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儿洞里过大年

一眨眼又快过年了。人的一生,过几十个年,但刻骨铭心的年没几个。42年前那个除夕,是我第一次远离家乡、远离父母过的第一个年,也是唯一一次没有大鱼大肉,没有灯红酒绿,没有烟花鞭炮,没有一点过年气息的年,虽然这个年过得似乎有点冷清,但意义非凡,耐人回味,终身难忘。那一年,南疆形势突变,我几十万大军紧急南下,战争之弦一触即发。
就在这一年,数百名桐城籍新兵恰巧赶上了这场千载难逢的战机,我们还没进营房就奔赴了硝烟弥漫的南疆前线。我们来到的是一个具有光荣传统的王牌部队,她1927年诞生于黄麻起义,红军时期是红四方面军,抗日战争时期是八路军129师386旅,解放战争时期隶属第二野战军四纵,属刘邓大军的陈赓、谢富治兵团。曾参加了一至四次反围剿战争、建立川陕革命根据地、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纵横太行山,夜袭阳明堡日军机场,后来先后参加了保卫延安、上党战役、解放太原、攻打洛阳、千里跃进大别山、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进军大西南、解放昆明等战役,在战争年代屡建奇功,是全军最擅长山地、高原、热带丛林作战的甲类全机械化集团军,素有“山中猛虎”之称。能够成为这支英雄部队里的一员并参战报国,我倍感自豪和光荣。我们红军师炮兵团火箭炮营驻扎在河口国营橡胶农场三分场,大战在即,农场里的工人拖家带口的往后方撤了,而我们当时也是“最美逆行者”。刚踏入部队不到两个月就过年了。记得除夕这天,边疆的天气特别好,万里晴空,风和日暖,谁也没有在意这天就是大年除夕,像往常一样投入到紧张的战前适应性训练之中。
这天早上,我们练半自动步枪实弹射击,立姿、跪姿、卧姿,老兵手把手的教我们,如何瞄准,如何设定标尺,如何屏住呼吸扣动扳机。实弹射击考核采取卧姿,每人先打3发体验弹,然后再打10发子弹正式计入成绩。我们从来没有摸过枪,有的人紧张,手一抖,不是打到地球上,就是打到别人的靶上了,我还真是佩服自己佩服的一塌糊涂,10发子弹打了93环,高兴的有点不知所措,手舞足蹈。
打靶归来吃罢早饭,我们就到红河岸边的山上挖猫儿洞,构筑野战防御工事。以班为单位,在洞口处用方型雨布拉起一道屏障,防止泄密,用木板钉做成一辆辆独轮翻斗车,前面的人一镐一镐的往前挖,后面的人一车一车往外拉,一个小时一轮换。如果是粘土,进展还是比较快的,一旦碰到岩石,还得用炸药炸开。所谓猫耳洞,就是像猫的耳朵一样,弯弯曲曲,时起时伏,半弧形,大小尺寸并没有统一的标准,根据实地地形地貌而定,大都宽约1米多,高不超过2米,每隔10米左右就挖一个洞穴,像窗台一样,便于屯兵屯物,每隔几米又挖一个灯台,放上蜡烛,便于照明。一天挖下来,大家累得腰酸背疼腿抽筋手起泡,但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部队的士气高昂,个个精神抖擞,有使不完的劲。夕阳西下,我们拖着疲倦的身子,来到山泉下面痛痛快快地冲了个冷水澡。虽说此时北国已是冰天雪地,南疆却是温暖如春,但日夜温差极大,中午穿背心,晚上穿棉袄。
洗完澡回到猫耳洞边,大家准备吃晚饭,晚饭其实就是一大锅红米饭,一小盆四川榨菜,仅此而已。我们每人盛了一大碗红米饭,夹了几片榨菜,大家围成一圈,蹲在地上,正准备吃,只见连长高正权、指导员蔡建国站了起来,走到圈子中间,高连长问:“有谁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他,摇摇头,百十号人竟谁也答不上来。蔡指导员说:“同志们,今天啦,就是咱们大年三十,明天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春节。为了保卫祖国安宁,为了千家万户的团圆,我们只有在猫儿洞里过大年了。由于条件限制,司务长老周跑了半天也没买到鱼和肉,甚至连像样的青菜也没买到,炊事班的同志煮了一大锅红米饭,就算是过年吧。来,大家把口缸拿出来,倒杯山泉水,我们以水代酒,祝祖国人民春节快乐,祝千家万户团圆幸福,干杯!”“干杯!”“干杯!”大家都炸罍子,一饮而尽。喝完“酒”,大家开始吃“年饭”,这年饭显然十二分的寒碜,一点油腥都没有,但也是条件有限,万般无奈。劳累一天,大家还是吃的滋滋有味,狼吞虎咽。
“年饭”还没吃完,防空警报又拉响了。虽然都知道这是在搞防空演习,但大家还是赶紧戴上防毒面具,往猫儿洞里钻。除夕夜,战友们就挤在猫儿洞里,点上蜡烛,打牌下棋的,侃大山吹牛皮的,穷开心,一直折腾到午夜,就是没听到谁叫苦,没看到谁哭鼻子,也没听到谁嘴上说想家。这个年已过去近半个世纪,至今我仍记忆犹新。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遮风挡雨、负重前行。今天,但我们万家团圆,围在一起吃着饺子看春晚的时候,又有多少子弟兵“猫儿洞里”过大年?让我们为他们点赞,为他们祈福!
? 精华推荐 ?
加国印象
我到美国去谈白
说说来到桐城的日本人友好故事
一个国际海员的隔离日记
时评:美国奶酪与大国突围
重上魁北克房东幺妹
在拉斯维加斯过中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