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推荐;女诗人方阵(10位诗人,猜猜她们都是谁)

为感谢所有关注蔷薇诗歌,并爱好文字的朋友们,蔷薇诗歌特意推出十位诗人作品,因排版问题,排名不分前后,感谢10位诗人。蔷薇诗歌将改版,以每月中旬推送一次(男)诗人或者(女)诗人方阵。由于蔷薇精力有限,并在此聘请几位编辑朋友,如有诚意者请加蔷薇微信abcabc784052659.

一帘幽梦
雨在门外面
门里,檀桌挨着旧窗棂
旧窗棂叮叮响
女子坐在那,缠着手指
看一只烛火的睡相
没有诗或词,半落的白幔子
陈年的木床雕花,雕花上展翅的蝴蝶
都闪开了,女子的脚印从窗下
走进他的身影里
淡白的颜色,女子的嘴唇,绵质的蓝格子布
八珍糕的盒子
甜蜜的男人的手指
我不是那个女子,剪不去跳动的烛火
我听到,雨水的波纹
不停在荡漾
作者简介;霜扣儿简介:女,黑龙江人,《关东诗人》副主编。多次在全国现代诗征文中获奖。作品被国内外多家电台朗诵及各种平台转载及收入各种重要年鉴。著有诗集《你看那落日》《我们都将重逢在遗忘的路上》及散文诗集《虐心时在天堂》。
醉程
1)
从深夜,到黎明,那么远的路途
在细雨交织的凉意里。孤独由来已久
不需要追随的翅膀,行走是风,不走也是
已独自跨过生命的中年
我要说的是,所有虚无,荒凉的背面
都有一个真实温暖的你,我的透明人
充满了每一寸时光,为我遗世的孤独作证
2)
最美,从来都是寂寞的
仿佛欢喜和悲伤,入心处,入神
恍惚间,忽略了风云转换,忽略了
与我擦肩而过的人群
腾出空心的部分,安放
远处的心灵和眼神
安放漫天漫地的生机与苦涩
红也好。白也好
那么多迷失的季节,我只知道
有你,我才是暖的
我不要松开凌空的手指。在今生
只想这样握住你的诗句,就像握住
生命里,最后一根稻草
3)
低温。安静,灵犀处,才会长满
茂盛而孤寂的风景
句子与句子,才会生生地撞见
多么美好的缘遇,来得这么轻,波澜柔软
风雨四合,独为我解开内心的浮舟
我数着自己无数的影子,她们蜕变。萌芽
重复的凋零,涂满了书页和夜色
与虚妄的黑对峙。那是无法表述的
我透明的潜质,隐藏了暗夜的旁白
世间最美的言辞,也无法代替
作者简介原名: 唐岩翠,笔名:翠儿 、村姑翠儿
籍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定居日本。中文教师。
在国外除教书,也参与各种国际交流活动。《新华侨诗刊》主编,《北京诗人》《齐鲁诗刊》《华夏诗刊》《中华诗魂》等编委之一。
获华声网站银牌写手称号。二次获《世界华文诗杯新诗大奖赛》优秀奖。《中国文学》“我最喜欢的十大诗人”称号。
《白天鹅》全国诗歌大赛二等奖。第三届“丁香湖诗会”全国诗歌大赛特别荣誉奖。2014年中华诗魂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
诗作见于六十余种诗刊和杂志。与朋友的诗歌合集有《这么近,那么远》等六本。
诗观:所有的生命之重,生命里的体验与感悟,都可以借助诗歌的翅膀,以纯粹的美感,在更高的层次里,飞舞起来。
冬夜漫长
1)
冬夜漫长,多么适合失眠。
这多出来的时间与人生。
做点什么呢,好不辜负这长夜
馈赠的意外之喜?
白天一定有做不完的事,
如恨一个人,念一个人,
都不容易在傍晚来临前,戛然
止住。持续奔突的,
就拿在失眠里消解好了,
像水,无限溶解掉盐粒与石子。
2)
形而上的失眠是孤独的,阒寂中
众人皆睡我独醒。
窗外的风声,像抖动铐子,
被铐紧的流浪猫的尖叫,令我
揪心于她新生的一窝猫仔。
低端处的腐叶,够不够暖和?
形而下的失眠,于我则是危险的。
周围,了无边际的,黑的寂静,
醒着什么魔?什么鬼?
他们在以何居心,窥视我的无眠?
我会吓出冷汗。迫切想,
有一个人与我同时失眠,是多么幸福。
3)
其实,我远不是这么脆弱的女人,
想用夜制造于我的孤立和惊恐,
博得围观。形而上与形而下的失眠,
多半时候,我也会制造意义
与在场,令自己相信:
窗外的发生,全是人间的悲喜剧
与我无关。冲进窗内的
才是我亲爱的生活。就连失眠
我也无暇怨叹啊!念的人,
依旧念着,好好爱。
恨的人,仍然恨着,不原谅。
还有啊,取舍小说的十三种结局。
开始新长篇的多种开始。
兴奋得睡不着了,而睡意辽阔
就数羊。如有麻烦
只来自于数山羊,还是绵羊。
作者简介:笔名班若,1973年生,河南商丘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协会员,文化记者。著有长篇小说两部,《女歌》《大地之心》。著有中短篇小说《一腔白菜》《山雨欲来》《态度》《小日子》等20篇。作品发表在《文艺报》《诗选刊》《星星》《北京文学》等刊物。《一腔白菜》获《中国作家》文学奖;《小日子》获第一届浩然文学奖;《山雨欲来》获第一届张爱玲文学奖,第一届《奔流》文学奖;纪实文学《一代风范》获第二届河南省短篇报告文学奖;小小说《痴》《老闷》被选为高中高等教育文学类文本阅读。
寒露记
迟早要来的,不去拒绝一滴水太空旷了,里面盛满了秋色和冷寂秋寒一瞬间冷了田野露水刹那间散了星光延续不断的除了黑夜,除了循环的荒芜只剩下报团取暖的心火语言肢解了太多美和良善,石头还能开花吗炉香乍热,寒露逼仄假象无边无际地聚集,迷惑颠倒把身体当做良药,医治疟疾是可笑的用露水的漫长和短暂,形容人间烟火也是可笑的天已变冷,中年之后逐渐被暗示提醒来不及等的报业,一次比一次清楚地显现于世露水般的回忆,褪下灰尘和雾霭即使手捻香火救赎时光,都抵不过把神灵灯火燃于头顶,却左手闪电右手糖衣在莲花座下,应酬经文和木鱼
作者简介;宋清芳,曾用笔名山丹芳子,山西省作协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朔州分会秘书长。作品发表于《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鹿鸣》《诗林》《诗潮》《延河》《青年文学》《散文诗》《中国诗歌》《山东文学》等刊物,作品入选全国各大刊物年选,多次获得全国诗歌大赛奖项。第十六届全国散文诗笔会代表。现为《朔风月刊》编辑。
返回
风吹着箫月亮穿行雾中
沉默的泪水悄悄返回心湖
我独坐 能感觉夜的眼眸湿润
相信有什么在花开的季节 返回
我的血脉 我的河流
我的诗句 我的天空
在孤独的时候 我才能唤醒
来自山林的田野的雪域高原的我
来自一颗泥土的一只蝴蝶的一滴雨的我
他们悄悄返回 我能看到他们为我
生长飞舞寻梦
他们带着我的丹青笔我的根
【作者简介】燕山阿紫,本名魏翠侠,曾用笔名阿紫,迁安阿紫。河北省迁安市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协会员。出版文集《让爱去旅行》、电子诗集《与你相遇》。代表作《大地收留一切》《诗中诗》《墙角的茉莉》等。在诗中筑梦,根扎爱的土地。
走着,走着,春天就来了
尽管空气还有点冷尽管积雪还未融化尽管街道还流窜着冬天的寒意然,走着,走着,春天就来了
就像我要奔赴的岁月路上呼呼生出几缕春风多好啊,东风扣门万紫千红总是欢欣,山川平原全占尽
若春天是个玲珑的小女子我愿意轻轻地把她搂在怀里听她的心跳和呼吸,握住她的手告诉她一寸芳心早已暗许
我要带她去塞北,带她去江南带她去香格里拉,再带她去看格桑花让她的脚步跟随我走遍天涯走到哪里哪里开满鲜花……
走着,走着,春天就来了就像一场遇见,无需邀约你还在河的对岸,我也在冬天猛然间,春风已悄悄把流年的衣着转换
作者简介:雪儿,喜欢文字的小女子一枚,拥有简单的快乐和生活。我手写我心,只为一份执着。
瘦影
城东北的铁炉寺 又在敲着沉闷的时光流岚浮动的麓山 像一只梦中舞翅的蛱蝶
没有夕阳的黄昏半杯花雕 析出琥珀里那段典丽的岁月
晚风 吹回飞檐、花窗、砖雕如柔荑般垂蔓的落地紫帘 曳起粼粼斑斓
青苔露依旧 黄叶风依旧那宁谧、幻影般的月光 从无言的沙漏中淌走
小园、香径 在画中徘徊终于相信 楼头残梦、花底离愁是《步虚辞》中一语成谶的宿命
暮色中 细雨一丝一丝飘落门前的荷塘里 一枝残荷 泼墨半卷清词的瘦影
作者简介南沙(上善若水)本名华南沙。毕业于理工大学电子技术专业。高校教师。从小受父亲影响,爱好文学。曾在《中国青年艺术家联盟》、《世界华语诗歌联盟》、《女诗人》、《青年诗刊》、《作家客栈》、《华语诗典藏》、《北美蝶恋花诗刊》、《诗意神州》、《流放地诗刊》、《唯美神》、《北平文学》、《和声社》、《艺术天地》、《当代一线诗人样本》、《文学沙龙》、《蝶舞青风》、《中外诗歌在线》、《甘宁界》、《诗年谱》、《梦璇诗刊》等多家微刊公众平台发表作品。有作品入选《当诗歌遇见互联网》、《世纪诗典》、《当代300位微信诗人脸谱》诗集。有作品入选《长安文苑》纸刊。爱好文学、哲学、历史、音乐、旅游。
走山路,有了初潮

郧庙路那时还没名字
石子路沿鄂西北群山打转
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
从吴家咀到大柳中学
拐六个弯,翻一座很陡的大山
看到山垭子那边的电线杆时
我的小腹涌出了一条温热的河流
和同龄的燕子描述的感觉一样
不会错,它终于来了
比同龄人晚了一个季节
比我远离大山早了整整六年
剩下的路,我一口气跑完
跑得稍慢,害怕秘密会滴在山路上
跑得稍快,害怕那血红的溪流
比预料,更快地跑出身体
它流动得矜持,曾一度中断
我怀疑是生理构造出了小差错
背包里的书和远方,跳得忽快忽慢
叽叽喳喳地给十三岁的我出点子
我徘徊在乡政府旁边的小卖部
像做贼一样,买了一包洁白的秘密
拆开它们,试图堵住那条溪流
我越堵,它流得越远
从鄂西北流到四川盆地,流到江城
流过青春、落叶、街道和城中村
甚至在梦中,鲜红的颜色溢出郧庙路
把天空中来来往往的云朵都染红了
连同那些掌握不好速度的奔跑
时而中断,时而膨胀出大股大股鲜红
我怎么努力,也没看到山垭子拐角处
那根引领着青春和远方的电线杆
作者简介;余修霞简介:80后,有无限可能的女诗人,出生于十堰市郧县大柳乡,现居武汉。有诗歌散见于《诗选刊》、《延河》、《星星》、《汉诗》、《成都商报》等。荣获“岛”全国新年新诗大赛季军、全国第二届梦.乌镇诗歌大赛提名奖、《星星诗刊》诗酒趁年华三等奖、全国首届“仙女湖”爱情诗大赛三等奖
钟声一直回荡在暮色里
我在暮色里 鸟群西去掮着梦境和奇幻
敲钟的孩子如风中的小树忧伤的叶片
迷蒙的钟声 水里的灯 弥漫氤氲的幽蓝
暮色浩荡 拟成一部巨作的场景和天象
劳作如葵的人们 用新鲜的汗水洗涤着
渴望的土地 直至春风拂动村庄的翅膀
这暮色太深重 一群群往事的影子如风
他们变换音符的姿态 高低处各有暖意
遗忘正在来的路上 谁想要在此时交谈
收留钟声在暮色里 像展开一缕缕箴言
漫天钟声花朵般由远及近在人间落下
他们是大雪的语言 是大海金银的盛宴
可以吗 让钟声的回响盛载智慧及文字
给迟钝沉睡的人们一点点月光和水意
而我 手持钟声缭绕的烛火穿行这暮色

作者简介;芳竹(Carissa Meng)诗人、画家、文化传媒公司的经营者,新西兰华人之声中文电台《芳竹时间》主持人。毕业于新西兰曼奴考理工学院信息和通信技术专业。17岁开始发表诗作,作品见于中国、新西兰、澳洲、美国、新加坡、荷兰、越南等国家和地区的刊物和网络上,作品被收入多种文集,多次出席国际华文诗人笔会和世界诗人大会。,2013起在新西兰中文先驱报开设《芳竹的诗》诗歌专栏。著有诗集《玫瑰冷饮》、《美丽是缘》(合集)、《把相思打开》、《时光的锦绣》,绘画作品已被多家机构和个人收藏。
我的神一定不在寺庙中
山中两百多座寺庙
住着不同的神,我很难确定
谁是我的神。
在山中住下。
他们告诉我一定要去五爷庙
烧头炷香。
庇护别人的神,是无法保护我的,
也不可能听见我的祈求,因为
我心不诚。
我相信我的神一定不在寺庙中。
我摸着我的心,它说:
求人不如求己,
求神不如敬神。
也确实没什么需要祈求的,
能得到的我已得到,而得不到的
则不是我的。
我无法确定和找到
我的神,他的模样千变万化,
有时是我父亲的脸,有时是我母亲的脸,
有时是我儿子的脸,有时甚至是
我自己的脸。
更多时,我在山外,在寺庙外,
在人群外,在一朵盛放的花瓣上
看到我的神,它是美的
甚至不会自我保护。
作者简介;古筝,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虚构的房子》《湿画布》《水街》,诗歌批评专著《古筝弹诗》。现居南京。
蔷薇诗歌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投稿诗歌一次需四首以上,散文不少于1500字,凡投稿经筛选后以精品发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