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散原创 ? 初语阅读】肖龙作品丨淝河澹澹涤寿州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初语阅读』
《西部散文选刊》原创版线上平台:初语阅读
初语阅读——西散原创高端平台
初语阅读——中国原创精品散文基地
初语排行榜——中国原创精品散文风向标
1据说皖北寿县已经很老很老了,老到随意扬起钉耙,就能从土地里挖出佐证它年龄的残砖剩瓦来。这些残砖剩瓦是有性别的,雌性婉转悠扬着楚风,雄性昂扬挥洒着汉韵。
探究一座古城的前世,应该是后人最愚蠢不自知的一个行为吧。寿县的前世太久了,久到那古城门下的青石砖,都已经车辙累累,履痕条条,一如老汉额头上一条条纵横的沟壑,通往难以穷底的历史深处。那是时光的隧道,从今人的脚下一直向前延伸,最终能够延伸到历史的哪个节点,又有何人知晓?
我来到寿县的时候,正值深秋。小雨刚过,空气像洗了澡,微凉中泛着清新。银杏正黄,硕大的树冠在孔庙大院里霸气侧漏,纷繁、金黄的银杏叶落在红墙黛瓦间,一片,两片,三五片,层层叠叠,热热闹闹。不巧的是,孔庙正在维修,一把铁锁,一道护栏,便隔开了今人与先人、现在与历史的握手。但又是隔不开的,圣哲的思想就像城外不息的淝河水,经年不绝地从古流到今,并将一直流向未来。院里正中央一座拱桥,单拱单孔,小巧而曼妙地跨过一方水塘。桥孔上方的桥壁刻着“泮池”二字,此字不可小觑,“泮宫之池”,意味着我的脚下就是古代官学的场所。孔子曾被封“文宣王”,国内很多的孔庙遗址,都可见到泮池,这是身份、地位、才学和权威的象征。“思乐泮水,薄采其芹”。古时士子在太学,可摘采泮池中的水芹,插在帽缘上,以示文才。而此次受梅雨墨先生之邀,赴寿县参加西散原创年度优秀作品颁奖仪式,也算是文人之约吧。我虽无文采,也乐得在泮水桥上来回走了几趟,手抚栏杆,借此思接圣人,也聊表对先贤的尊崇和拜祭之心吧!
如同一个人,有乳名、大名、外号一样,寿县古称寿春、寿阳、寿州。与人不同的是,寿县的每一个名字都代表着一段历史,一段传奇。战国时期,七雄逐鹿,秦国称霸,楚国没能因为与秦有姻亲之好而幸免,秦灭楚后,在此设寿春邑。分久必合,大势所趋。秦始皇挥斥方遒,吞并六国,开辟了华夏民族的大一统时代,这是历史的进步,寿县也因此在史册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东晋时,寿县为寿阳郡,隋文帝开皇九年又改为寿州,后又经历了数次反复更名。
滚滚淝河东逝,浪花淘尽英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进的足音却从未曾中止,或者断绝。
2在寿县的第二夜,主办方组织夜游寿县古城墙,心内甚喜。寿县古城墙是中国保存最完好的宋代城墙,单其“最好”一词,就足以令人心动。
行走在小城,没有车水马龙,更没有嘈嘈切切的喧闹,与其他城市相比,小城依旧保持着以其“古”而幸存下来的宁静安谧,在当下似乎这是不可思议的。也唯其如此,才是这座古城给外人最不可思议的见面之礼。街道两侧,各色小店灯火通明,店楣上三三两两悬挂的古色古香的灯笼,在寒风中轻轻摇曳,似乎在告诉我们,历史,曾经在这里搭建过辉煌的舞台,上演过无数幕风云际会的大戏。
一群人说说笑笑,转眼便来到了古城墙的北门。借着微弱的灯光,我们沿坡而上,古城墙便从如烟的过往中翩然来到了我们的脚下。移步其上,极目远眺,黑夜给了这个城市最好的保护。隐约之中,城外的喧闹与熙攘,似乎在这里被阻挡在了淝河之畔,淝河水成了小城能洁身自好的天然屏障。沿着城墙远望,黑暗之中,橘黄色的灯带沿着古城墙雉堞逞“弓”字形跌宕开来,一如历史前进的足迹,上上下下,起起落落,于变化中保持着不变,于起伏中保持着一往直前的态势。更远处,一座城楼飞檐昂扬,灯火璀璨,于静谧中透着巍峨,沧桑中尽显蝶变后的风姿。
我们从一个地方下了城墙,由外而内入了城门,眼前一片豁然,而在右前方,又出现了一道城门。两座城门像两只巨大的手掌,牵着一圈城墙,包围着大片开阔之地。一群人惊讶有声,有疑惑,有不解。古圣先贤的聪明才智总会让后人为之折服,此处亦然。同行的李义成先生是土生土长的寿县人,对寿县古城墙的前世今生了如指掌。他如数家珍,为我们介绍着城门这种特殊构造的功用与价值。据说,寿县古城墙东宾阳门、西定湖门、北靖淮门、南通淝门,皆有这种构造,被形象地称为“瓮城”。所不同的是内外门之间的方位有所不同。“瓮城”的设计独特巧妙,一可以防洪,二可以御敌。洪水来势汹汹,一入瓮城,便成涡流回旋于内外门之间,有效减轻洪水对内门的压力,为更好地防御洪水赢得时间;外敌入了瓮城,便有“请君入瓮”之妙,前兵被挡在内门之外,后兵不明就里,依旧奋力前冲,令守军更有“瓮中捉鳖”的畅快之感。
历史的浪花飞溅,让我们不由得掏出手机,上下左右寻找着各种角度,企图留下一些记忆。正在拍摄,一个扎着蝴蝶结的小小孩突然闯进了我的镜头,她挣脱母亲的手,在凸凹的青石条路面上奔跑着,欢叫着。那一刻,时光突然鲜活起来,激起了一群人的兴致,所有的人都在古城墙和小小孩之间寻找着最佳的契合点,把古老与年轻、历史和未来定格在永恒的一瞬。
3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兵力和勇气固然重要,但才智谋略似乎更为战争胜负的关键。
“公元383,前秦出苻坚。率兵80万,来到淝水畔。谢玄施妙计,苻坚失了算。秦兵方退却,军心就已乱。风起鹤鸣处,秦兵亡大半。”
这是我读初中时,历史老师给我们编写的顺口溜,形象地展现了淝水之战的经过。自古以来,兵不厌诈。谢玄略施一计,让狂妄自大的苻坚中了圈套,八十万大军刚一后撤,便有人在后军高呼“秦军已败”,八十万的军队顿时陷入混乱,自相踩踏者不计其数。八万晋兵趁势掩杀,前秦军尸体遮蔽山野,堵塞淝河。偏在此时风起鹤鸣,逃跑的人听到刮风的声音和鹤的鸣叫声,都以为是东晋的军队将要来到,昼夜不停,疯狂逃窜,前秦损兵十有七八。
淝水之战,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以弱胜强的战例,大有横扫列国一统华夏之势的苻坚和前秦军队惨败而归,小小寿县不仅改写了历史,也给后世留下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投鞭断流等宝贵的成语典故和文学、史学、军事学财富。
4西距寿县二十五里,有一个硕大的坟冢,当地人称黄泥孤堆。据考证,墓里埋葬着楚国令尹春申君黄歇。
第二天下午,我们前往黄歇墓参观。下了车,霏霏细雨若有若无地飘在空中,深秋的寒风有些刺骨,正映衬了作为一代名相墓冢的肃穆与庄严。一抔黄土之下,一代英豪不觉已经长眠2000多年,焦枯的荒草在寒风细雨中左右摇曳,似乎也在向这个被人称为“战国四君子”之首的楚春申君致哀。
春申君是楚考烈王所封,皆因黄歇功大,论文力促秦楚结盟,机智地帮助楚国太子逃离秦国;论武又领兵灭鲁国,助力郑国抗秦,力主五国合纵险灭秦国;治国则大兴水利,开发江南,使楚国仓廪充实,一度成为战国七雄中堪与秦国抗衡的力量。
但是,无数的史实似乎论证了一个道理,当才智遇到权谋,才智往往会殁于权谋,二者似乎永远不能合二为一。春申君功大,却唯恐失势,于是便听信了门客李园建议,将怀有自己骨血的妾李环献给了无子的楚考烈王为妃,而李环正是李园的妹妹。《战国策·楚策四》:“李园既入其女弟为王后,子为太子,恐春申君语泄而益骄,阴养死士,欲杀春申君以灭口,而国人颇有知之者。”很多人都知道李园要杀春申君,独春申君不知?非也。有人提醒他,他说,“李园,软弱人也。”就是在他眼中这么一个软弱的人,最终令他身首异处,岂不哀哉?
司马迁在评价春申君时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唏嘘之余,不免令人嗟叹!
历史何尝不是一个王朝和时代的VCR啊!虽能成为你了解前人的一个记录,却难以让你窥探到历史的全貌,或许这就是历史的神秘、奥妙之处。好在无论历史如何发展,总能在后世给人以启迪和警醒。
5离开寿县的当天,天空一片湛蓝,阳光好似乱了手脚的孩子,打翻了颜料瓶,把古城的上上下下、角角落落涂刷得明亮亮的。参加本次颁奖仪式的文友们纷纷奔向古城的各个古迹,他们是想用这最后与寿县亲近的时间,揽尽古寿州千年的风骚吗?我竟是不愿意的一个,我把与寿县握手告别的地点,选在了寿县古城墙的宾阳门,这是寿县古城墙四门中保存最完整的一座城门,也是古城自古以来迎送宾客的礼仪之门。毕竟,寿县是一本厚重的书,领略这座古城的风韵,就一定要亲近最古老的部分,陈酒一样慢慢地品咂回味。
与前次夜游古城墙相比,白天游览古城墙,更能给人以震撼。穿越千年,古城墙沧桑厚重的容颜在秋日的阳光下透着一股历练后的气场,拱形门一端连着古城和过去,一端连着城外与未来。城拱门中间立一石牌,上用沉雄浑厚的篆书刻着“寿春州城图”字样,从图上看,整个寿州古城就像一枚古朴的方印,印刻在皖北大地上。门内的青石条已经被岁月的洪流冲刷出一道道千年印记,泛着光,你无法想象,在一千多年前,这里是何等样的繁华与热闹,有多少来自山南海北的羁旅行者来此做客,又有多少古城人从这里走出去,走到更加宽广的世界。
沿着城楼右侧的石板台阶,我们缓步登上了城楼。城门上方,一座重檐歇山式的城楼在蓝天下巍然屹立,猎猎彩旗和大红灯笼迎风飘扬,似在欢送我们的离去。抚摸着古老的城墙,一簇簇绿色的青苔在砖缝中蓬勃有力地生长着,让人无处不感受着生命的顽强与厚重。俯视瓮城,四面城墙墙壁砖石颓旧,而砖缝中却生长着许许多多的绿色的生灵,摇曳着秋风,也摇曳着光阴。里外两座城门遥相呼应,它们曾经手挽手抗拒过风雨侵袭,也肩并肩抵御过外敌入侵,留住了一段又一段凝固的历史。恍惚之中,有隐约的呐喊声在不大的瓮城里回旋激荡起来,恍若有惊涛骇浪,又似有金戈铁马。
极目远眺,隐隐有青山起伏,草木如兵;俯瞰城外,淝河澹澹,碧水如镜,偶有一两根枯枝如折戟断戈在水中兀立,眼前便闪现出一幕幕战火纷纭的历史画卷来。
忍不住想,历史的转角大抵就在一念间吧,一念成,也一念败。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管他成王败寇,终不过淝水之畔一季接着一季枯荣的蒹葭,于白雾茫茫的历史之中,逆流一瞬间,顺流也何尝不是一瞬间!
作者简介:肖龙,祖籍安徽利辛,现居阜阳,中国水利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安徽省散文随笔学会会员,阜阳市作协会员,《西散原创》阜阳工作站站长,《神舟文学》签约作家,《颍州文学》主编,作品散见于《中国水利报》《中国劳动保障报》《人民代表报》《新安晚报》《散文选刊》《西部散文选刊》《作家天地》《延河》《奔流》《河南文学》《时代报告》等报刊杂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