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盘锦|端午的鸡蛋

读盘锦|第568期点击收听?端午的鸡蛋在家乡盘锦,端午节又叫“五月节”,乡下的习俗有插艾蒿、系五彩线、包粽子、煮鸡蛋等。系五彩线是女孩的专利,我一边美滋滋地享受着妈给我系五彩线,一…

读盘锦|第568期
点击收听?
端午的鸡蛋
在家乡盘锦,端午节又叫“五月节”,乡下的习俗有插艾蒿、系五彩线、包粽子、煮鸡蛋等。
系五彩线是女孩的专利,我一边美滋滋地享受着妈给我系五彩线,一边幸灾乐祸地朝哥哥挤眉弄眼,然后跑出门去,和玩伴们比谁的五彩线好看。
五月节的前几天,妈就把江米,大黄米泡好,采来艾蒿插在门上,五月节那天再选几个光滑娇嫩的艾叶泡在洗脸盆里,让我们轮番洗脸洗手。一大早,妈就煮好粽子叶,用凉水泡一会儿,再备好晒干的马莲,就动手包粽子了。妈先把泡发的米上面的那层泡沫撇干净,再用干净的水淘几遍,把两三篇片煮好的粽叶在手掌心叠放整齐,熟练地围成一个锥形,往锥形漏斗里放适量的米,再往里面撩点水儿,一手捏住,一手将余下的粽叶围立整,最后用马莲将粽子牢牢捆紧,在粽子腰身处系个活扣儿,一个四角形的粽子就包好了,我就坐在妈妈身边,静静地看着她麻利地包出身材匀称,长相标致的粽子,特别享受。
妈妈把粽子一个一个小心翼翼地码进锅里,再往锅里添水,水要远远没过粽子,在粽子锅里,放上几个攒下的鸡蛋,开始生火煮,我就安安静静的守在旁边,看着锅里冒出层层热气,飘出阵阵粽香,心里就有点按捺不住了。午饭就是粽子和鸡蛋,吃完粽子,我和哥哥拿着各自分到的鸡蛋出去玩。端午的鸡蛋别有味道,在粽子锅里煮过,颜色变深了,粽叶 的香味也入进去了,妈妈故意挑大的给我。我把分到的那份鸡蛋最先吃掉,再期待哥哥的那份儿。他要和伙伴玩撞鸡蛋的游戏,每个人拿出鸡蛋和对方撞,谁的鸡蛋碎了,就输了。我心里暗暗给哥的对手使劲、加油,盼着哥哥赶紧输,输了我就有鸡蛋吃了。可哥哥的鸡蛋就像超级“巨无霸”,总能过关斩将,力挫群雄,获得“超级蛋王”的称号,看着哥哥得意的样子,我悄悄地问他缘故,哥神秘兮兮地说:“他们用大头和我撞,大头是空的,容易碎,我用小头,小头尖”,还有,“不能硬碰硬,要撞对方的侧面,这是巧取。”哥把“蛋王”宝贝似的紧紧攥在手里,看我一副馋相,最终还是心软妥协了。
有一年端午,妈把攒好的鸡蛋都送给了一趟街的孤老太,粽子熟了,我看锅里一个鸡蛋都没有。我又失望又生气,心里恨妈傻。吃饭的时候闷闷不乐,妈看出了我的心思,就劝我说:“小丫,不就几个鸡蛋吗?过几天就是你生日了,妈再给你煮”。“我不要,那不一样,我要吃粽子里煮的鸡蛋!”一整天我都玩得不开心,好像白过了一个端午节。晚上一回家,妈就把两个热乎乎的鸡蛋塞在我手里,我能看出,那是经过粽子锅煮过的,颜色变深了,似乎能闻出鸡蛋里的粽子味儿。我在一家人的注视下,把那两个鸡蛋吃了,不知为什么,却不是我期待的味道。
日子越来越好过了,端午节的鸡蛋不再奢侈,衣食无忧的岁月,真好。每年端午节,我都和妈妈一起买米泡米,包粽子,煮鸡蛋,包着平淡的岁月,煮进幸福的时光。

▎作者:陈艳梅
省传记家协会会员,市作家协会会员,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在《故事林》《民间文学》杂志,并获得中国故事节辽河口故事大赛三批次好故事。
▎往期回顾
528期:读盘锦|跪羊
527期:读盘锦|致敬白衣天使
526期:读盘锦|致敬母亲
525期:读盘锦|致母亲
519期:读盘锦|奔跑在追梦路上的盘锦青年

编辑:孙洪霞 张峥 朱晓伟 尹咪啦 张天骥
联合出品:市融媒体中心、市文联、市作家协会、市摄影家协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