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景琦的家长之路:评《大宅门》

强势的母亲标配的是温和的父亲,叛逆的女儿,当然,还有不知所措的儿子。
白景琦从小不务正业,有性格顽劣的原因,但是,白文氏也是难辞其咎。习惯于杀伐决断,纵横捭阖的白文氏其实根本不知道怎样扮演母亲的角色,对白景琦态度非常简单粗暴,动辄打骂,完全谈不上循循善诱地教育;时间一长,白景琦越来越离经叛道。
庚子国变,北京沦陷,作为主战派的詹王爷大势已去,在这样的背景下,白景琦娶黄春为妻就意味着为白氏家族带来难以预料的政治风险,所以,政治敏感的白文氏回京之后坚决将白景琦和黄春赶出家门,划清界限。
白景琦在济南貌似白手起家,其实背靠的是堂姐家族的关系,要不是提督府买白景琦的阿胶,大家也不会一窝蜂地都跟着买,因为周围那么多的泷胶庄熬制的阿胶不见得差那么多。至于后来白景琦扩张过程中提督府的作用就更是至关重要。
简单地说,济南的成绩并不足以支撑起白景琦在白氏家族中足够的威信,至少比白景怡差多了,当时的白景怡已经是慈禧太后钦封的太医院四品顶戴。不但如此,从济南回到北京的白景琦又因为痛打韩荣发而连累白景怡入狱,而在营救过程中,白景琦也并没有什么作为。
因为成功地将白氏家族从分崩离析的边缘带到繁荣昌盛的顶峰,白文氏的的威信已经难以撼动,俨然成为大宅门里的慈禧太后,连使唤的都是曾经在皇宫里当过差的王喜光,由此可知,白文氏非常享受权力的滋味。这样一来,就有意无意地与默认的白氏家族的接班人白景琦产生微妙的矛盾。厨子冯六偷窃,白景琦严惩,白文氏居然与白景琦针锋相对,不但原谅安抚冯六,而且当着下人的面彻底否定白景琦的做法。
事实上,在白文氏的纵容之下,当时白氏家族的下人通过裙带关系已经盘根错节,比如胡总管的儿子就可以在白文氏的同意下接替胡总管的位置,于是,只知有二老太太,不知有七老爷。所以,白景琦空有接班人的身份,实际上处于被架空的状态,比如槐花到新宅就可以依仗白文氏身边丫环的身份不鸟杨九红而白景琦也无可奈何。
白文氏的强势架空的不只是白景琦,还有众多白氏家族子弟,所以,当时的白氏家族已经是危机重重,白敬业三番两次地惹麻烦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所有的问题终于在白文氏七十大寿之际都摆到了桌面上,最终还是由白文氏来解决,而白景琦却只能够大着个嗓门虚张声势。
白景琦也有想过摆脱白文氏的影响,而且付诸行动。
王喜光长期以来一直贪污公款,中饱私囊,白景琦不可能一无所知,只是因为王喜光是白文氏身边的红人,所以,投鼠忌器;白文氏弥留之际,终于找到合适的契机发难,当众羞辱之后驱逐出大宅门,所以,王喜光事件偶然之中有深刻的必然,是白景琦削弱白文氏威信的一次尝试。
槐花是白文氏临终之际亲自为白景琦安排的姨太太,具有强烈的象征意味,堪称是白文氏的影子,却终于成为大宅门新旧权力交替牺牲品。白景琦掌掴、逼死槐花是在杨九红从安国办药归来,风头正劲之时,个中三昧昭然若揭。当时的白景琦处于人生中最强硬的时刻。
日本侵华,北京再一次沦陷,结合当年白文氏避难西安,委曲求全,如果白景琦能够顶住日本人的压力,度过难关的话,威信超越白文氏并不是不可能,偏偏杨九红、白敬业过分亲日,对白景琦产生了极为消极的影响。白景琦陷入孤立,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借助白文氏的余威整合整个白氏家族,从而形成强大的凝聚力,这是李香秀能够成功上位成为白景琦正妻的真正原因。作为白文氏晚年最器重的丫环,李香秀的象征意味并不亚于槐花,而就能量而言,则更胜一筹,与白景琦结合就意味着白文氏威信的最大程度延续。对此,白氏家族子弟极为迟钝,而下人则反应热烈,因为白文氏的威信在下人之中更加真实,于是,白景琦获得下人更加真实的拥护,彻底结束了自己被架空的状态,也就真正巩固了自己在白氏家族子弟之中的威信,虽然已经难以摆脱白文氏的影响,但是,能够率领白氏家族在危难之际屹立不倒,稳如磐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