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美昭陵】心祭杨六爷

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微刊
︱第817期︱
渭北的清明毕竟是清明,到了这一天,家家户户都去上坟祭祖。即是在“文革”中被平掉了,如今找不到坟头,也要在原址砧上一张白纸。杨六爷临终无儿无女,逝后独留青冢向黄昏 ,不知谁去为他老人家上坟扫墓。每到清明,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我的老邻居杨六爷。
听长辈们说,杨六爷自幼父母双亡,成了天不收,地不管的主儿。八九岁时,村中的涝池,是他最得意忘形的地方。天一暖和,涝池岸边便围了一圈妇女洗衣裳。他脱得一丝不挂,“扑通,”一声跳入水中,狗刨、仰游、钻猫儿贯,几圈下来,一池清水就变得浑浊了。他的伯叔嫂子见状,挖一把青泥狠狠地朝他甩去,“啪”的一声,正中光头,瞬间成了一个泥猴。只见他将鼻子一捏,“扑通”,一声钻入水中,好大一会儿,不见露面,周围的人个个大惊失色。突然 ,他的秃头从涝池中间钻了出来,还嘻嘻地笑呢。一日,他在崖背上发现那位嫂子正上茅房,顺手摘了一个南瓜,扔了下去,“砰”的一声,南瓜在她的面前爆炸了。突如其来的恶作剧,使其病了多日。
站在武将山顶,西望我的故乡牧鹿村,无沟无坎,一马平川。可在村西一看,九沟十八岔就尽收眼底了。沟中成群的呱啦鸡在“呱啦呱啦”的叫着。杨六爷十几岁时,背着的背篓里,总是塞着一个大蓬子,心压根儿就不在斫柴上,专门爬沟溜渠,收呱啦鸡蛋,且渐渐成了高手。母呱啦鸡下蛋抱窝时,公的则站在高处,“咕咕”的叫着,为母的瞭哨。据此,杨六爷能准确的判断出鸡窝的位置来。因此,每每多有收获,回家后就饱餐一顿。
杨六爷20出头时,12的小邻居已经完婚了。他仍独自一人住在黑乎乎的窑洞里。有一天,邻家发现杨六爷的窑门,挂上了一把锈锁。从此,他不知所踪了。

解放后的一天,杨六爷突然回到村里,身后还跟着一位操着陕南口音,白白净净的少妇,这少妇后来就成了六婆了。从此,黑乎乎的窑洞里又冒出了青烟。过了几年,三十几岁的杨六爷有了女儿莹儿。昏暗的窑洞里,经常传出三口人欢乐的笑声。那几年,是杨六爷人生中最愉快的日子。
杨六爷家坐北朝南,只有一孔窑洞,门窄窗小,年深日久,顶上烈了一条缝,且被烟熏得像刷了一层黑漆。进门右侧是锅头连炕,再就是放着盆盆罐罐的案板,最里边堆放着杂物。
故乡的沟里生长着一种植物,春季时根为红色,略甜可食,儿童们叫它“红红”,到了秋天,蔓长数尺,村妇们用它熬水染布。六婆是客伙人,没学会这一技术。因此,杨六爷扎的腰带,烟锅上吊的烟包,都是白粗布做的。
杨六爷生性耿直,敦厚朴实,乐善好施,虽然日子过的艰难,但他家四棵杏树结的大黄杏,特别好吃,却从没卖过钱,全部送给乡亲们了。加之他是村中高辈,深受村人尊重。
老支书管杨六爷叫六哥,年幼时都是孤儿,惺惺相惜,私交甚好。我上村小时,一日,老支书在全村群众大会上,讲述了杨六爷离乡背井十余年的往事,全村老少才弄清了杨六爷在离村后的四千多个日日夜夜,随时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在不为人知的泾河两岸,干着一件石破天惊的大事儿。
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延安是党中央的所在地。当时,泾河以北是红区,以南是白区。为了阻止仁人志士北上延安,国民党在礼泉县以北的泾河南岸建有碉堡,借助湍急的河流和两岸的悬崖峭壁,派重兵把守,建成一道难以逾越的封锁线。
一日,孤苦无依的老支书,想去河北探望在红军中当营长的兄长,已经流落到咀子村的杨六爷答应送他过河。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鸡刚叫过头遍。弟兄俩顺着布满荆棘的悬崖向河边摸去。突然,不知谁脚下一滑,将一块石头撞了下去,且发出声响。敌人碉堡里的机枪立即“哒哒哒”的响了起来,二人急忙钻进一孔烂窑里,蝗虫一样的子弹打得崖上的土“唰唰唰”的往下掉。等到枪声一停,他俩便顺势滚下山坡,悄悄的涉过河水,朝北而去。原来,杨六爷在咀子村居住的十余年里,置自己的生死于不顾,在敌人的枪口下,凭着自己小时候练下的好水性,将不计其数的革命干部和进步学生背过了泾河,且分文不取。

解放后,凡杨六爷当年背过的干部和学生,大多在省、市、县、乡机关担任领导职务。而杨六爷入社后 ,和社员们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遇到歉年,往往经济拮据,捉襟见肘,却一个领导都不找。年过五旬的一个炎夏,杨六爷光着膀子,和大家在宝鸡峡工地劳动时,前来视察的省委副书记严克伦见了他,都亲热的叫他“六叔”呢。平时,杨六爷从来闭口不提曾为革命作过贡献,从来不居功自傲倚老卖老,也从来不向各级党政机关伸手。倒是党和政府没有忘记这位在战争年代无私奉献的老人。记得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政府曾派人送来两千元,专门解决他家的住房问题。两千元,在当时算是一笔巨款了。杨六爷说,没有共产党,穷人就翻不了身,我如今很知足了,说啥都不要。来人只好将钱塞在了他家的被子底下。后来,房没建成,“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三口人用来解决了温饱问题。
那年的正月十六,刚吃过早饭,杨六爷九岁的女儿莹儿发现窑顶上往下掉土,急忙去端案上的盆子。不料被掉下的土块砸折了腿,后来因出血过多夭亡。从此,那孔黑乎乎的窑洞里,经常传出六婆撕心裂肺地哭声,杨六爷的脸上再也没有出现过笑容。
杨六爷去世后,由老支书牵头,村队干部参与,他所在的一队出资,搭棚待客。阖村出动,为他举行了一个隆重的葬礼。在我记忆的长河里,杨六爷不再是老人们口中的“淘气鬼”,而是一位形象高大的巨人,像村东的武将山一样,须仰视才能观其全貌。
又是一个清明节,我写了以上文字,纪念一位默默无闻,不求回报为共和国的诞生作出贡献的老人,算是心祭了。

作者简介:杨林,昭陵镇牧鹿村人,退休干部,自幼酷爱文学。曾在省市报刊发表文学和新闻作品一百余篇,有数篇获奖。
清明节专版文章链接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上)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中)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下
【壮美昭陵】我的外公
父 亲 // 杨生博
【壮美昭陵】清明思亲
献给母亲的赞歌 | 壮美昭陵
我是一树山桃花
壮美昭陵 母亲的饭
母亲额头的皱纹
小脚母亲大担当//吕国强
献给母亲 //杨明霞
父 亲//董怀见(网名秦兰)
月光的冬夜—谨以此文纪念我的父亲
父亲的爱情 母亲的初恋 //赵雪茹
回娘家- 写给没有母亲的人
父亲//杨彩霞
父亲的最后日子//陈永强
遍地父亲的前半生//安望
赵志锋— 怀 念 父 亲
岳连义 父亲
赵春晓 – 我的父亲赵玉温
永远怀念我的父亲
父亲
袁笑仙 父亲
往期精彩链接

2018年平台浏览量上千的文章:
父 亲 // 杨生博
【壮美昭陵】清明思亲
【壮美昭陵】相约桃花 情定终生
【壮美昭陵】周莹迎诰封
【壮美昭陵】游赏昭陵杏花林
《壮美昭陵》礼泉烙面//阎瑞生
三八妇女节// 赵晓萍
春节| 我家的团圆年//陈超
礼泉玉峰观//壮美昭陵
爷爷的棉袄,孙子的心//壮美昭陵
赵镇中学初七二届二班同学聚会
年的味道//壮美昭陵
壮美昭陵艺术平台2018年大拜年
《壮美昭陵》| 痛悼廉登峰老支书 //丁志俊
【壮美昭陵】游赏昭陵杏花林
【壮美昭陵】一个村官的不凡人生
【壮美昭陵】挂 面
【壮美昭陵】忘不了乡村的“换烂货”
【壮美昭陵】发小 登九嵕山赏杏花
往期精彩回放:
醴泉地名探源//廉振孝
南寺最后一个和尚//张彦文
铁罗村的铁疙瘩/张彦文
“梁澄清同志追思会”在家乡礼泉县樱桃园召开
闲话唐昭陵||廉振孝
三策九招献赵镇//廉振孝
千年石鼓赵村镇 廉振孝
故乡的传奇//杨生博
两孔窑洞//陈永强
四支渠-壮美昭陵
又是故乡早春时//董志振
戊戌新年赋//安望
春节| 我家的团圆年//陈超
礼泉花开, 壮美昭陵领你看
董志振 我的父亲我叫大
礼泉九嵕山//刘美健
那年,邂逅红星永结缘 || 崔存文
怀念记忆深处的加重自行车//常佳
洪建武||五八年,礼泉菜园沟那场水灾
父亲//杨彩霞
赵镇后寨-我的家//周淑莹
大美礼泉旅游风光片
唐陵下,那片杏花林,我想你啦!
北望桃花陵
一个外乡人爱上了礼泉
爱上了礼泉女娃
陕西快书盛赞礼泉好旅游
人文礼泉风光
壮美昭陵   礼 泉 烙 面
来来来,咥一碗烙面//刘沛
烙 面
二月二,逛药王爷会
四月,陪你礼泉赏桃花
壮美昭陵大唐风 礼泉风光田园梦
张克俭||礼泉四大景
金秋礼泉 国庆中秋节我想回家
安望 礼泉苹果赋
欣赏礼泉湾里村旅游
【视频】礼泉槐花飘香
礼泉县2016年书画摄影展
尧都三宝——“甜梨瓜,大萝卜,鞭竿葱”

礼泉最优农特产在这里–礼泉味道

礼泉湖游艇开航啦
编辑︱常佳
审稿︱杨金微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