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盘锦|我家门前有条河

读盘锦|第546期?点击收听?我家门前有条河在盘山县胡家镇刘家村第五小队刘永强老先生的家门前,有一条小河,那小河呀见证了五十年来盘锦大地的巨变;也见证了盘锦人的善良和勤劳,更见证了…

读盘锦|第546期
?点击收听?
我家门前有条河
在盘山县胡家镇刘家村第五小队刘永强老先生的家门前,有一条小河,那小河呀见证了五十年来盘锦大地的巨变;也见证了盘锦人的善良和勤劳,更见证了一代人的成长。
“一条河!”从小到大我总是这样说。可妈妈却平淡地说:“那只是一个葫芦形的水泡子!” “那明明是一条较大的上水渠!”爹爹专业地纠正。水泡子好,上水渠也好,但其在吾心中就是一条河!亘古未变!而那宝葫芦形的河水中珍藏着无数的慢拾光……
“柳外桃花三两枝,小河水暖鸭先知!”春天的小河是调皮的,总会和我们开着玩笑。我们几个小不点,漫步在冰面上,稍一集中就听见“咔咔”的冰裂声,于是乎——救命,救命……我们拼命地逃,那“咔咔”声仿佛追赶地更近了!如果慢一点、幸运一点,就会和春水亲密接触——掉到冰水里!啊,好凉啊!享受料峭的河水不说,还要享受妈妈的一顿胖揍……即使这样,我们亦乐此不疲!可是等到第二天,冰面就迫不及待地四分五裂,变成了一块块的漂浮在河面上,你拥我挤的排成一队奔向远方……我们几个小不点就盯着冰块,追赶着冰块,那希望呀就在追赶中融化……
夏天的小河成了缤纷的世界。打水仗、水中背人、偶尔也会坐在小木桥上双脚悠闲地在水中荡漾……玩腻了,我们就地取材——泥,玩起了“摔泥呱呱!”就是每人一堆泥巴,揪出一块柔软再做成小碗的形状,然后托着猛地向地面扣去,“砰”的一声,碗底暴破——窟窿越大则对方赔的泥巴就越多,泥巴越多者就是胜利者!我们玩得天昏地暗,实在玩不动了,我们就坐在大柳树下,安静地制作“锅碗瓢盆”,然后摆在小河边……第二天一看“锅碗瓢盆”都变成了碎片,犹如柳叶无奈地仰望着天空……我们也不伤心,依旧做,依旧比着谁做得好,依旧想象着“锅碗瓢盆”盛上糖水的情景……
“最是一年秋好处,正是小河抢鱼时。”宝葫芦形的河中,一个红衣小女孩推着一个抢网子慢慢地在河中行走,时而抬起,时而放下,时而推行……不问有没有鱼虾,只问秋雨的甘甜,只问河水的亲吻……大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之境界。
“快捡鱼!”戴着狗皮帽的三哥从冰下戳出一锹鱼,我淌着鼻涕,紧紧地抓住蹦得不欢的鱼儿,手指被温暖的泥巴包容,那感觉——冻并快乐着!冬天的小河可是我们的欢乐谷——滑冰车、抽陀螺、还可以不借助任何工具,看谁在冰上滑得远……
沧海桑田,麻姑鬓成霜。时隔四十多年,我也从家乡走入了城里……虽然再也看不到冰块漂浮;再也不能打水仗;再也不能滑冰了……但门前的那条河却如同长了脚,走入了我的心中,拉长再拉长,加宽再加宽,弯曲再弯曲,源远流长。于是乎小河就变成了:
——大辽河!辽河两岸,芦苇摇曳,那是一群会思考的盘锦人!盘锦人依河而生:地处河口地带,必然决定了盘锦人与水的关系不同凡响,也必然决定了盘锦的气质和未来;盘锦人依河而建城:主要的城区双台子区和兴隆台区就建在辽河两岸,呈南北呼应之势。盘锦因河而建城,因河而发展,往来如梭,那是商贾辐车辏之地!
……
小河,
大辽河,
九曲黄河,
滚滚长江水,
那一条条大河啊!那是我的家!我的故乡!我亲爱的祖国!
▎作者:刘素瑛
任教于盘锦市鹤乡小学,三十多年来一直从事班主任及语文教学工作。曾先后被评为“辽宁省特级教师”“辽宁省劳动模范”。
▎往期回顾
528期:读盘锦|跪羊
527期:读盘锦|致敬白衣天使
526期:读盘锦|致敬母亲
525期:读盘锦|致母亲
519期:读盘锦|奔跑在追梦路上的盘锦青年
编辑:孙洪霞朱晓伟 尹咪啦 张则然 陶冶
联合出品:市融媒体中心、市文联、市作家协会、市摄影家协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