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散文朗读:山之春

山之春
作者//傅友妹朗诵//建新
在我们这里,四季不甚分明。冬天几乎不下雪。最冷的时候,有霜,也是“秋阴不散霜飞晚”。春天会有些不同。不过,立春后,山里的春天还是没有来。气温回暖,可是不稳定。乍暖还寒,常令人措手不及。不期而至的春雨一场连着一场,下得人心潮湿百无聊赖。
春天真正到来要在三月。在某一个风日清和的日子,山里的花突然开了,这儿一丛,那儿一簇。不开花的树也冒出了尖尖的芽苞。隔几日,芽苞舒展开来,在明媚的阳光下,柔嫩透明,像瞧见了新生婴儿的皮肤,令人忍不住想要伸出手去抚摸,真真切切感受一下新生的质感。进到山里的人看到这一切,会不由感叹:“春天是真的来了!”
山花最盛的是女贞子花。这种树的命名,传说是源于古代鲁国一位女子,因其“负霜葱翠,振柯凌风”,贞女慕其风骨,故赋名女贞子。我们也叫它冬青。人们喜欢把它进行栽培植于庭宇或道旁,作为篱笆树,鲜见开花。女贞树只有在山里才恣意绽放,一树洁白的繁花似乎要压断枝桠,与人为的塑造分庭抗礼,宣泄被压抑的物性。
女贞子还可以入药。从前母亲受失眠困扰,带她找一位有名的老中医调理,药方中有女贞子。查《本草经疏》:“女贞子,气味俱阴,正入肾除热补精之要品,肾得补,则五脏自安,精神自足,百病去而身肥健矣。”山间草木,质实淡远,只有惊叹。
在女贞子的芬芳里,荚蒾和山苍子也不甘示弱,各自在山中展示自己的风姿。到了秋天,荚蒾的果实是山里孩子的最爱,色泽红艳,状如玛瑙,玲珑小巧。入口酸甜,尤其在一场霜降后,更有嚼劲。我一直纳闷的是,荚蒾的花朵素雅,为何结出的果实这般鲜艳?在山里,不知道的事情可真多呀。
山苍子的花,与腊梅有些相似,疏枝斜影映碧空。我常常采了一大把抱回家。路上的行人微笑地看着。插在花瓶里,清新脱俗,野趣盎然。这初春的来自山野的花,使人喜悦。
山苍子的根也是我们熟知的制作草根汤的原料,它的籽用盐腌制,嚼一嚼吞下去,可以治因胀气引起的腹痛。母亲以前总吃。
女贞子荚蒾山苍子的花还在开着,山里的蕨菜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苦蕨菜是山中珍品,要到山林深处去寻找。越是阴暗处,越肥嫩。晒干的苦蕨菜很有价值,但制作麻烦。采的时候只能掐中指长,摘下来的苦蕨菜很容易变老,需要马上放进水里煮,添加碱,消解一些苦蕨菜里的原蕨苷,去掉附着物和土腥味。煮沸焯水后捞出,放在春阳里晒成丝线一般细。山里人常说,要不怕麻烦,才能吃上苦蕨菜。世事好像也是这样呵。
春雨过后,山里的空气沉静如水,沁人心脾。不灭的闲寂和春日的余晖一起渗进林中草木的缝隙。秋天的傍晚,斜阳夕照下的山野“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景色十分绮丽。春天的晚霞更加通透,似乎可以照进人心,使心空变得和天空一样敞亮。远山被春树染成了深浅不一的颜色,远远望去,山峦叠翠,在薄明的烟霞里轻轻浮动。我常常喜欢坐在木荷林里,看春日斜阳一点一点西落,春霞宛若水墨丹青,将山麓晕染开来。
初春的时候,山下的村子来了很多鸟,有白头翁,黄鹂鸟,云雀。每天凌晨四点左右,在人家窗外不停地鸣叫。也有一些飞进山里。蝉噪竹林静,鸟鸣山更幽。蝉要等到入夏以后才出来。春天的山里,鸟鸣时起时歇,有时会突然把人吓一跳。近来,很少听到布谷鸟的声音,这让我感到奇怪。布谷鸟的声音粗犷而单调,我在林业部门的一位朋友告诉我,布谷鸟每分钟可反复叫20次左右,鸣声响亮,二声一度,像“KUK-KU”。从前在乡下,布谷鸟一叫,农人就开始春耕了。老人喜欢叫它催耕鸟。宋代蔡襄诗云:“布谷声中雨满犁,催耕不独野人知。荷锄莫道春耘早,正是披蓑化犊时”。现在很少听到布谷鸟的叫声,不知道是不是农田荒芜的原因。
四月,山中的苦桃树结果了。果子有孩儿的小拳头大,懒懒地挂在枝桠间。苦桃自然不比水蜜桃,足够成熟的时候,也有它独特的风味。从前的人,把成熟的苦桃摘下来,放在太阳底下晒七八成软,浸在酒糟里,加入糖,腌些时日,入味后,有客人来,便装一小碟待客。想来,那味道一定是极可口。
地上长满了 繁缕、酢浆草。繁缕,我们这里也叫和尚菜。据说称繁缕,是因为这种野菜草茎极为繁茂,中间有一缕主茎,所以叫繁缕。那为何叫和尚菜呢?真不知道它和和尚是怎样挂上钩的。和尚不是要放下人世缕缕牵绊的吗?这样想来不免有些牵强。山间杂草的别名也许只是随意那么一叫,并无寓意,听的人觉得可亲可认即可。我小时候在山中行走,很多野菜野草都叫不出名儿,可是熟稔的很。哪些是兔子吃的,哪些是猪吃的,是不会混淆的。几场春雨后,山间的繁缕吸足了水分,蓬勃旺盛,也结出了小小的花骨朵儿,再过几日便可见它的花朵。繁缕有毒,也可入药。物性和人性一样,也是丰富多面的。用的恰当才好。酢浆草是一种非常可爱的野草。最常见的是开黄色花和紫色花的。我听说爱尔兰人把酢浆草奉为国花,是喜爱它顽强的生命力。这微末般的生命也是不可小觑。
今年的春天,因为新冠疫情,居家隔离了几十天,很少上山。待到疫情控制,可以出行,春天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二。山中的物候不因人世的灾患而停滞,它们循着自然的规律,在光阴里,流转轮回。人,只有像呵护自己的生命一样呵护自然,才能真正拥有一个完整的春天。

作者简介
傅友妹,网名,微凉的九月,语文教师,福建省三明市作家协会会员。教书,阅读,行走。用文字记录生活,为微小的光和美倾心。《一双红雨靴》《感动如水的爱》《梅营那条河》《沿途风景》《与阅读有关的》等散文随笔发表于市级以上报纸副刊。

诵者简介
闫建新:网名,往事情怀,曾经为职业学校的专业教师,曾担任过六盘水人民广播电台节目主持,热爱生活,喜欢文艺。多次参加各类文艺演出并获得一定奖项。用声音传递好诗、美文,传播新时代正能量。
紫竹香榭平台简介
以真诚,博大之心接纳八方来客,本着对文字的敬畏,对原创的尊重,用笔尖记录人间万象,用声音讴歌真善美。以阳光的心态,优雅的情怀,浪漫的笔锋,打造一块精品文学的净土。紫竹热诚欢迎喜爱文字的朋友,与我们共享诗花绽放,同赏散文风骨,聆听美声缭绕。我们的宗旨是纯粹,诚信,精品打造纯文学的乐园,
紫竹香榭作品以作者授权发布的原创作品。图片来自网络。
投稿须知:以原创诗歌、散文为主,诗歌不少于三百字,散文,不超过二千字。拒绝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zl823126068
首席主播:叶 紫
主 播:建新,如果,沙粒儿,刘音,一粒尘,重生,黄小琦,红泥小火炉。
诗歌编辑:远山的呼唤
散文编辑:东方青竹,一粒尘。
总 编:孙俊波
本期图文制作:青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