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盘锦|我的父亲

读盘锦|第563期 点击收听?我的父亲那日傍晚,我一如既往去看望父母,敲开门,母亲说父亲出去遛弯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我急忙下楼寻找,在楼的拐角处,望见了已经八十岁的老父亲那脚步蹒跚的…

读盘锦|第563期
点击收听?
我的父亲
那日傍晚,我一如既往去看望父母,敲开门,母亲说父亲出去遛弯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我急忙下楼寻找,在楼的拐角处,望见了已经八十岁的老父亲那脚步蹒跚的身影,儿时对父亲的印象忽然在脑海中翻过。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走路脚步快、肩膀晃动、还爱唱着歌。我们都是在父亲的歌声陪伴下长大的,母亲经常说起,我们小时候,屋里漏雨,父亲依然坐在窗台上拉着二胡唱着歌。记得父亲去乡中学代课,把我放在自行车的大梁上,车从陡坡上冲下来时,父亲的歌喉也随之展开,一句“雄伟的喜马拉雅山哎、奔腾的雅鲁藏布江”,已经出行了2里地。晚上,母亲在灶膛前烧火做饭,父亲便轮流把我们姐妹放在肩头,跑跳步,边唱边跳,幸福童年的时光里,父亲乐观而又可亲。
父亲是个孝顺的孩子。在老家时,父亲在生产队劳动回来一定要去看奶奶,每次去,奶奶都会做一碗水煮面里面加一个荷包蛋,滴上香油和陈醋,在七十年代初的农村是多么难得的美味。每次发现父亲去了奶奶家,我便以寻父亲回家为由跟去,从父亲的碗里美美的吃上几口。有一次去太早了,奶奶的面还没有做,父亲便带着我直接回家了,因为失去了一次吃美食的机会我极度懊恼,感觉那时父亲是极理解我的,他的大手紧紧的拉着我的小手,那温暖犹存我的掌心。
父亲是爱学习的人。从老家来盘锦的时候,父亲还带着高中时的语文数学课本、契诃夫的小说选集、赤脚医生手册等书,现在这些书籍还保存在父亲的书柜里。买书、爱书、到珍惜每一张纸,这都是父亲最为严格要求我们的地方,也养成了我们爱惜书、爱读书的好习惯。父亲经常会出题或拷问大家数学定理,我们也常常会被问的哑口无言,自叹自己的学习能力远远不及父亲,有时,父亲随机说出一道数学题,让已上大学的外孙子们解答,共同探讨解题思路,乐此不疲,回味其中。
父亲高中时的梦想是清华土木工程系,当年因为身体的原因未能参加高考,而到77年恢复高考时,父亲断然放弃了考试,决定要送五个女儿上大学。在那个年代,生活是十分艰苦的,为了多挣几个公分,父亲和母亲每天在生产队里干最累的活,却从不让我们去帮忙,在周围人不解的目光里,父亲笃定着自己的信念。为改善经济条件,父亲学会了做蜡烛的小生意,一根根的制作,每天忙碌到深夜,白天父亲还要骑着自行车到盘锦周边各村的小卖店送货。父亲和母亲就是这样辛苦的劳作,把我们都供读上了高等院校。
父亲生活上一直极俭朴,也一再要求我们在生活上的标准降低一些,在工作和学习的要求更高一些。每当全家聚会时,我们总是热情的邀请父亲讲话,每次老父亲都是思路敏捷、层次清晰的提出对我们及下一代更高更新的要求。父亲的言传身教,以身作则,引领着我们做人的方向,让我们形成了良好的价值观,也让下一代孩子们考入了北大、清华,实现了父亲青年时的梦想。
流年如丝,波澜不惊,悄无声息而过。但是,父亲——女儿们那棵精神上的支柱,永远像大树屹立在那里。父亲,直到我们长大后,才懂得您有多不易!我们多想和儿时一样,时时牵着您温暖的大手,我们日日祈祷,让时光慢些,我们愿用一切,换您岁月长留!父亲,谢谢您,让我们拥有了世上最幸福的爱,最温暖的家!
▎作者:楚新红
兴隆台区妇联主席
▎往期回顾
528期:读盘锦|跪羊
527期:读盘锦|致敬白衣天使
526期:读盘锦|致敬母亲
525期:读盘锦|致母亲
519期:读盘锦|奔跑在追梦路上的盘锦青年

编辑:孙洪霞 张峥 朱晓伟 尹咪啦 张天骥
联合出品:市融媒体中心、市文联、市作家协会、市摄影家协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