,投稿要求:诗、文,必须是“原创首发”。可发裸诗(文),亦可诗文配带朗诵音频。投稿可加编辑微信:13847658853好声音微刊欢迎您的关注,分享,聆听,打赏。

图文编辑:乾坤夜(微信号1384765885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