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盘锦|?父亲 枣树

读盘锦|第564期 点击收听?父亲 枣树有人说父亲是一座爬不完的山,有人说父亲是一本读不完的书,而在我心里,父亲就是院子里东墙边的那棵老枣树。父亲钟爱枣树的原因有二。一则枣树主财运…

读盘锦|第564期
点击收听?
父亲 枣树
有人说父亲是一座爬不完的山,有人说父亲是一本读不完的书,而在我心里,父亲就是院子里东墙边的那棵老枣树。
父亲钟爱枣树的原因有二。一则枣树主财运,寓意盼我们早日成才;再则红枣温润,可为我们补益身体。当然还有三,在困顿的年代,红枣不只为了解馋,还为了换钱。
记忆里,我家枣树下总有栅栏围护,小时候以为是父亲怕我们偷摘枣子吃,长大后方知晓父亲是怕枣树的刺刺伤我们。每年农历进八月,枣儿开始饱满圆润,不久,便开始染色,玉体升烟。然后半翡半翠直至红透。熟透的大枣,诱人的香甜荡漾在风里。真不知道当时我们是怎么忍得下口水的。因为没有父母的允许,我们谁都不会摘一个。直到父亲用肉眼判断枣儿即将熟透,便挑拣品相不太好的摘下几个,让我们尝一尝。枣最先给大哥,大哥又回敬给父亲,父亲执意不吃,大哥又给了二哥,二哥又传给弟弟妹妹,一颗枣完成了兄友弟恭的孝悌之举。待确认枣熟透了,于某个艳阳高照的午间,父亲下令:“今天下枣。”于是全家人投入到劳动中,父亲和哥哥们拿着口袋登着梯子上树摘,我们小的端着筐、簸箕在地上捡。赶上好的年景,会足足摘上一大麻袋,母亲把捡些好的存储起来,其余的,赶在集日,由父亲去县城卖。
父亲卖枣这日,我们的心一整天都不是很安定,一心盼着父亲早点回来。傍晚时分,我们一趟趟跑到西房山向村口张望,忽然远远地看到父亲用柳条穿了几条鱼或用海油纸包着两包炉果走进村口,我们齐刷刷趴在西墙头上的几个小脑袋,像等着喂食的小燕子似的欢叫着,那一刻父亲就是实现我们愿望的神。
下了枣的枣树像一下子送走了所有儿女的老母亲,常常挺直脊背孤单单地望着天空。父亲说枣树的孩子都走了,寂寞了,于是我们家的日常劳作就挪到那棵枣树的下面。
从地里收回来的大豆、玉米、高粱都是摞在枣树下。刚入秋,天还很长。早早吃过晚饭,父亲就带我们到枣树下劳动,我们几个小孩搓苞米,哥哥们则在另一侧编茓子。蚊虫还没有彻底闭嘴,父亲就点上用青蒿拧的熏绳,青青的草香在院中袅娜地升腾。我们围坐在父亲身边,家里有一只细瓷大碗,这时候,我们轮班用这只碗给父亲端水,因为父亲的故事就要开始了。
少年时的父亲,是穿着长衫读过私塾的,读过不少的书。父亲爱讲古书里的一些故事,但所讲的似乎与原著或与我们后天的感知都有一些出入,我猜想这是父亲为了达到主观上对我们的教化吧。到了冬日,我们从枣树下挪到屋里,母亲坐在炕头扎花纳鞋底,我们在炕梢围住父亲,手里的活由玉米换成豆荚,父亲的故事在母亲的油灯里氤氲,偶尔母亲端着油灯凑近我们,几个硕大的身影映在墙上,我们就恍惚在故事的王国,弥散在梦幻的世界,伴随这样的快乐慢慢长大。
今天是父亲节,祝福所有的父亲节日快乐!幸福安康!

▎作者:刘丽莹
省作协会员、散文学会理事,市作协副主席。作品散见于词刊、绿风、鸭绿江、中国文学等省内外报刊杂志,入选《东三省诗歌年鉴》《中国当代100名女诗人选》,著有散文诗歌合集《刘丽莹文学作品集》。
▎往期回顾
528期:读盘锦|跪羊
527期:读盘锦|致敬白衣天使
526期:读盘锦|致敬母亲
525期:读盘锦|致母亲
519期:读盘锦|奔跑在追梦路上的盘锦青年

编辑:孙洪霞 张峥 朱晓伟 尹咪啦 张天骥
联合出品:市融媒体中心、市文联、市作家协会、市摄影家协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