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盘锦|跪羊

读盘锦|第528期? 点击收听?跪羊在每一个孩子的眼中幸福是什么?从呱呱坠地的那天起,朦胧间母亲轻声呼唤与抚摸,这是幸福,稍微大一些时,偶然失足的跌倒后,母亲关切的面容与安慰,这也…

读盘锦|第528期
? 点击收听?
跪羊
在每一个孩子的眼中幸福是什么?
从呱呱坠地的那天起,朦胧间母亲轻声呼唤与抚摸,这是幸福,稍微大一些时,偶然失足的跌倒后,母亲关切的面容与安慰,这也是幸福,再到如今,拖着在学校拼搏一天的劳累身体,打开家门后,迎面飘来的饭香与厨房中母亲忙碌的身影,这依旧是幸福。
一首歌曲,名为《跪羊图》:小羊跪哺,闭目吮母液,感念母恩,受乳供身体。婴儿生来本能反应,便是吃奶,却不知落入嘴里甘甜的乳汁,都是母亲身体里的鲜血所转化而成,自幼,母亲便用着她的心血,滋养着我的成长。
在我眼中,母亲代表着坚强。
两仪双生,朗朗乾坤下的万物,享受着大自然的平衡法则,然而就在我年幼之时,这平衡的生活却随着父母的离婚而破碎,懵懂的我时常问妈妈:爸爸去哪里了呢?母亲不语,风雨兼程的她一个人默默地承担着工作的压力与抚养我的责任。曾几何时,我听到过母亲深夜里的哭声,也听到过无奈的抱怨,她却仍然一步又一步的走着,前行着。常说父爱如山,母爱如水,然而对于我来说,母爱正如张大千笔下的山水交横,如层峦叠嶂,如东流逝水,在这一刻,凝聚为一段和谐而恬静的旋律,谱写着,我的童年。
在我眼中,母亲也代表着希望。
记得那还是很小的时候,疝气成了我当时的梦魇,刚过了牙牙学语的年纪便躺在了手术台上,陷入全麻的我在黑暗中,却始终觉得有一个身影一直在我身边。我害怕,非常的害怕,然而正是混沌中的那个身影,才让我得以宽慰,我追逐着,直到这恐怖却温馨的梦,在一声声轻语呼唤中醒来,原来,母亲一直在我身边。也许在我们最害怕的时刻,母亲,就是唯一的希望吧。
母亲老了。
小学之前,我对于“父亲”二字的印象是模糊的,而“父爱”则更是显得扑朔迷离。但我丝毫不觉得这个家空虚,因为总会有一个身影,巍然矗立在我的眼前。我的母亲,十八年,似桑田沧海,也似须臾之间,我偶尔看到母亲年轻时的照片,那飘逸乌黑的长发如今已发丝斑白,岁月如流水般更迭交替,门前老树布满新芽,昨夜天河星罗仲夏,一切的一切,都随着时间的车轮滚滚推进,然而那个带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妈妈,她却老了。
倾耳倾听,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声音:“快点回来啊,饭做好了!”抬起头望着天边的夕阳,那里有可口的饭菜,那里有温馨的家,还有时刻眺望远方的,我的妈妈。几份清淡的日常,或许也会驶入心里的江河,轻捧起浅滩的清水,抬起头遮住光芒,才会发现真正的心情,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明朗,奇迹还会最后降临一次吧,在那个被温婉声音描绘的未来。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不幸的,生命中总会有几个过客会让你觉得愤怒,悲伤,但站在我身后的母亲,给予我的却总会是笑脸与指引,穷尽我这一生,却也无法报答。我们常感慨,时间都去哪了?再次引用《跪羊图》中的一句:多少风霜的累积,双亲容颜已渐老。莫到忏悔时,未能报答养育恩。
母爱,无论以多少华丽语言加以润色或歌颂,都无法回报,感谢苍天,我有一个优秀的母亲,我很自豪,但在未来的某一天,母亲将会以我为骄傲!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
▎作者:席瑞泽
▎往期回顾
511期:读盘锦|夜听盘锦
510期:读盘锦|盘锦乡村书香浓
509期:读盘锦|社区书屋
508期:读盘锦|我与书的故事
507期:读盘锦|书迷
编辑:孙洪霞朱晓伟 尹咪啦 张则然 陶冶
联合出品:市融媒体中心、市文联、市作家协会、市摄影家协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