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康民间文艺】原康文化——多少谜团“康王庙”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在林州市原康镇南觅村东,有一个明显高出周围的土台子,当地人称“康王谷堆”。其上有一座庙宇,叫康王庙。
历史上的康王庙,规模宏大,有好几重院落,中间的堂殿琉璃瓦顶,金碧辉煌,两边的偏殿、厢房也是各具特色,院里沉静肃穆,古木参天,周围则是有群泉喷涌,淙淙有声。多少年来,“康王庙”、“康王泉”一直是远近闻名的盛景,“康泉曲流七二”是过去林县“淅南八景”之一。康王庙也一直是香火旺盛,但对于其创建于何时何代、庙中供奉的是哪位神或人物,则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
最普遍的说法是和南宋皇帝康王赵构有关,传说当年赵构带兵抗金,被困离此不远的山岭上,找不到水,只好炒米而食,康王每天派人下山找水没有结果,气得一连杀掉了好几批找水的兵士。有个年轻的将官,这一天被派出去找水,到天黑也没有找到,心想:反正回去也是一死,不如先撒个谎,暂时保住性命再说。于是就上山禀报,说找到了水。
康王一听大喜,连忙带兵跟着下山,走了很长时间还不见水,将官一直以“再向南寻觅”推脱,又走了一会还不见水,康王于是坐在一块石头上,再次召将官问话。
那个将官看再也瞒不过去了,跪下准备说实话,谁知他刚一跪,眼前真的冒出一股泉水。而且兵士们筛粮的地方、吸烟的地方、靠着歇息的岸边……都冒出了水。将士们喝足了水,吃饱战饭,一举取得了作战胜利。
后来人们为了纪念康王找水,就把这里最大的一眼泉水叫做“康王泉”也叫“御泉”,并在泉水边设庙祭祀,这就是“康王庙”的由来。泉水的另一边形成的“难觅”村(后来改成“南觅”),也是为了纪念当年找水的艰难。
当地还有康王墓一说,据说在康王泉东南不远有一个康王墓,以前有关部门组织发掘,有人下去过,里面有朝南的大石门,石门前还有一对石狮。石门进去有堂屋和东、西厢房,堂屋前有一石供桌,供桌两端各有一具微红色的小骷髅,有人说那是陪葬的童男童女,听起来有些残忍。墓室除了腐烂的棺木外别无他物,无法断定墓主人是谁,也有人说是有意修建的假康王墓,到底是啥谁也拿不住证据,成了千古之谜。
在我国,“庙”通常是用来供祭祀祖宗、神明或历史名人的地方。康王庙西北也确实有个山口叫“炒米岭”,在泉水边也确实有“难觅”村(后来改成“南觅”),但是不是真的和康王赵构有关,并没有历史依据,历史上叫康王的不止赵构一人,况且赵构也不是坚定的抗金英雄。
在林州较早的的《万历林县志》中,对康王庙是这样记载的:“惠应王庙,即康王庙,在县西南三十五里原康社”。可见康王庙还有一个称呼“惠应王庙”,那么,“惠应王”又是谁呢?在道教《搜神记卷之四》里倒是有个“惠应王”欧阳佑,隋末温陵(今泉州)太守,在当地组织抗灾济贫中,木船被风浪掀翻,不幸遇难,当地人建立惠应王庙纪念他的事迹。历史上还有一位立庙纪念的“康王”,是宋朝龙捷指挥使康保裔,洛阳人,善骑射,咸平三年与契丹作战中战死,后被封为“威济善利孚应英烈王”。又追封其为“康王真君”。民间多尊称为“康王”,并不断神化,全国各地都建了康王庙予以祭祀怀念。但不管是“惠应王”还是“康王”,都找不出和这里康王庙有关系的直接依据,也看不出康王庙的建立是不是和道教文化有关。每年农历六月初六,康王庙周围都有一个传统庙会,源于何时,因何而设,当地人也都说不清楚。原康川到了五月,就是收麦子的季节,俗称“收五月”,这个时段,天气炎热,雨水稀少,正好适合收麦打场、晒粮入仓。麦收结束后,紧接着就是秋种,雨水便成了人们的渴望。当地有一句俗语叫“大旱不过六月六”,意思是再旱的天,只要过了六月六,就会天降甘霖。因此“六月六”就成了当地一个特殊的日子,六月六庙会也远近闻名,这时正是夏收秋种后难得的空闲,庙会上,大都是成熟的各种瓜果、特色小吃,也买卖各种农具以及牲口等。
从时令来看,六月是进入伏天的开始,也是开始行雨的季节。康王庙六月初六庙会或许和雨有关。但是庙会和康王庙有啥关系?康王庙到底建于何时?康王庙、康王泉到底还有多少谜团?多少年以后又有谁能够解开?让我们拭目以待。(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高鹏伟,林州市原康镇人,林州市作协会员,林州市民协会员。喜欢文学和民间历史文化,作品散见于各媒体和文学网络平台。
《原康民间文艺》挖掘、整理、传承、弘扬中国民间传统文化,活跃民间文化艺术活动,激发爱国热情,振奋民族精神。投稿前请关注“林州民间文艺家协会.原康分会”微信平台。原创作品请注明“原创”二字,非原创作品请标明出处,禁止抄袭和一稿多投,文责自负。投稿时请将作者简介及照片一同发至邮箱,内容须健康向上,不得有损于国家、民族或对社会有不良影响。投稿地址:[email protected]
林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 原康民间文艺工作委员会主办编辑:高鹏伟校对:牛书红审核:张梅芳监制:景庆林赵松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