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巴马〕陈庭交〡那些深陷脑的记忆【原创速递】

那些深陷脑海的记忆

文/陈庭交

作者简介
陈庭交,规划师,汉族,河池巴马县乡镇干部,喜欢文学创作。

时间久了,过往的记忆片段时不时地从脑海中闪过,尤其是夜深安静的时候。

我们可能是当地山里最后一批走路上学的孩子。回想起来,我们这些山里的孩子,经历过很多人无法想象到的苦,毕竟现在交通方便了。2003至2008年在山里读小学,记忆对我来说都已模糊,只记得早上6点多天还没亮,妈妈就起床热饭,帮打包好午餐。我简单洗把脸,与屯里孩子一起拿着手电筒,有时或者拿着火把赶去学校。往往孩子们都在屯里岔路口等候人齐了一起出发,一般都是稍大的孩子在前面带路,而且是需要走两公里的山路。那时学校经常停电,靠点燃蜡烛上晚自习课。最怕的是下雨天,要冒着雨走路去学校,鞋子衣服常常都淋湿了,唯独课本被紧紧搂在怀里。我的小学可以分成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一至二年级,妈妈还在家务农,早上总是妈妈把我送到山坳口,然后远远地目送着我行走余下的路去上学。这个时间段总是舍不得离开妈妈,不愿意去学校,妈妈回头走一步,我就跟着走回一步,有时妈妈送到离学校不远的地方回到家,我也偷偷在后面跟着回到家。第二个阶段是三至四年级,父母外出务工,我成了名副其实的留守儿童,跟随着爷爷奶奶生活,属“放养”时期。那时基本上都是早上上课,下午就跑到山里玩,和伙伴一起逃课摘野果,用树枝搭木屋睡觉,等大家放学了,就和小伙伴一起回家。这个期间看够了山里的猴子,尝遍了山里的野果,摘遍了山里的野花,我就是名副其实的“野孩子”。第三个阶段是妈妈把我送到大姨家,让我和老表一起上学。放学后一起回大姨家,帮忙采摘猪菜。奶奶一直说我是村里最野的孩子,从来不做农活,除了在大姨家被迫无奈。同学家里我几乎都去过,父母不在身边,我这个村里闻名的“野孩子”,几乎家家户户都知晓。第四个阶段是二伯在学校的附近建了新房子。爷爷搬来常住,看护我们上学,那时已经是五六年级了。记忆中爷爷是很严厉的,也是最勤快好客的。满山遍野的开垦荒地种辣椒、黄花瓜、篮竹,以及种树等等。若有客人来到,爷爷总是杀鸡、煮腊肉款待。自己不喝酒,每年总是酿几大坛子酒待客。爷爷奶奶好客热情,成为村里公认的老实人。自从来到小学附近后,我有了比较大的改变,成绩连续前茅第一。我晚上几乎不怎么回来,都是去了在学校附近的朋友家住,爷爷也比较包容。搬到二伯家后,因没有菜地,每天吃的菜成为最大的问题,这家送一点那家送一点就熬过来了。最难忘的应该是爷爷一边等我们放学,一边在路边摘木槿花叶子,装满了两个上衣口袋,把它拿回家便是我和妹妹、表妹的美味午餐菜了。后来读初中后,和爷爷相处时间少了。再后来爷爷走了,埋葬在后山的竹林。慢慢地,爷爷摘木槿花放口袋的记忆在脑海里越藏越深……

END

向下滑动浏览往期佳作

名家作品回顾

韦俊海.+

扎西才让

李约热
红日
牙韩彰
鬼子

— 散文实力 —

颜晓丹《密码》彭昌伶《石不能言最可人》宋先周《姐姐是一只褪毛的大鸟》潘莹宇《在金城江与老河池尘封岁月里晃荡》剑书《巴杰》顾小秋散文五题黄格《水声灯影里的新地标》蒙卫东《老平房和旧邻居》西骆《顺着汗水的流向》莫景春《蛙祭》孟爱堂《紫荆花开》罗传锋《心河》寒云《风把什么吹走》羊狼《背上有座湖》卢致明 《天涯沦落人》展爷 《罗城姑妈》

左丹 《一方水土》

韦奇宁《登圣堂山》

桐雨《母性的光芒》

瑶鹰 《飘过红水河的雅玛山花》

陆云帅《闺中美女峰》

韦奇平 《南瓜·陀螺·霜降节》

黄坚《胸有田园稻米香》

蓝瑞柠《京华琐记》

十月《在砚池边上》

巴雷河《飘在纳料上空的炊烟》

观察·延伸阅读

●蓝永秀:没有休止符的进行曲

●林秋妮:腊肉飘香

●韦静宁:红树林

●蓝永秀:我的脱贫侧记

●陈伟:孤独如狗

团队〡老四/西北/审国颂/韦嘉奇

本平台发布原创诗歌、散文、散文诗等优秀作品,文责自负。所有来稿格式不规范不予采用。原创作品有开通赞赏功能的,7天内所得赏金将按80%发给作者,20%留作平台运营经费。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1343047757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