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盘锦|割大苇的人

读盘锦|第556期 点击收听?割大苇的人 浩瀚的盘锦大苇塘,每年都是冬天割芦苇。割苇技术要求高,会割庄稼,不一定会割芦苇,光一个“草缠刀”,就能让许多割苇人头疼。那些年,割苇是大事…

读盘锦|第556期
点击收听?
割大苇的人

浩瀚的盘锦大苇塘,每年都是冬天割芦苇。割苇技术要求高,会割庄稼,不一定会割芦苇,光一个“草缠刀”,就能让许多割苇人头疼。
那些年,割苇是大事,连下发的邀请函都是大会战式的。蜡纸刻的字、油印的红纸,发到哪个村儿,哪个村儿都高兴。这荣誉不是住在苇塘周边的村儿都有的。
通知一下来,村里的壮劳力,就纷纷去队长家申请割苇。那天队长的心情也格外地好,一个一个地过滤申请人:棉靰鞡是新的吗?‘大头鞋’预备了吗?‘马虎’毛病改不改?二三百斤的苇捆,能扛得动吗…… 所有的可能都要提前想到,所有的危险都要预防。以往的经验,从前的教训,去年的得失,还都得重新“捋”一遍。
检查御寒的装备比检查割苇工具还认真。防寒是首选,棉手巴掌、皮褂子、棉大衣,还得有布腰带。棉帽子、布围脖,尤其是鞋必须扛得住苇茬子“扎”,护手护耳的准备也不能含糊。
竞聘割苇工时,没有一个男人退缩,庄稼人哪有怕苦怕累的?都是生怕选不上。最不担心落选的是村儿里那些技术好的,他们割苇的技术比庄稼活儿还好。许多人都会压捆苇的“绕子”。割苇子难,捆苇子更难,会“打绕子”的,能力肯定没得说。队上的保管员,会按人头称足高粱米,再装点苞米黄豆,然后是豆油、土豆、白菜和大葱。豆腐和粉条不一定有,至于猪肉想都别想,当年割大苇是没有肉吃的。
生产队会出一辆马车,拉上行李和粮食还有割苇的工具。抽烟人的烟和火柴基本不允许带,带去也属于私藏,统一装到麻袋里,偶尔才有机会抽,还得全程都在监督下。
苇塘里的苇子,有的地方密、有的地方稀、有的地方草多、有的地方有纲草。割大苇的同时,也得对付那些草,有时用镰刀、有时换“扇刀”、有时还要用平刀。许多心灵手巧的割苇人,还自制了许多应手的工具。
清晨割苇是最遭罪的,气温零下二三十度,苇子上还有霜。苇子上的霜非常特别,零下二三十度沾在脸上手上就像“焊”上一块冰,灌到脖子或脚踝里刀割一样的疼。割苇工有句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苇子把霜挂。”那霜要落脖子里,能把皮肉冻上。
午饭有时在外吃,如果情况允许,尽量都是回窝铺吃。吃饭前先拿雪搓手搓脸,手脚都搓热乎了才能吃饭,否则连筷子都拿不住。晚饭后,还要拿雪搓脚,搓完脚才能拿热水泡,预防冻伤。
割苇人是有组织的,有临时支部,党员干部做表率,民兵团员也争先,亲情乡情融入其中,先锋模范做的好,尊老爱小也做的好,你关心我,我关心你,苦累活儿抢着做,互帮互助时有发生。
苇塘周边的人家都特别敬重割苇人,环境特别苦,活儿特别累,还得时刻应对各种危险,没有一个人叫苦,没有一个人后悔。他们说:割大苇的人个个都是爷们儿!
▎作者:赵雁明
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著有小说散文集《咸淡正好》;散文《红海滩恋歌》、《醉在红海滩》等多篇散文在《作家文学》《中国现代作家文学》《博览》及《中国铁道报》、《中国建筑报》发表。
▎往期回顾
091期:读盘锦|辽金元时期的盘锦地域文化
092期:读盘锦|盘锦大米
093期:读盘锦|关东才子李龙石
094期:读盘锦|辽东湾斑海豹
095期:读盘锦|我们的节日——清明节

编辑:孙洪霞朱晓伟 尹咪啦 张则然 陶冶
联合出品:市融媒体中心、市文联、市作家协会、市摄影家协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