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盘锦|凯旋的英雄从天而降

读盘锦|第557期 点击收听?凯旋的英雄从天而降可能是因为春天的缘故,每年大地解冻之时,心中常常有一种到野外走走的冲动:看看亲爱的草们、树们是否如约醒转,看看河水是否日夜不停一个劲…

读盘锦|第557期
点击收听?
凯旋的英雄从天而降
可能是因为春天的缘故,每年大地解冻之时,心中常常有一种到野外走走的冲动:看看亲爱的草们、树们是否如约醒转,看看河水是否日夜不停一个劲儿地奔流,看看南迁北徙的“英雄们”是否如期归来,看看又有什么样的新生与希望,正迎面而来……
所以,我真的就那么做了!
我们在细长、弯曲的坝埝上颠来簸去,眼睛却在天上、地下仔细地打量,会不会有我们期盼的“目标”出现?正思忖着,同行的人忽然惊呼:“快看!东方白鹳!”接过望远镜,也没看清哪儿有东方白鹳,或者说我还不怎么认识它们。只觉得镜头中有一团团白白的棉絮状的东西,高高的,挤挤的,不散,也不动。隔着两大片开阔的荒地,那距离足够远了,经同行者提示、指引,我才艰难分辨出,那团团“白棉絮”正是大群东方白鹳倚在坝坡的背阴处背风,享清静。
东方白鹳属于大鸟儿,春秋两季,在辽河口湿地中转,最多的时候可以驻留两个多月。总体而言,春天的时候,它们回来的数量较少;秋天,则数量较多。但是,东方白鹳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又要到哪儿去呢,像个深刻的哲学问题,一直无人破译,大有来无影、去无踪,纵横驰骋、笑傲江湖的侠士气概。也许“英雄本不问出处”。但是,它们的行踪还是被细心的人发现了!经过摄影人多年来爬冰卧雪仔细地观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每年秋天,当第一场小雪飘过,天气晴好的时候,几十只或几百只东方白鹳便集结成群,姗然而至。一大群的东方白鹳像一架架滑翔机,借着上升的暖气气流,在空中慢慢地滑翔,翅膀几乎静止不动。它们小心翼翼地侦探好合适的地点,然后,再徐徐地降落,带着惊喜从天外归来,如凯旋的英雄!
东方白鹳繁殖分布区域狭窄,数量稀少,目前已被列入世界濒危鸟类红皮书。辽河口湿地一定符合了东方白鹳诸多必需的生活要素。每年秋季,东方白鹳要等到河面封冻了才肯飞走。于是,在深秋的芦苇荡中,你就会看到:在天空、在滩涂、在水面,济济云集的东方白鹳,它们或飞、或立、或扎着头在浅水中找鱼,那么悠闲、那么自在;你就会看到:芦花轻扬,阳光灿烂,大地欢歌的动人场面——秋野,离歌,风吹草动,云卷云舒,自由,美与爱。一个物我两忘、和美静好的美丽天堂,就在我们的身旁。
东方白鹳寻找食物的时候,它们的大嘴排排齐齐地在水中不停地搅动。一瞬间,再清亮的河水也会被它们搅浑了。不过,这可是东方白鹳特有的捕食方法——浑水摸鱼。过不了多久,定睛细看,你就会发现,水面上整整齐齐地露出一排排小鱼的嘴巴,一因为缺氧,小鱼儿们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露出水面呼吸,因而丢了性命便是当然的事儿了。于是,东方白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口一条,吃得又踏实又过瘾,直到肚鼓腰圆,才肯罢休。
如果遇到大鱼一下子解决掉有些难度的话,它们会运足气力,把大鱼用长喙有力地甩到岸上去,大鱼不被摔死,也都晕啦。等小鱼收拾完毕,所有的东方白鹳会再次聚集一处,面对晕头转向瘫软在岸上的大鱼,慢慢地分而食之。完全可以想象,东方白鹳因美食和团结而快乐的样子。
我喜欢东方白鹳扇子一样的大翅膀,朴素、平凡的日常生活之于它们而言,就是自由自在的欢笑和起舞。它们的翅膀像黑白分明的琴键,于起起落落之间,弹奏吟诵着属于丰泽湿地和浩瀚芦荡的雅致秋歌。也可以说,那正是寥廓、丰收的大地上,雄浑、动人的另一首“英雄赞歌”。
▎作者:宋晓杰
1968年生于辽宁盘锦。已出版诗集、散文集、长篇小说等各类文集14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获第二届冰心散文奖、辽宁文学奖(诗歌奖)、辽宁文学奖(青年作家奖)、辽宁优秀儿童文学奖、“华文诗人”奖等。入选“辽宁省宣传文化系统首批‘四个批’人才”“辽宁省首届青年文化新人”。参加过第十九届“青春诗会”和“鲁迅文学院第七届中青年作家高硏班”。
▎往期回顾
528期:读盘锦|跪羊
527期:读盘锦|致敬白衣天使
526期:读盘锦|致敬母亲
525期:读盘锦|致母亲
519期:读盘锦|奔跑在追梦路上的盘锦青年

编辑:孙洪霞朱晓伟 尹咪啦 张则然 陶冶
联合出品:市融媒体中心、市文联、市作家协会、市摄影家协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