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症室_急症室的故事

急症室
最近遇到了一个很喜欢的女孩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做,有点迷茫。讲一下我自己的故事吧,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 最近遇到了一个很喜欢的女孩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做,有点迷茫。讲一下我自己的故事吧,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我是一个大五的医学生,众所周知医学生大五是很重要的实习期。学医真的很苦涩,这一整年的实习也是,不过多少这份苦涩的滋味与学校里不同多了一些其他的味道。我是口腔科的,虽然这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口腔科但是必须花一个月的时间去抢救室了解急诊的内容。故事就从一个月前开始,一个月前我有点不甘心的离开了口腔科(不甘心是因为自己明明很努力了临床技能进步还是很慢),那时的自己真的很自暴自弃,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什么东西学起来都特别慢。心情特别掸迹侧克乇久岔勋唱魔沉重的来到了急诊内科。我是一个在别人眼里蛮奇怪的人,平时不必要的话很少会主动和别人聊天,特别是和异性聊天(唉,确实和好多人都不在一个频道上,和自己有点内向也有关系)。然而那天我看到一个女生,眉清目秀,白白净净,虽然显得很稚嫩(一看就是实习生),但是穿着白大褂站在那里又十分的可爱。说句实话,当时觉得她不是特别漂亮(现在我觉得她是最好看的),但是在30多人中我的目光却停在了她身上,我一般去其他科室的话都会先找个男生聊聊天熟悉下情况。那一次,我没有这样做,莫名其妙的我走向那个女生轻轻的问了她“你好,我是今天来实习的,徐老师在吗…”她笑着回答了我…后来我发现她和我是跟同一个老师的,每天早上我都和她一起去查房,她是个很开朗很爱笑的女孩,并且什么都会和我聊,我讲我所喜爱的一些东西的时候她总是静静地听着……很少有人能让我在聊天时觉得特别舒服无话不说。开始只觉得她人特别好,每天和我聊天,每次查房都在等我,急症室椅子是不够坐的,她每天抢到椅子后都会和我一起坐…因为我是口腔医学专业的,来到抢救室以后很多东西都不懂的(主要是当时学的器械太落后,医院的太先进,也没去其他科室轮转过)大病历也不会写,但是我一点没有在口腔科的那种挫败感,因为都是她在教我,她很耐心,很认真,很温柔,没有压力后我发现我学东西出人意料的快…整个抢救室我和她关系最好,我俩一直在一起,早上查房,站着很累,她每次都靠在我身上…回忆起那段时光,真的已经对着屏幕笑出了声,太温暖了。可是我真是个迟钝的人啊,竟然一直没察觉到我有多喜欢她,直到她快要结束急诊内科的轮转时,有一天她和一个男生聊天,那一次我生平第一次体会到吃醋的感觉,愤怒?不甘?嫉妒?焦虑?唉,感情的命名太随意了,没有词语可以说出我那时的感觉。也就是那一刻我也发现我真的喜欢上她了。后来,听到她说她的快走的时候,也是特别难受,明明不是见不到,就是难受的说不出话来…她走了,去了很忙的心内科,我也去了外科。随着我和她距离的增加,我对她的好感也不断增加,每天我都在寻找和她见面的机会,每天上班遇到了好玩的事或者罕见的病人我都会找她微信里聊天…每时每刻我都想见她,都想像那段时间一样:工作之余,嘈杂的诊室,我俩坐着一张椅子,不管别人再吵闹,我们总是笑着,大声的说着自己的经历。唉,和她在一起我想到了五月天好好里的一句歌词“在所有流逝风景与人群中,你对我最好”。我真的特别喜欢她,是想结婚的那种喜欢。七夕快到了,我很想和她表白,她今天下夜班,肯定很累,我想请她吃饭然后带她好好休息放松一下,找到机会向她讲讲我对她的感觉…但是我真的很怕一点,如果她不接受,那我们不是朋友都没得做了,能让我觉得如此亲近的人,我真的不想失去,有时甚至觉得就这样和她平时有些联系,互相鼓励互相抱怨也挺好的。真的太优柔寡断了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喜欢她放不下她,却又这样患得患失。希望各位如果你们有耐心看到这里的话给我你的建议吧,谢谢大家。
  • 勇敢告白

李小龙到底是怎么死的?

  • 我听说过众多说法,什么药物过敏 被日本山口组黑社会谋杀 死在情人床上 疲劳死,请问到底哪个更确切一点?
  • 1973年7月21日的香港报纸,头条新闻皆是李小龙的猝亡,口径几乎一样:“当红  功夫巨星,年仅32岁的李小龙,昨日深夜ll时30分,在伊莉莎白医院暴毙。李小龙昨晚  在家中(注意‘在家中’三字)突然晕倒,李妻莲达急送伊莉莎白医院急救,不幸不治而  亡。医院方面未能确定死因,其尸已暂安放碱房,待医官开剖验尸结果……”  一早醒来,港民皆被“李小龙暴毙”、“一代巨星陨落”、“猛龙归天”的报道震  惊了!  李小龙的死讯很快传遍香港、台湾、东南亚以及整个世界,影迷们无不为之扼腕、  悲伤。但有许多影迷们认为是为李小龙拍摄《死亡游戏》制造的宣传噱头。李小龙怎么  会死呢?他坚如铁,壮如牛,跃如虎,行如龙……李小龙在银幕上的形象太英雄化了,  他的暴毙,人们难以置信!  然而,越来越多的信息证实,李小龙确已死了。  “李小龙是怎样死的?”这一疑问,最后闹得满城风雨,新闻界深挖李小龙的死因,  报纸连篇累牍报道。那时候,数百万港民都在谈论李小龙之死,或悲,或奇,或怨,或  恨,众说纷坛,莫衷一是。一个人的死,造成如此大的轰动,这在香港开埠以来,空前  绝后。  这一方面说明李小龙名气之大,另一方面却说明他死因之奇。  最初一天,震惊悲伤之中的人们只有静待验尸官的死因报告。  但第二天,也就是7月22日,《新星日报》赫然出现这样的大字标题:“本报独有  可靠消息,李小龙死前昏迷地点,是在姓丁明星香闺内!”  文称:“前晚7时左右,李小龙在丁某明星家中‘闲谈’,末几,李小龙以头痛不  舒服,而在该明星睡房里休息。及至9时20分,丁某入到睡房,有意叫醒李小龙,赴邹  文怀之约……丁某推李小龙,只见全无反应,赫然发现李小龙竟昏迷在床上,丁某大惊,  手足无措,终于拨电话找得一位私家医生替李小龙急救,但末见效,遂将李小龙送往伊  莉莎白医院……李小龙入院后,其妻莲达与邹文怀才接得消息,于是匆匆赶至,可惜他  们来迟一步,李小龙告返魂无术……”  毋庸置疑,丁某即是丁佩,李小龙的情人。俩人皆港埠名人,之间绯闻,已是家喻  户晓,并演绎出颇多“肉弹”与“武士”的艳情故事,为港民茶余饭后谈资。  《新星日报》此举,在李小龙死因的帐幕上捅了个大洞,石破天惊,全港哗然。李  小龙之死疑窦百出,最大的两点:一、最初宣布李小龙噩耗的邹文怀为何隐瞒事实?二、  李小龙死前,他正在跟丁佩干什么?  7月24日,香港的《中国邮报》向最初发言人发难,头条大标题是:“李小龙死亡  事件中,是谁在撒谎?”  文中写明李小龙确确实实死于丁佩家。而邹文怀在李小龙暴毙次晨,在李小龙家门  口接受记者群访时,却说李小龙是在自己家出事的。  《英文星报》从救护车的来龙去脉打破一个缺口,文道:“根据我们的调查:九龙  十字军总部于当日10时30分接到电话,要求派出救护车,地址是毕架山道67号三楼A二  座,也就是丁佩的家中。总部立即通知马头涌消防局派出的是43号十字军(救护车)……  政府发言人证实:一名32岁的男子李振藩(李小龙原名),于该日晚间11时被送入伊莉莎  白医院。急症室里驻守的5106号女警,也证实了李小龙的入院时间是11时24分……”  这样,李小龙在自己家中,即金巴仑道寓所中昏倒之说,不攻自破!那么,最初发  言人邹文怀为什么要掩盖事实?他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毕架山道67号,成了新闻界追踪的热点,记者纷纷而至,在报上炒得热闹非凡。  据称,一看更员,在7月20日下午3时亲眼所见:李小龙与邹文怀步……余下全文

人在医院死了为什么要脱光,脚上还要挂块牌子?

  • 今天去了医院,看到一个15、6岁的女孩子在急症室里抢救,没过多久抢救无效,听说是患的是急性白血病去世的。怪可怜的,推出来的时候,好像衣服裤子鞋子白袜子全扔在地上,似乎脱光了,身上盖着白布,脚上还挂了块牌子,据说要送去尸检。看医生在写死亡证明的时候身份证上挺漂亮一个女孩子,都死了何必要脱光呢,白血病死的也要尸检?逝者走好!
  • 逝者走好!

人活着,这么累为什么?

  • 今年22了,一个大男人,第一次害怕,想哭。快一年了,差三个月。这几天得病了,需要手术有个肿瘤。一个人挂号,一个人化验,一个人办理住院手续,一个人去急症室做手术。第一次进医院,瞎转悠。连挂什么科都不知道,等到进手术室的时候,我发现走廊好多做手术的都有家人陪伴,我当时想了下就我一个人做手术没人陪伴,当时进手术室的时候很害怕,又差点哭了,当时咬着舌头,就忍着,心里安慰自己别哭了,没人陪又能咋滴 ,也不想告诉家里人。我爸天生好赌博,家财万贯让他输了个精光。我妈跟他受了一辈气。躺在床上静静一想已经没有什么继续坚持的生活理由了。
  • 你这是比较孤独,而且家庭环境也不理想,这样的话只能够靠自己,别人也指望不上,也帮不上你的,你一定要自立自强,你可以活的更加精彩灿烂,不要这样自怨自艾自怜

急症室相关资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