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慈悲对世人,为何独伤我

2018年7月19日,贵州梵净山。
我时常在思忖着:难道一切真的都是烟云?难道一切真的不是命运?
说来,这真的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想不到我朋友年轻漂亮的妻子,转眼间舍弃万贯家财,抛下才一两岁的双胞胎儿子,从万丈红尘中抽身而退,毅然决然遁入空门,且一万头牛也拉不回头。事发突然,不啻于一声炸雷。这也使我越加坚信: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烟云,一切都不在我们的把控当中。
虽然说这是一个多变、善变、快变的时代,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可我们身边弘一法师和虚云老和尚故事的“当代版”,还是让人难以置信,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我时常会想着:出家为的是什么?念佛为的是什么?
佛教导我们:慈悲为怀,普度众生;得道高僧教导我们:敦伦尽分。上有高堂,下有稚儿,他们算不算“众生”中的成员?他们在不在“普度”之列?大乘与小乘,不都是以度人为目的吗?怎样为人女?为人妻?为人母?真不明白怎样才能圆满回答这些问题。我只知道,我们常说,人生无处不修行。孝敬父母,友爱丈夫,怜惜孩子,难道不是一种修行?
记得当年李叔同在杭州西湖的小船上和日本妻子诀别时,有一段对话。妻子肝肠寸断地唤着:“叔同——”李叔同回着:“请叫我弘一。”妻子凄恻地问着:“弘一法师,请告诉我,什么是爱?”李叔同回答:“爱,就是慈悲。”妻子又问:“慈悲对世人,为何独伤我?”弘一法师是如何回答的,我们不得而知。是啊,你修福报,你种福田,你结善缘,但“为何独伤我”?我们只能说,这是“舍弃小家为大家”。世界上,恐怕没有绝对的谁是,谁非;谁对,谁错。
我时常揣测着,暮鼓晨钟时,我朋友的前妻是在虔诚地绕佛?青灯黄卷里,是在静静地打坐?只有意志坚如磐石的人,才能够气定神闲,才能够面壁九年,才能够四大皆空。而这种种境界,与我等凡夫俗子的肚肠,有着云泥之别。
是啊,如果一切真的都是烟云,为什么“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如果一切真的不是命运,为什么“无可奈何花落去”?
唉,人生如梦,一切皆为过眼云烟。一生长短,无非刹那,烦恼何来?皆在我执。
(2018年6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