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盘锦|盘锦插秧季

读盘锦|第559期
点击收听?
盘锦插秧季
盘锦是盛产水稻的地方,五月是最繁忙的插秧季。
这个季节,在盘锦的某个村子的某天清晨,经常会听到广播喇叭里播报这样的通知:“村民们注意了,排灌站今天来水泡大田,望村民们尽快下地,将自家的水豁口看管好,不要把水白白地浪费掉……”听到这样的通知,各家的男人们都会闻风而动,拿起铁锹和闸门板子,向着家里的责任田奔去。
源源不断的辽河水,灌溉了万顷良田。五月份,沉寂了一个冬天的土地逐渐热闹起来:人们起早贪黑地忙碌在田间地头,看护好自家地里的水层。时近正午,“虾爬车”带着沉重的耙地板子,从一道较窄的水渠上一跃而过,而后稳稳的落到水田里。这些开着“虾爬车”的人,在农忙时节每天都带着满身泥泞从这家到那家,辛苦归辛苦,但来钱也快。
改革开放初期,人们都是用骡马下地耙地,父亲省吃俭用,买了一匹黑骡子,只是它的一条后腿是瘸的,因为可以少花一百多元。到了耙地季节,这匹骡子总是竭尽全力地喘着粗气,拖着站在耙地板子上的父亲吃力地奔跑。遇到低洼地块,父亲会从板子上跳下来,用足臂力把高出来的泥土推向低洼处,使稻田趋于平整,插秧的时候,秧苗不至于被水淹没或者晒死。骡马在这个时候必须四蹄用力,身上的麻绳套子绷的紧紧的,围着大地这块巨大的碾盘转啊转的,将平静的水面推起千层波浪。
我去地里给父亲和哥哥送午饭,常常会看到这匹黑色的骡子,由于用力过猛踉跄的栽倒在泥水里,浑身的汗水和泥浆混淆在一起,顺着黑色的皮毛往下淌。父亲很心疼这匹黑骡子,对哥哥说:它太累了,让它歇息一会儿,喘喘气再耙吧。
到了五月下旬,开始水稻移植了,男人们下地挑秧,他们拿秧苗的手,在空中挥舞出圆形的弧线,把一簇簇秧苗散落地扔在稻田地里,平静的水面上,顿时飞溅起一朵朵浪花。这时候,女人们的说笑声由远及近地飘过来,她们都是村子里有名的插秧高手,秧苗在她们手里变得极其乖巧。揉捏、分棵,然后像鸡叨碎米似地插进地里,用不了半天时间,一簇簇的稻苗就变成了一行行,一排排的水稻田了,她们灵巧的手,在这样一块波动的彩绸上,绣出了盘锦乡间多彩的画卷。
现如今,这些都已被现代化的机械所代替,男人和女人们只需站在埝埂上,把育好的秧苗盘递给开着插秧机的人,依次摆放在插秧机的托盘上,看着插秧机蜿蜒穿梭于田地间……从使用骡马耙地耕田,到现在的机械化插秧,时光深处那人喊马嘶的声音已渐行渐远,而记忆里那让一代甚至几代人刻骨铭心的画面,却依然在我们的记忆深处或停留或回放,成为五月盘锦一首动听的歌谣。
▎作者:王桂芹
笔名:雨荷,作品见于《长江文学》《盘锦日报》《齐鲁文学》《华夏诗歌新天地》《大平原诗刊》《温度》《山东诗歌》《中国实力诗人诗选2018》《九江日报》《华夏诗歌典籍》《2017华语诗人年选》等。
▎往期回顾
528期:读盘锦|跪羊
527期:读盘锦|致敬白衣天使
526期:读盘锦|致敬母亲
525期:读盘锦|致母亲
519期:读盘锦|奔跑在追梦路上的盘锦青年

编辑:孙洪霞朱晓伟 尹咪啦 张则然 陶冶
联合出品:市融媒体中心、市文联、市作家协会、市摄影家协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