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汉诗︱欧阳冰云:抗洪抢险(组诗)

欧阳冰云:抗洪抢险(组诗)

Vol.00

欧阳冰云,女,1975年生,大专学历,中共党员,国家三级作家,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800余篇,出版散文集《抱着月光回家》,《月亮在上》、《石磨上的时光》,小说集《云湖之恋》,有十余篇作品在全国获奖,数篇作品入选作品集。散文《江南雪》入选中学八年级下册课外读本《梦想的天空》,同时被选入多省市高考语文模拟试卷。散文《消逝的村庄》获得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大奖赛一等奖。散文《江南雪》、《石磨上的时光》获得安徽省首届金穗文学奖,获得全国首届真情人生散文大赛二等奖,散文集《石磨上的时光》入选上海市中小学图书必选目录。

抗洪抢险(组诗)

暴雨

暴雨,肆意地下了一周

河水怒吼,冲向河堤

鱼儿跃上了马路

与灾民默默相对

暴雨,淹没了村口的路

村庄被洪水包围

门口的汽车,像一只小船

此刻,却载不动一个乡亲

暴雨,昨夜漫过母亲的双眼

我看见母亲默默低头垂泪

她满头的白发苍苍

村庄前的田畈一片迷茫

暴雨,冲开了河床

花亭湖超过了警戒线

长河一片汪洋,人民告急

紧急集结,暴雨中前行

暴雨中集结的有人民子弟兵

有党员、有干部、有医生、有工人

还有普普通通的老百姓

心相连,手相牵

暴雨中集结,长河岸堤上的人墙

围起了高高的沙坝

危难时刻

还有一个个男儿的血肉之躯

暴雨中守卫,我们军民同心

请人民放心,我们在家就在

护住了河堤,人民心中的防线就在

暴雨再大,我们不怕

花亭湖

花亭湖,在大别山的怀抱

曾经是一颗闪亮的明珠

一场暴雨,让她咆哮和不安

洪水肆意地侵蚀着河床

河水漫过了堤坝,冲向了村庄和田园

暴雨无情,洪水涌来

花亭湖,我听见你在暴雨中哭泣

山洪暴发、山体滑坡

花亭湖,我看见你在暴雨中晕头转向

湖岸的房屋,在山洪中轰然倒下

湖中的岛屿,早就看不到往昔的模样

很久以前,花亭湖也发过大水

湖底下,还有寺前河老街、界河老街

还有村庄和农舍

老屋的门前,那串红辣椒和老虎鞋不知还在不在?

花亭湖的水位,超过85.45米,

这是一个让人心惊肉跳的数字

这个数字超过了花亭湖大坝的承受能力

紧急关头,开闸泄洪

接连的暴雨,花亭湖还是不能喘息

洪水漫过了武警战士的膝盖

洪水漫过了村前的石拱桥

人民子弟兵,紧急集结

众志成城,抗击洪灾,与家园同在,与人民同在

长河

我看见,长河两岸,水草丰美

白鹭成群,男耕女织

那是在暴雨来临之前

暴雨过后,河岸搭起了人墙

武警战士站成了一排排

他们垒起了高高的沙坝,垒起了血肉长城

长河,是太湖儿女的母亲河

滋养着长河两岸的百姓和庄稼

这一刻,洪水却漫过了河坝

漫过了战士们刚刚垒起的沙坝

漫过了战士的膝盖,冲向我们的家园

曾几何时,长河两岸,水草丰美

干涸的河床形成了一道道沙堆

不断有汽车驶向长河的河道

一车车河沙运向城市和农村

河床变得坑坑洼洼

咆哮的河水,是不是在抗争

是不是在无言地诉说

长河,我们的母亲河

您的儿女愧对你

看着你伤痕累累,咆哮呜咽

您的儿女泪流满面

苍天啊,你在拷问什么?

是我们的耐心还是良心?

家园

昨夜,洪水涌向了村庄

洪水淹没的村庄和稻田

洪水冲毁了门前的石拱桥

洪水漫过了老父亲的腰

父亲养的两头大肥猪,被冲向了山坳

一群鸡,纷纷飞向树梢,一阵怪叫

仿佛在催父亲快走

父亲看着锅台上的瓢盆被冲走

他紧紧抱着案几上祖宗牌位

眼前一片浑浊

武警战士,背起父亲就走

父亲挥挥手,我能挺住

快去救孩子,救孩子要紧

雨还在下,可我却没有家

雨还在下,可我却没有家

在灾民安置点的走廊上,坐着一位垂泪的妈妈

她的白发,湿嗒嗒地贴在头上

她甚至来不及多看一眼自己的家

一转身,洪水冲过田畈,冲向村庄

老妈妈的几间平房屋,在暴雨中倒塌了

老妈妈喃喃地说,雨还在下,我却没有家

安置点的同志端来了热茶热饭,妈妈别哭

雨停了,水退了,我们一起回家

妈妈望着天空,哽咽着说,

雨还在下,我却没有家

过年的时候,我打工的孩儿回来住在哪

放暑假了,我孙子放假找不到家

妈妈,我们不哭,天灾无情,很多人都没有家

你看,救灾点捐款的人排着长长的队

河岸那个村庄的人都失去了家园

妈妈,我们不哭,我们会和你在一起

妈妈眼里的泪水晶亮

她缓缓站起来,走向捐款的队伍

我看见她轻轻摘下一对金耳环

放进了红色的捐款箱

鸣山村

昨夜,我在长河岸堤上巡逻

水面上一片黑暗,好像天空扣在了大地上

我看见河对岸一盏盏微弱的灯光

我听见母亲站在门楣上呼唤着我的乳名

我听见父亲的大脚板在村子里的水泥路上咚咚响

我听见哪家的小儿啼哭,喊叫爹娘

河对岸那个叫鸣山的村庄,已是一片汪洋

几十户人家,漂在水中央

武警战士,赤着脚,打着电筒,

小木船,皮划艇,在村庄穿行

父亲的孩子回来了

母亲的孩子回来了

我听见他们挨家挨户呼喊着乡亲们

他们一个个精神抖擞,背起年迈的老人

抱着啼哭的孩童……

连夜转移,直到最后一个乡亲安全抵达对岸

母亲趴在我背上,喃喃叫着我的乳名

小时候,我就是这样趴在母亲背上

听他哼着摇篮曲

如今,我已经长大。

我轻轻抚着母亲满是皱纹的手

妈妈,别怕。我背你去岸上安全的地方

母亲流着泪说,孩子,不怕,有你们在家就在

人民子弟兵

紧急集结,冲锋号已经吹响

花亭湖水位告急、长河告急

下游的家园告急

上河堤,上大坝

抵住洪水,救出百姓

我们扛起沙袋,筑起新的长城

危难时刻,我们携手共进

用我们的血肉之躯,抵御洪水肆侵

长河大堤上,我们众志成城

为了百姓的安危,为了家园的安危

我们在,一刻也不曾离开

从泥巴中拔出伤痕累累的脚

那张被无数人刷屏的脚

那双被洪水浸泡得发白的脚

此刻,我只想找个地方坐下

将发麻的双脚放平

然后准备随时冲向涨水的河堤

当代汉诗年度奖,还有2万元大奖等你拿……

2016当代汉诗年度诗歌大赛设年度金奖一名,奖金10000元,年度优秀诗人奖十名,奖金各为1000元。详情请关注当代汉诗微信号,进入公众号,点菜单“投稿须知”,查看“年度大奖征文启事”。

投票进行时/往期导读:读者投票七夕杯作品选登(17)往期导读2016年度诗歌奖参赛作品︱范剑峰:行走的忧伤往期导读当代汉诗︱谭丽:诗四首往期导读当代汉诗︱吴庚辛:诗二首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13874691006交流QQ:206916567(群)主编微信:taoran666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年度诗歌奖当代汉诗微信号:xxsk123(←长按复制)

了解更多,请关注微信号,然后进入公众号,点自定义菜单。查看往期精彩内容,请点菜单“当代汉诗”,投稿及参赛当代汉诗2016年度诗歌奖的作者,请点菜单“投稿须知”,仔细读后再按规定向本公众平台投稿!欢迎您成为当代汉诗原创团的一员。

当代汉诗主编|邹陶然

微信ID:xxsk123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互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