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期【 张华小说】我和我的小伙儿(上)

编者按

在这阖家团圆的元宵佳节里,《黎明文萃》全体编辑人员向关心支持、鼓励转发的所有老师、朋友以及亲人们致以节日的亲切问候!本平台金日特首发作家张华老师的最新小说《我和我的小伙儿》,以飨读者。
 我和我的小伙儿(上)

作者 | 张华

一  昨晚右眼跳了一夜,心里一直犯嘀咕,感觉今天一定有不好的事发生。  刚站到水管跟前,弟弟双手筒在衣袖里,从外边走了进来说:“姐,小伙儿相亲去了……”  牙刷含在嘴里,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不可能!你听谁说的?”  弟弟“切”了一声,乜斜了我一眼:“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就这么小的村子,一会儿就传遍了呀!你看你的样子,喜欢他就去追,不喜欢就别瞎操人家的心。”  “滚!“我像一头母狮子一样吼了弟弟一声,扔了刷牙缸,掂起拖把就要去收拾那个没良心的小伙儿。  知姐莫若弟。他一把把我抱到闺房里,锁了我的门。  上房里传来母亲的呵斥声。    我和小伙儿都属于农村最没材料的一类人。从小青梅竹马,一起玩泥巴,一起过家家,一起上学,一起落榜,回到农村里一起干起了农活儿。  院子里的兔子在层层叠叠的兔笼里蹦跶着,它们心急火燎地等着我添草呢!哼,饿着吧!老子心情不好,顾不上你们。    太阳还没下山,父母还在麦田里冬灌。大门一响,小伙儿穿着他的羽绒服,蹬着他那双黑色的运动鞋进了门儿。  我不用看,从熟悉的脚步声中就能猜出来是那个忘恩负义的人。  几乎一天没出门,想来想去也怨自己。既然喜欢小伙儿的闷头闷脑,喜欢他的让人心跳的帅气,关键是喜欢小伙儿对我的千般隐忍,万般包容。从小就被我欺负惯了的小伙儿,也让我在心里认定他就是我的白马王子。可出于女孩子的矜持,想等老实小伙儿开口表白呢!这下好了,煮熟的鸭子飞了。自己一个人只能生闷气。唉,怨我呢!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又越来越远,我把持不住了。不行,得采取必要的措施,把握住机会才是。  “小伙儿,干啥来了?”我拉开闺房的门,把走过我屋子向上房去的小伙叫住。  小伙一回头,白白的牙齿一看就让我心悸了一把:“找你弟弟玩呀,他在家吗?”小伙儿笑得一脸灿烂,温润的眸子里流露出喜悦的光芒。  “在楼上呢。刚打扫完兔舍,上去洗手了吧!”小伙子“哦”了一声,人却不向楼上走。  我站在门外,淑女地问道,“听说你今早到二婶家相亲去了,怎么样?相中了吗?”  “没有。人家嫌我呆头呆脑,不会说话。”  “哦,”我长长出了一口气,心终于放在了肚子里:“那么姐再给你找一个漂亮的闺蜜,让你瞧瞧?”  小伙儿看了我一眼,手在牛仔裤兜里下意识地抓了一把,又空手抽了出来。我知道他是想抽烟,又怕我训他。小伙儿不自然地笑了笑:“行呗!看在你给我介绍对象的份上,应你一声姐,别忘了你比我还小呢!也真敢叫。不过我相信你的眼光。给我挑的女孩一定不差。”  我笑了。心里说,看我怎么收拾你。     二  三天后的下午,我正在院子里洗衣服,小伙儿进来了。  “小伙儿,姐给你介绍的对象怎么样?相中了没有?也不给我回个话?”  小伙儿给我弟弟掏了一支“红旗渠”烟,两人坐在兔笼旁的长条木墩上。弟弟的块头大,占了木墩的三分之二,可怜的小伙儿只用半个屁股坐在木墩上,我抿着嘴偷偷地笑了,出神地看着阳光给小伙的脸涂了一层金色的彩釉。  小伙儿吸了一口烟,用探究的眼神看着我:“几天不见,你的品位下降了不少呢!你看看你介绍的是啥,一见面就问我有车没有,城里有房没有。我说我有一辆四轮车,有一辆电三轮,还有一辆电动车。人家都不拿正眼看我,拎起包就走了。哼!我还看不上她呢,一脸的青春痘,恶心死了……”  我“扑哧”一声笑了,弟弟瞪了我一眼。  “不行我再给你介绍一个呗!反正我的闺蜜挺多的。”我关了洗衣机,打开盖子,一边向外掏甩干的衣服,一边看着小伙儿,意味深长地说道。  “要说就说像你这样的好女子,别给我介绍猪不拉狗不啃的。”小伙儿殷勤地把大盆端过来,替我放着衣服。  “哟,人不咋地,挑头还不少呢!也不看看自己的实力。”我嘴上“切”了他一声,心里想,这是老实小伙儿给我发的暗示吗?  弟弟接过小伙儿递过来的第二支烟,愤愤不平地替他的哥们儿说道:“如今的女子太势利了,一开口就问城里有房没,家里有车没。也不看看自家有没有房和车。别说到城里买房了,就拿我们小村子来说,能在镇上买房子的有几家?哼!小伙儿家恁大的院子,恁高的二层楼还容不下她呀?切!”  弟弟明显的助力声,让小伙儿有了底气:“要不你就收下我,让你弟弟做我的小舅子呗?”  虽然我表面上是女汉子,毕竟还有女儿的矜持,我的脸上绯红了一大片:“滚,想得美!搭衣服去。”  小伙说出了心里话,美滋滋的一笑:“得嘞,搭衣服。”     三  腊月二十三,我正在屋檐下杀鸡杀兔子,小伙儿把他的带篷布的大三轮开到了我家。  “干啥哩?小伙儿。拉一车啥?那么重。”我把温水倒进盆里,诧异地问。  小伙儿看了看上房:“你妈呢?”  我好奇地说:“干啥问我妈?怎么不问我大我弟?”  小伙儿咧嘴一笑,“你大老实,不当家。你家都是女人说了算。你弟是我的好哥们儿,问不问他都没事。”  “咦,小伙儿挺聪明的,到底拉的啥?他们都去地里的萝卜窖里拉萝卜去了。”  小伙儿有点儿失落的样子:“唉,本来想着在你妈面前表现一把呢!我想着快过年了,怕你家的兔子草料不够,才从我姨家大棚里拉了一车卖不掉的包菜,让你们喂兔子呢!”  “哎呀,真好!我妈正愁没有新鲜菜叶子呢!你可解决大问题了。来吧,卸对面的储藏间里吧。”  小伙子脱了他穿的丝棉棉袄,撸起袖子就和我卸起了车。  临走时,小伙儿显得神秘兮兮地小声说:“晚上出来呗?”  “干啥?”我装作不愿意,“我妈晚上不让我出门呢。”  “就一会儿哟!你那机灵样子,哄你妈不像玩儿一样?”小伙儿有点揭我的老底呢!  “去一边儿吧!我除了能哄住你,谁也不听我的。”我沉吟一下说:“看情况吧,随后手机联系。”    晚饭时分,母亲和弟弟还在兔舍前忙着盖保暖棉布帘,我在厨房里帮父亲拉下手。父亲炖了一锅热气腾腾的红烧兔肉。我心生一计:“大,我给小伙儿家送一盆兔肉呀!”  老实的父亲正向一只盆里舀着兔子肉,头也不抬地答道:“我不管你。”  “那你不准给我妈说我给小伙儿送兔子肉的事。”我拽着父亲的衣襟缠道。  父亲不说话就是答应了。我知道父亲一向惯着我的。一扭身端起兔子肉就向外走,父亲在身后叫着,“你吃了再去呀!”  弯腰绕过兔笼,我都能感觉到我的头发飞扬了起来,你能想象到我走的有多快吧!  小伙儿家离我家就一百多米远。我对他家比对我家都熟。一进他家阔气的大红门楼,我就大喊了起来:“小伙儿,小伙儿!”  小伙儿正在西墙边的鱼塘旁捞鱼呢。听到我高喉咙亮嗓子的叫声,他放下捞兜跑了过来:“端的啥呀?”小伙儿没走到跟前就问道。  “给你家送一盆兔子肉,可香了!我给你挑的都是上好的肉。”  小伙子愣了一下,像木头一样杵在那里。  “接着呀,憨子!”我骂到。  小伙一接过盆就闻到了浓浓的香味:“真香呀!”  “那是。我大卤的兔子肉是一绝哩!你尝尝。”我捻起手指挑出一块后腿肉递到小伙儿的嘴边。  小伙儿一口叼着肉,眼睛看着我葱白一样的手指,嘴里打着呜啦:“你的兰花指真好看。”  我瞥了他一眼,嗔怪道:“吃肉都挡不住你的狗嘴!”  小伙儿一笑,又露出他那一口像我一样洁白而整齐的牙齿:“你坐我屋里等会儿,我把肉送进厨房就带你出去呀!”  热情地和小伙儿大、妈打过招呼,我走进了小伙儿的房间。  小伙儿的房间不像别的死男人一样,弄得像个猪窝。这也是我喜欢他干净清爽的原因。床上的被子不光叠的四棱见线,就连床下的鞋也放得整整齐齐,鞋头一律向着床外。小伙儿进来时嘴里还嚼着一块兔肉,他从衣橱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袋子,小声说:“走,去‘老地方’。”     四  “老地方”就是他家和我家地头的一口废弃的池塘,小伙子管这个地方叫“大海”。“大海”里水不多,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太阳一落下去,星星就上来了,今晚是没有月亮的,没有月亮的夜显得更加静谧。  小伙子和我坐在他家与我家堆在池塘边的两个麦秸垛的过道里,他指着他的大海说:“我一定要带着你,让你穿着我给你买的比基尼泳装和你一起看大海,一起去游泳。”  夜幕下,我看到了小伙儿眼里的星星闪烁着柔柔的光。  小伙儿发过感慨后,从身边拿出他的包,双手递到我面前:“这是用我打工的工资给你买的。一件羊绒大衣,一条裤子,一双高跟鞋。要过年了,你穿上我给你买的新衣服,我高兴。”  我一把推了过去:“我不要。”  小伙愣了:“怎么不要?这是我的心意呀!特意给你买的。从今年起,以后所有的衣服只准我给你买。”  “不要!”小伙的话勾起了我的伤心事,“你我不沾亲不带故的,我凭什么要你买的衣服?名不正言不顺的。”我赌起了气。  小伙儿急得站了起来,声音也大了许多:“你不会也像别的女子一样看不起我城里没房,家里没车吧?我以为只有你愿意跟我,只有你能看得起我呢。”  “我为什么要?我为什么要一个跟别人相过亲的男人一转身就送我衣服?我为什么要一个跟我闺蜜见面的男人的衣服?我又为什么能找一个城里有房,家里有车,银行有钱的人却要吊死在你这个歪脖树上?不要!姐有的是志气。”  我越说越委屈。  小伙儿不但不气不恼,还“扑哧”一声笑了:“哦哟,你还吓我一跳呢!原来船在这里歪着。”  小伙儿放心地坐了下来:“第一次相亲是我姨介绍的,我就不愿意去。我妈说为了照顾我姨的面子,让我应酬一下呢!”  我不依不饶了:“那么与我闺蜜见面呢?”  小伙子扭脸看着我,他呼出的热气弄得我的脖子痒痒的:“我还不知道你的小心眼呀?你真心给我介绍就不会给我一个歪瓜裂枣。告诉你,除了你,我就是打光棍也不要任何人!”  小伙儿见我不吭声了,把包包向我怀里一塞,说起了好话:“试试吧,看看大小合适不?一件羊绒大衣几千块钱呢!除了你,谁都不配穿这么高档的衣服。”  小伙看我还不动声色,急了。站起身对着他的大海发起了誓:“苍天在上,大地在下,我的大海作证:我对你的情意比天高,比海深。从此我只爱你一个人,一心一意听你话,还像以前那样天天受你的气,受你的训。”  我抿着嘴开心地笑了,小伙儿的誓言在“大海”上空久久地回荡着。     五  一场疫情让原本快乐的春节跌落到了冰点,也让原本过了“破五”要出门打工的小伙儿宅在了家里。我心里却暗暗的窃喜,能与小伙儿在一起多待一段时间,就感到快乐和幸福,以至于那种幸福冲淡了疫情带来的恐惧,让我感到了爱情力量的伟大。  爱情是一种动力也是一种压力。小伙儿心里就是这种感觉。小伙儿和我私定了终身后就想急着出去挣钱。我知道,他嘴上不说,心里也想给自己未来的家营造一个好的氛围。他和我的婚事虽说八字还不见一撇,可他也想在城里买一套房子,给以后的娃娃们创造一个优良的学习环境。  小伙儿还有来自我这一方面的压力。他给他父母说了我俩的事,把他大他妈高兴扎了。他的父母早打心眼儿里把我认作了他们的儿媳。而我试探着婉转地给母亲说了我的想法后,老妈却显得不太满意。嘴上说都是邻家本舍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一结亲还让人感觉到了不自然。知母莫若女。我早知道母亲心里的小九九,她就是看上了她本家嫂子的娘家侄儿,那是一个城里有房,家里有车,银行有钱的主儿。我理解母亲的心事,谁不想为女儿挑一个好的人家呢!这就是小伙儿不敢去我家的原因。  一出“破五”,小伙儿一手提着一大袋子菠菜,一手提着一只桶,桶里是他家院子池塘里养的几条大鲤鱼。正端着碗,面对大门坐着的母亲,先看到了小伙儿,客气地礼让着叫他吃饺子。我背对着小伙都能从老妈表情上看出客气中的距离,礼貌中的隔膜,更不用说小伙儿了。  我可不傻,连忙站起身,比以往热情几十倍地迎接着我的小伙儿。此刻的小伙儿很精明,他从我眼里看到了热情,还有鼓励的眼神。他讨好地说:“婶,我怕你家过年的肉菜吃完了,疫情期间不能出去,就铲了自家的菠菜和捞的家里池塘里的鱼给你们送来。”小伙说着话把菜放在了屋檐下,把鱼倒到了大盆里。  我掀开我房间的棉门帘,想让小火进屋暖和一会儿,烤烤冰霜打湿的裤腿。母亲发话了:“看看我娃多有心呀!来,娃,上来!我这里还有你叔卤的两只烧鸡呢,拿回去你们也换换口味。”  我妈这是明显不想让小伙进我屋,也明显不想沾小伙儿半点便宜。她要礼尚往来,把小伙儿对我的那份情,对她的那份孝敬用烧鸡还回去呢。  老实的小伙儿只好收回迈进我屋子的腿,反复推让着我妈装到袋子里的烧鸡。我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只能用手机在小伙面前刻意晃了一下,他知道:手机联系。(未完待续,精彩下集等着你)

作者介绍

作者简介:张华,男,汉族。六零后,阌乡人(今河南灵宝阌乡人)。自由撰稿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小说学会会员。原创了大量诗、词、散文及中短篇小说。一部二十八万字的长篇小说《承诺》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作品散见于各媒体、平台、杂志,并多次获得金奖、银奖、优秀奖。微信和电话同步:13393059953

往期精彩回眸

第480期【 张华小说】院子里,那一枝爬上墙的红杏

第483期【 张华小说】院子里,那一枝爬上墙的红杏(第二章)

第483期【 张华小说】院子里,那一枝爬上墙的红杏(大结局)

第536期【 张华小说】《SOS》(第一章)

第539期【 张华小说】《SOS》(第二章)

第544期【 张华小说】《SOS》(第三章)

特别说明:本平台发出的文章,所得赞赏全部归作者所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