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荣文〡溃堤(微小说)【原创速递】

溃 堤

文/韦荣文

韦荣文,大化贡川人,农民,喜欢文学。西林县那劳农民文学社会员。

“不得乎亲,不可以为人;不顺乎亲,不可以为子。”我和李安是隔壁,天天都能听见他早上在楼上读孟子的书……

我心里不禁赞叹李安在德行方面的学问。

我们村里这几个年迈老头子,整天是闲着没事。除非在家照看孙子孙女,不然都拉吸着样子各异的塑料拖鞋,到村头的大榕树下讲古聊天、或看枝头那些黄毛鸟对榕树红红的果子唧唧喳喳、或评论李安在村里是最孝敬父母的孩子……总之榕树下每天都有飘落在地上的黄叶和鸟儿吃剩丢下的榕树果子和讲不完的事。

我总见到李安是风里来雨里去的,为他那病入膏肓的老父水叔采草药。采药归来,都要到榕树下坐一坐,与我们这帮老人们聊聊天。看他满背篓的各种各样的草药,我们感触到李安对父亲的艰辛付出。李安可谓孝子一点不假。其实早些年去读书的时候,他都不曾丢下家里患有残疾的老父。带着病父上学,靠勤工俭学来生活和完成学业,一时传为佳话。

随着岁月增递,日渐多病的父亲思念故乡,有道是”叶落归根”,在一家培养孝子的教育机构供职的李安,不得不请长假回家陪护父亲。

回到家后的李安每天都上后山去采草药给父亲治病。常常是采药归来,一身的衣服全被汗水湿透了,浑身上下都是鬼针草或柴草粘着,一双胶鞋沾满了山上特有的黄泥。

走到榕树下时,前进的李安习惯地停止了脚步。

“爸爸,爸爸”李安有些贴近水叔的那有些干瘪且耳聋的耳朵:“爸,我今天采到猪婆草,你咳嗽还没好,就拿这个药去煎水喝吧。”

水叔是听到了,他颤抖着伸出瘦如秋柴的双手,接过了李安递过来的一把猪婆草。

“谢谢你!”水叔又是一阵干咳,缓过来了才向李安致谢。

“爸,你会用这个药吗?回去用猪婆草和三碗清水一起煎煮,大火烧开之后小火熬煮十五分钟就可以了,然后代替茶水饮用。”李安又从背篓里掏出一包薄饼,送到水叔手上:“这饼也给你。”

“饼留着你吃吧。上山辛苦。”

“家里还有饼。”

“哦,太谢谢你啦!”水叔抱起那把猪婆草与那包饼干,操起他出门常带的木棍子,撑着慢慢走回家去。

“他那种病难治。”望着水叔蹒跚而去的背影,不知哪个老头盖棺定论。

“咋难治?”

“肺癌晚期,水叔告诉我说医生诊断的,医院都不敢收治了。”那个老头又是板上钉钉。

“真的假的?”

“骗你吗?给他准备寿衣都得了。”

李安眼神里飘过一丝惊恐:“肺癌不会传染吧?”但下意识地把手在衣服上抹了抹,还搓搓手,又挪移另一个坐位,仿佛他刚才拉过父亲的手上、或刚才父亲坐过的石凳上都沾满病菌。

“我怎么了?”李安故作镇定:“绝对不能让这些老头看出破绽。”

第二天李安采药回来,没有再到榕树下坐坐了。只见他从背篓里拿出一把车前草与一包薄饼,放在地上,远远地朝他父亲水叔招手并大喊。

水叔却撑着棍子站立不动,眼睛只盯着就要没入山角落的夕阳……

END

向下滑动浏览往期佳作

名家作品回顾

韦俊海.+

扎西才让

李约热
红日
牙韩彰
鬼子

— 散文实力 —

颜晓丹《密码》彭昌伶《石不能言最可人》宋先周《姐姐是一只褪毛的大鸟》潘莹宇《在金城江与老河池尘封岁月里晃荡》剑书《巴杰》顾小秋散文五题黄格《水声灯影里的新地标》蒙卫东《老平房和旧邻居》西骆《顺着汗水的流向》莫景春《蛙祭》孟爱堂《紫荆花开》罗传锋《心河》寒云《风把什么吹走》羊狼《背上有座湖》卢致明 《天涯沦落人》展爷 《罗城姑妈》

左丹 《一方水土》

韦奇宁《登圣堂山》

桐雨《母性的光芒》

瑶鹰 《飘过红水河的雅玛山花》

陆云帅《闺中美女峰》

韦奇平 《南瓜·陀螺·霜降节》

黄坚《胸有田园稻米香》

蓝瑞柠《京华琐记》

十月《在砚池边上》

巴雷河《飘在纳料上空的炊烟》

观察·延伸阅读

●蓝永秀:没有休止符的进行曲

●林秋妮:腊肉飘香

●韦静宁:红树林

●蓝永秀:我的脱贫侧记

●陈伟:孤独如狗

团队〡老四/西北/审国颂/韦嘉奇

本平台发布原创诗歌、散文、散文诗等优秀作品,文责自负。所有来稿格式不规范不予采用。原创作品有开通赞赏功能的,7天内所得赏金将按80%发给作者,20%留作平台运营经费。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1343047757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