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汉诗|吴天鹏:荆棘在安宁的人间疯长(组诗)

当代汉诗原创

Vol.0

吴天鹏,当代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中国海关。历任新闻记者、电视编导,创作的长诗《攀登者》获《诗刊》优秀作品提名奖、《因为无法忘却》、《和平勋章》、《山河望》连续三届获《解放军文艺》优秀作品奖。多次获武警部队《橄榄绿》好作品奖,连续八届获武警文艺奖。著有诗集《策马向西》、《铁血红》、《山河望》、《时光指针》;散文诗集《光阴契约》;散文集《灵魂掌灯》;报告文学集《和平勋章》、《铁血金魂》等。

荆棘在安宁的人间疯长(组诗)

祭献月光
触摸显得空洞而不真实时光祭献的草木鸟兽终将进入沉寂的泥土黑暗的香唇只啜饮月白的霜露被我追逐的那一轮红日在岁月的碑影和照壁上呈现飞鸟与阳光同在春天豢养的粉蝶用幻变的诱惑让花朵献出怀抱的蜜蕊我活在节气温热的葱茏人间看见种子在寂寞里发芽生生不息的大地上命薄如纸的蚂蚁和我一样卑微而炽烈地热爱生活奔波劳碌却从不畏惧苦难当生命像一张纸在火焰中默默地哭成灰烬被风吹走的过往神情缓慢低沉我心中的天黑了下来一切归于静寂石头压低的时间正从泛着月光的骨头上汩汩涌流我看见一棵紫藤正从怀里掏出脱落的牙齿我知道人间最好的安慰是用另一种新生的疼痛去抚慰另一个悲伤的自己
云朵寂静
从荆棘上摘下刺的那一刻我和我爱的人已经知道爱是一种危险的举动玫瑰的香吻只是美好时光鬼魅的倒影吞咽下雨水酿造的毒酒罂粟才有了恶之花的罪孽我们不必用叶瓣的形状同祖族的魂魄对接脸庞上的黑痣如同胎记肢体跟随节气的律动起伏语言是耳朵之外的饰物内心的安宁需要召唤大雨滂沱而下远处的河流爬上山崖草一样追逐繁星的孩子跑出了目力所及的眺望站在红日下的爱人一动不动像蛰伏的云朵那样一直把长发飘浮成一缕光芒我们过于执着信仰的力量让自己失去了生长的快乐假如遇见你时黄昏已临就让我们从白发苍苍的段落开始相爱像荒原上的豹子用斑斓的纹理让所有带刺之花在咆哮的欢唱里献出玫红让高天垂落的寂静包裹住血肉 骨头和心怀之爱从一个传说开始一朵云跟着我开始漂泊荆棘火焰倾斜的河床倒干净水后成就了一滩卵石的乱葬岗我的童年的蝌蚪没有跳出水面就成了一团泥巴的囊中之物有时取走一条性命只取决于一个念头就像落在地上的花不用摧残就已烂成一团春泥我努力在人间活出一个好名声免得死了让那么多好人惦记指着某一行模糊的字迹对后来的人说那个诗人写完这首诗再也没有写出什么东西因此我不会轻易地写下一行诗不是担心坏了名声为心中高处的那份敬畏对一个词就范无关沉寂重生或者凋敝枯败被反复使用的新鲜揣度出另一种古典的活法河之岸畔辽阔逶迤做了信使的桃花已身现荒野洄游的鱼群在激流中徜徉远方的亲人在春风里种下牵挂清明摇晃不定的月亮照耀流落山谷的乌鸦那些发光的人在时间里透明我该如何为苦难命名谁奉着人活一世的旨意寂寞存世孤独终老花好心安的人间需要安抚怀揣炽热的火焰终将归于冰寒的灰烬我命运的枝桠上一只喜鹊衔来雨水的花枝筑巢灵魂侍者
人来一趟世界不仅仅为的是看看太阳也不仅仅是喝一口雨水在祷词中养鹫的人把每一条生命都看的很重雪域上泛光的金翅庇护着草木和草木一样深情活着的人九月嘶鸣的泪水在青稞的伤口上撒盐摧毁乌云的雷霆擂东苍穹大鼓谁在朝圣的路上放下肉身睡在无声的星辰之中月光呵月光用翻动银子的手把尼玛堆上的名字扶起翻身上马我要选会唱歌的卓玛进我的毡房做我的情人让一匹白马在青草的额顶埋首说出想要的草香让牦牛舔祗的格桑花成为白雪佩戴在衣襟上的图腾你一转身今天就走了走了再也不回来天慢慢不动声色地暗下来为你点亮的灯亮着四周空空推

当代汉诗|陶然:枕着月亮的影子入眠(组诗)

当代汉诗|罗带娣:风揉碎的往事(组诗)

当代汉诗|吴天鹏:一个人怀抱尘世(组诗)

吕定禄牛年“诗事”之三月

顾问:龙红年

主编:邹陶然

微信:taoran666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作者所投作品必须是个人原创首发,未在其它微信公众号发布过的作品。如因非原创首发,致使平台受到警告,作品产生的稿酬一律拒绝支付。平台只接受邮箱投稿,作者投稿后最好立即加主编微信,并说明作者用的是笔名还是真名,发稿优先。采编时会及时邮件通知作者,10天未被采用,可另投。因编者精力有限,在微信工作号上联系,无特别要紧之事请勿叨扰,谢谢支持。平台所有比赛及原创投稿,自愿参与,请作者认真查看投稿须知选择投稿。欢迎您成为当代汉诗原创团的一员。

享受生活

一只夜莺/脱下子夜漆黑的羽毛/趁着皱纹里的余晖/从草木的灰烬里/挖掘出藏在月光最深的人/向失眠的猫打听夜雨的去向/撕下案头灯火最明亮的部分/我才看清反复书写的词语/历经磨难却依旧新鲜——吴天鹏

点此文字:当代汉诗微信圈子直接发表

■■ ■

点赞是随喜,评论是思考,转发是分享

~请将这份爱传递~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