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美昭陵】秦腔,一生所爱//杨彩霞

长按识别上面二维码“壮美昭陵”,免费关注,每天分享精彩原创图文
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微刊
︱第890期︱
五六十年代,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比较匮乏,看秦腔演出一度成为乡里乡亲茶余饭后最重要的文娱活动。在当时,秦腔也成为我精神世界充盈的主要源泉,对我“三观”的形成及了解古典文化的韵味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第一次随奶奶去看秦腔戏,演的是《铡美案》。我懵懂无知,对戏不懂,看戏看热闹。经常听奶奶说包公是好人,陈世美是坏人。戏演到要铡陈世美时,我看见两个演员把真铡刀抬出放在舞台前边的一角。傻乎乎的我以为真要铡人了,害怕的赶紧用双手把眼睛捂住,但又想看,就时不时在两手之间露一条小缝。只见黑亮包公的扮演者喊出:“开铡”。舞台上立刻火光一片,烟雾腾空,陈世美的身体被铡成两半。一个演员用肩膀扛着他的两条腿,吓得我抱着奶奶缩成一团。奶奶说:“傻女子不怕,那是假的。”我半信半疑。第二天,奶奶告诉我:“放轰药时(我看见的火光),扮演陈世美的演员在烟雾掩护下就躲藏到帐幕后边去了,你看见的半截人身是提前做好的假人身。”哦!我恍然大悟。
年龄的渐长,奶奶的传授,我慢慢的懂戏了,也更爱看戏了。我家住在千年古镇一一赵村镇,这里不仅是周围村子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还是秦腔戏窝窝,有很硬的台风。看戏,我这里的条件是其他地方所无法比拟的。

在南寺小学就读时(后称赵小),我们学校操场上就有一座很大的戏楼,原先是供放“石鼓”的大殿。因为当时赵镇没有正式剧院,于是就把这座大殿作为戏楼。经常有本县和邻县的剧团来这里演出。每次放学回家经过操场时,我都要在舞台周围留恋很久,直到家人催促回家。耳濡目染,我喜欢上了这些舞台形象的作派和服饰,更喜爱剧中的贪生、正旦、刚正不阿的七品官,对他们产生了极大的崇敬和仰慕之情。赵镇大剧院建成后,各县、市甚至省上的剧团都常来演出,以演古典戏为主,现代戏为副。特别是陕西省戏曲研究院每晚演出时,人们从十里八里,蜂拥而至,当时一票难求。为了看戏,我们年龄相仿的姐妹们,天黑后挑灯纺线,估计戏快演过半时,剧院门口不收票了,就撂下纺车,结伴急不可待地奔向剧院看“解放戏”。剧院周围经常是人山人海,连剧院的侧面墙上和墙外的大树上都爬满了人。我们只能挤进人缝中或在最外圈站在凳子上看戏。就这样,我们看过了许多经典的秦腔戏。如《赵氏孤儿》《白蛇传》《打镇台》《金沙滩》《三滴血》等剧目的精彩片断,独特的题材,如行云流水的音乐,富有激情的表演,梦幻迷离的布景,一次次撩拨我的心弦,每回回使我沉浸陶醉其中,回味无穷。

晚上纺线时,姐妹们把已看过的戏互相补充着记台词、学唱段。白天帮母亲带弟妹时,在打麦场上学旦角跑园场、耍手帕、跨双叉,学练白娘子和小青的舞台演技等,常常累得大汗淋漓,玩得不亦乐乎,打麦场上经常回荡着我们的欢声笑语。
上中学后,看戏的机会少了。我搜集了不少秦腔剧本,抽空阅读,剧中跌宕起伏的故事,引人入胜。读着读着,和剧中人融为一体,与他们一起哭,一起笑,一起爱和恨。真是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高台明戏的教化,秦腔文化的滋润,当时让我这个涉世不深的中学生,知识面不断拓宽,认知水平逐步提升。我认识到戏剧作家的伟大,他们是默默奉献的幕后英雄。他们不仅具有高尚的道德情操,还有渊博的文学知识及文学修养。他们创作的剧本是诗歌、是绝句,是文学诗句和秦腔板式、韵律及唱念作打完美结合的高超艺术(我对艺术不懂,仅是个人的理解)。我对他们无比崇敬和仰慕。他们创作的剧本,弘扬真善美,鞭达假恶丑,表现了极大的爱国情怀和不畏权势的大无畏精神。他们创作的剧本,昭示的是大千世界的人生百态,讴歌的是人性中最珍贵的闪光点。蕴含着丰富而朴素、深刻的真理。剧作家陈彦先生说过:“在中华文化的躯体中,戏曲曾经是主动脉血管之一,许多公理、道义、人伦、价值,都是由这根血管输送到千百万生命的神经未梢。”是的,博大精深的戏曲文化告诉我:怎样做人才是有正大气象的人,怎样做人是小人。戏剧中的人物,像《苏武牧羊》中的苏武,《打镇台》中的王震,《卧虎令》中的董宣,《十五贯》中的况钟,《铡美案》中的包公、秦香莲等都是我心中的偶像,生活中的榜样。对奉承东、卢世宽、张驴儿、卢阿鼠等这此社会渣滓,下流之辈,恨不得把他们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人到中年后,秦腔戏不仅是我的精神食粮,更是我生活、生命的支撑。在我日子过得捉襟见肘、满怀愁绪,对人生万念俱灰之际,突然听到村子广播唱“你母亲驾云从天降,宝莲灯救父出了祸殃……”。这感天动地的秦腔艺术,猛然让我心灵震撼,心胸豁然开朗,心情舒畅,顿时我感受到了人生的美好。现在我虽然人老了,但却对秦腔一如既往地的热爱,仍然每天看“秦之声”节目,听秦腔夜话。和老姐妹闲聊时讲秦腔故事,宣传戏曲文化带给人们的正能量。

可喜的是现代秦腔事业发展阵营强大,基础雄厚。剧目精彩纷呈,亮点频频,美不胜收。让人欣慰,让人振奋!更可喜的是近几年来,少儿秦腔演唱者层出不穷,新苗放异彩,蓓蕾吐芬芳。让人感到秦腔事业后继有人,也预示着秦腔艺术辉煌的未来。
秦腔,一生所爱!幸得秦腔伴我行,使我终生受益,终生快乐。衷心祝愿我所热爱的秦腔艺术源远流长,万古长青,世代辉煌!
 作者简介 
杨彩霞,女,1940年生,礼泉人。1963年毕业于赵镇高级中学,从事教育工作三十余年,1998年退休。
本期编辑
编辑︱张国帅
审稿︱赵春霞

精彩链接分享转发

2018年平台浏览量上千的文章:
【壮美昭陵】八宝楼屈军强为父亲节献诗
【壮美昭陵】阎瑞生《罗玛微信时光》第二册出版
【壮美昭陵】从烽火走出的书画家王金堂//马宏茂
【壮美昭陵】父亲的绝活//王崇新
【壮美昭陵】郑国渠情愫//刘博文
【壮美昭陵】我跪拜在母亲挥镰的麦田
【壮美昭陵】我那乡间别墅//王志成
【壮美昭陵】三十年前割麦的童年
【壮美昭陵】怀念恩师吕效祖老师//杨安康
【壮美昭陵】昭陵沟口
【壮美昭陵】九嵕山下,赵镇学区孩子 过六一儿童节
【壮美昭陵】杏儿黄了
【壮美昭陵】赵镇中心幼儿园喜庆六一儿童节
【壮美昭陵】昭陵赋
【壮美昭陵】赵村街的上堡子
【壮美昭陵】昭陵西岭,我的初中记忆
【壮美昭陵】前寨印象
【壮美昭陵】又见山桃花开时——给逝去的友人
【壮美昭陵】吃不够的油坨坨
【壮美昭陵】 裴寨送子娘娘庙会
【壮美昭陵】老梁的豆腐脑
【壮美昭陵】月季花开
【壮美昭陵】礼泉沿村娃眼中的沿村娃
【壮美昭陵】我的四叔父 抗日革命烈士—王生才
【壮美昭陵】母亲的黑头巾
【壮美昭陵】闲话《打炕坯》
【壮美昭陵】光明行
【壮美昭陵】故乡的槐花饭
【壮美昭陵】礼泉的香格里拉
【壮美昭陵】回望军旅——兵之初心
【壮美昭陵】槐花飘香
【壮美昭陵】打胡基
【壮美昭陵】千年古镇—石鼓赵村
【壮美昭陵】礼泉,一位残疾人最后的微信
【壮美昭陵】我的老师董信义
【壮美昭陵】悼果花
【壮美昭陵】父亲的手
《壮美昭陵》礼泉烙面//阎瑞生
三八妇女节// 赵晓萍
礼泉玉峰观//壮美昭陵
爷爷的棉袄,孙子的心//壮美昭陵
赵镇中学初七二届二班同学聚会
年的味道//壮美昭陵
壮美昭陵艺术平台2018年大拜年
《壮美昭陵》| 痛悼廉登峰老支书 //丁志俊
【壮美昭陵】一个村官的不凡人生
【壮美昭陵】游赏昭陵杏花林
【壮美昭陵】周莹迎诰封
【壮美昭陵】相约桃花 情定终生
父 亲 // 杨生博
【壮美昭陵】清明思亲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上)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中)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下)
【壮美昭陵】我的外公
往期精彩回放:
醴泉地名探源//廉振孝
南寺最后一个和尚//张彦文
铁罗村的铁疙瘩/张彦文
“梁澄清同志追思会”在家乡礼泉县樱桃园召开
闲话唐昭陵||廉振孝
三策九招献赵镇//廉振孝
千年石鼓赵村镇 廉振孝
故乡的传奇//杨生博
两孔窑洞//陈永强
四支渠-壮美昭陵
又是故乡早春时//董志振
戊戌新年赋//安望
春节| 我家的团圆年//陈超
礼泉花开, 壮美昭陵领你看
董志振 我的父亲我叫大
礼泉九嵕山//刘美健
那年,邂逅红星永结缘 || 崔存文
怀念记忆深处的加重自行车//常佳
洪建武||五八年,礼泉菜园沟那场水灾
父亲//杨彩霞
赵镇后寨-我的家//周淑莹
大美礼泉旅游风光片
唐陵下,那片杏花林,我想你啦!
北望桃花陵
一个外乡人爱上了礼泉
爱上了礼泉女娃
陕西快书盛赞礼泉好旅游
人文礼泉风光
壮美昭陵   礼 泉 烙 面
来来来,咥一碗烙面//刘沛
烙 面
二月二,逛药王爷会
四月,陪你礼泉赏桃花
壮美昭陵大唐风 礼泉风光田园梦
张克俭||礼泉四大景
金秋礼泉 国庆中秋节我想回家
安望 礼泉苹果赋
欣赏礼泉湾里村旅游
【视频】礼泉槐花飘香
礼泉县2016年书画摄影展
尧都三宝——“甜梨瓜,大萝卜,鞭竿葱”

礼泉最优农特产在这里–礼泉味道
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平台编委成员风采录
(点击分享)
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平台投稿须知
1、来稿须为原创首发,著作权归其本人,文责自负。
2、来稿如不许改动请加以说明,未说明即视为平台有修改之权利。
3、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微 信:13468916590
文稿数字控制在300-1500之间,请直接粘贴在邮件正文处,可同时发送附件,附上作者简介(字数100之内)和常用微信号及作者生活照。
4、审核通过的稿件会在二周内回复,未回复即视为不予采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