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盘锦|水润的儿时记忆

读盘锦|第545期
?点击收听?
水润的儿时记忆
盘锦是九河下梢,境内大大小小的河流有数十条,河沟、海汊、水泡子多得像老柳树上的叶子数也数不清。
小时候,我家住的是草房子,房顶是用蒲草苫的,蒲草柔韧绵密,防雨又保暖。草房子南面是一个水泡子,有十几亩田那么大,里面长满蒲草。蒲笋长大后,蒲心儿就会钻出小鞭子一样的蒲黄,咬在上下牙齿之间轻轻一捋,清香甜美的蒲黄就留在嘴里,唇舌都染成了草色。成熟的蒲黄是药材,采下来晒干可以换很多的水果糖。
水泡子是鸭子和水鸟们的乐园,它们在蒲草中游弋,啄食小鱼、泥鳅和成群的小蝌蚪。妈妈养了十几只麻鸭,那天少了两只。妈妈说:“小五,你去水泡子找一找,那两只麻鸭子是不是找不着家了?”越来越接近水泡子中央的时候,我听到了蒲草丛中鸭子“呷呷呷”的叫声,我发出热烈而亲切的呼唤,“鸭,鸭鸭;鸭,鸭鸭……”麻鸭子伸长脖子“嘎嘎嘎”地回应着来到我的身边,扇动着柔软的翅膀拍打着我的腿儿与我亲昵,我领着它们走向水草茂盛的浅水处,不时有泥鳅鱼被我踩到脚底下,它们扭动着油滑的身体把我的脚心弄得痒痒的,我咯咯地直笑!蝌蚪在我的脚背上游来游去,冒冒失失的穿丁鱼不时地冲撞我的脚脖儿。我看见蒲草丛中有一个用水葱和三楞草编的鸟窝,里面是一窝晶莹如玉的野鸭蛋!
我终于拥有了一张属于自己的新搬网!一整块月白色的新窗纱,四角用麻绳系在竹劈儿上,顶端拴一根长竹杆,十字花上悬吊一块肉骨头,上水线来水的时候,桥面上会有很多孩子搬鱼,贪吃的鱼儿忘情地啃啮着肉骨头,起出搬网,一群欢蹦乱跳的鱼儿在纱网上跳跃,穿丁鱼、面条、鲫鱼壳子、白鲢和毛虾很快就装满了铝盆。
有时,我也会走半小时路去更远的干线搬鱼,去的最远的地方是大闸,大闸里有一种鱼叫媳妇鱼。据说媳妇鱼有毒,抓到这种媳妇鱼就把它扔到岸上让它焦渴而死。媳妇鱼非常顽强,滚着一身泥土,树叶一样打着卷儿,暴晒一天晒成鱼干儿,一脚踢到水里,等到泥土褪去,靛青色鳞片重新泛起五色幽光,媳妇鱼泰然自若地甩动着长尾巴缓缓地游走了……现在,河流里再也见不到这种媳妇鱼了!
秋天,上水线逐渐干涸,隐隐可见水中鱼群的青灰色脊背,这是摸鱼、淘鱼和捡干锅儿鱼的最好时节。我把书包挂在树杈上,卷起裤脚踏入河渠里摸鱼,不小心会碰到水蛇和黄鳝,或被横行霸道的螃蟹夹住手指;我提着水桶和笊篱,在上下水线穿梭,在水草繁茂处或者干线闸口看见弓起一片黑黢黢的鱼脊背,一笊篱伸进去就是一笊篱鱼,就像在自家的水缸里舀鱼一样。那时候,心中的喜悦就像笊篱上的鱼儿一样欢蹦乱跳的!妈妈洗净鱼,用水泡子里的清水加大粒盐煮鱼,待鱼的鳞片泛出浅浅的粉红,捞出来放在纱网上风干。这些吃苇根和蒲笋长大的鱼,风干后会散发植物的味道,这时候,满院子都弥漫着鱼香和草香……
▎作者:李箪
本名李丹,现为盘锦市中心医院外科系党支部书记。省作协会员,市作协副主席。荣获“孙犁散文奖”、省作协“散文奖”、省作协“盛京大工匠”项目作家;作品刊发于《鸭绿江》《海燕》《满族文学》《西南作家文学》《辽河》《中国诗人》等,小说入选《英译当代中国闪小说精选集》,诗歌入选《辽宁诗歌年鉴》。
▎往期回顾
528期:读盘锦|跪羊
527期:读盘锦|致敬白衣天使
526期:读盘锦|致敬母亲
525期:读盘锦|致母亲
519期:读盘锦|奔跑在追梦路上的盘锦青年
编辑:孙洪霞朱晓伟 尹咪啦 张则然 陶冶
联合出品:市融媒体中心、市文联、市作家协会、市摄影家协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