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竞辉636期】陈延芳|散文《烟雨可成诗》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微信号:jzyyczl

636

烟雨可成诗

“若是烟雨可成诗,光阴可煮酒,烹雪可为茶。滚滚红尘里,亦可得一方幽,守一时静,纷纷扰扰里,也可惯看花开落,于宠辱不惊里,安享一世清欢”

许是厌倦了昨日空调相伴、汗水仍浸湿襟裳,才更青睐今朝烟云瞬息万变,来不及换上着装,期待中的雨已在午时携风而来。细雨敲窗簌簌而落,雨丝密密,绵绵,斜落于窗。酝酿好的待刚要出口,却只是被熟人的招呼夭折。

吹风淋雨,轻步踏进水染的长街,一朵水花轻溅,一袭青衫挡不住丝丝缕缕的寒,雨丝落在裸露的肩头,一种久违的清爽沁人心脾。

衣橱里的长袖纱裙还在沉睡,春已转身,夏已急急相拥,正如女儿的趣言:妈妈今年没有过度春天,夏天却已来临。想想又何尝不是呢?仅隔数日,此街行人棉袄裹身比比皆是,一天前已达高温,遍地短袖长裙,瞬时又是清风细雨,世间的万物盛极必衰,人如此、天亦如此,看惯了冷暖悲喜,适应了世间万变,即使风暴又何防?淋一场大雨也无伤!

暮色微暗,雨似乎更肆意的洗礼着大地,冲淡着一些污垢,喧嚣红尘在淡雨轻云中交叠,雨声如歌似泣,究竟在诉说哀伤还是吟唱芬芳,原来天上人间一样愁,唯愿此场雨洗礼我所有的负累,留些清醒给自己,想想一个人要经历多少风吹雨打的磨砺,才可以在世俗的单薄里抵御寒冷,无畏无惧、坚不可摧!

幽幽的街,华灯初上,望眼欲穿,远不见行者,近不见归人,而我只挽一缕从容,妥帖好红尘的烟火,能开在云朵之上亦能绽放于尘埃之中,即便光阴总是薄凉,我自有阳光万丈,将所有的曲折坎坷都视为生命里的供养。

此刻,不远的灯火在雨声里依次熄灭,我在一盏温暖的灯火里微笑祝福:唯愿您安、我安、他安、全世界晚安! (2017.5.21晚)

作者:陈延芳

编辑:静之逸

图片:网络

友情提示:欢迎分享转发转载此原文链接,若“低调”复制取巧内容,请联系作者或现发布者,亦请注明源自【天马竞辉原创文社】,互尊共进,谢谢!

作者简介:作者简介 :陈延芳,笔名:一帆 ,曾:孤帆,网名:芳若菊 ,甘肃省古浪县人,从小爱 好文学,曾在杂志,电台等 发表过许多作品。自中学任 某作文报特邀记者,多年来 笔耕不缀。

人淡若菊,
着意闻时不肯香,
香在无心时。
人清如玉,
刻意瞧时不见光,
泽在无光处!

点击↓↓↓【阅读更多精彩原创】

【天马竞辉613期·母亲节特刊】陈延芳|现代诗《母亲节献给天堂的妈妈》+静之逸朗诵

【天马竞辉610期】陈延芳|现代诗《传说中的我》

【天马竞辉601期】陈延芳|诗歌《金伯爵我的家》+静之逸朗诵

【天马竞辉551期】陈延芳|散文《四月初八的雪》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