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盘锦】湿地之花

湿地之花
三月桃花水涣漫
湿地还穿着褐黑色的衣衫
水带犁而行,耥出曲构蛇形的垄沟
垄脊上长出了鲜嫩的绿芽头顶团团白球
横布开根根大树花繁叶茂的样子
缝隙间筛落了绿藻如毛,让人嗅得到茵茵的气息
四月的晚上,我在煤油灯下与小妹织网
将用绿丝线编结成的偌大网环
从堆挤的准子一边卸下来
“唰”地铺满了一炕
我总想从那网眼中挣脱出去
总想着去沟南沟北打白眉黄眉
也是那个晚上,派出所的老所长做了个梦
邻居们不再打架,小偷也少了起来
村子四周冒白碱的地长出了绿苇
每当放学铃声响起时,他就去校门口
截住了我们的滩地打鸟和回家织网
到远处采摘苇根子一捧捧、一抱抱
然后再到村子外边种下
从此我知道了
芦苇比我们还皮实
扒个坑踩一脚就知道口渴
剩下就是老天爷的事了
五月的路上遭遇了雷雨
躲在别人的屋檐下
拽断雨柱行行缕缕……
此后,绿格莹莹便环带而行
还爬到海边坝上去招摇
正甩开粽子的清香味
飘着纷然零乱的音符
布满天空
绿苇成了后面斑斓者的索引
有五颜六色的云跟着移动
还有条条蓝色的小河跳跃
是我内心洁白的浪花
许多的涌现带着我的诗意
在原乡彳亍、抒情
后来我离开了村子到了城里
碰到了当年带我们植苇的老所长
我说起那件事时他已全然忘却
就像他抛弃的许多陈年物件
每一条弧线他已记不准
我又说那片苇荡已被人征用
矗立的高楼挤落了夜幕上的星星
这时,他的眼睛里掠过一丝疑惑
我后悔我讲出了割刈的事
不然,他依旧沿着记忆蔓延
他与我们和那苇,都是湿地上的孩子
只在湿漉漉白花花中绽放
幸运之神总在不经意中降临吗?
洒下甘霖和雨露的恩赐
总能让一片片蓬勃生机日深
草灰蛇线 伏笔千里
呵!那些童年的事情
图:宗树兴 文:刘长青
责编:范铁宝
编辑:张馥郁刘红
校审:王蕾
新闻热线:15642779966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推 荐 阅 读
【晚安,盘锦】喜欢捉迷藏的母爱 ——小黑嘴鸥写给妈妈的情诗
【晚安,盘锦】妈妈,我是你的小柳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