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游记之二十二 黑井古镇

云南游记之二十三彝人古镇黑井古镇 2015-5-15/16
从保山板桥镇到楚雄彝族自治州,基本是由西向东的路,要横越澜沧江,全程约420公里,百度给出的预计时间是11个小时,记不得几点出发了,但到楚雄彝人古镇时,天还亮着。本来期望在澜沧江边停停,金沙江,怒江边都曾徘徊逗留,想这澜沧江也应该奔腾汹涌,至少水流充沛,毕竟是世界第七长河,亚洲第三长河,东南亚第一长河,但我们跨越澜沧江大桥时,只见河道中央有些涓涓细流而已,实在不值得停车游览,心里百思不解,澜沧江的下游湄公河在电视中出现时,水量是很大的呀,难道在澜沧江下游还有重要的支流补充水源吗?我判断八成是上游水力发电站建的太多,再就是正好遇到旱季。过多的水电站蓄水,像一道道绳索勒在这条大河身上,澜沧江在我看到它的时候,有点奄奄一息的感觉,我所看到的水流几乎不能与澜沧两字相配。我虽然是外行,但我觉得维持一条大河的生命和沿河的生态环境,必须保持一定的持续的径流量,而不能靠间歇地定时放水。
(像是在选秀节目中的组合)
到了彝人古镇住下后,就去逛街,看彝族人跳箕火舞,就是跨过一盆炭火的舞蹈。说实在的,有点审美疲劳了。况且这里的彝族的舞蹈,领舞的是些彝族大嫂,若要进去跟着跳还要买票。古镇太多了,难免雷同,若过分商业化,也影响游览的情绪。这里虽然也有小河环绕,但不知为何水不流动,比丽江,束河少了些活泼。倒是俩彝族小伙唱歌还比较吸引人,似乎看着眼熟,猜想大概参加过啥电视的选秀节目吧。当然还有一处表演,是要买票的,票价100多元吧,估计会精彩些,我们没舍得花钱买票,倒是买了两顶彝族的绣花压舌帽,一个店报价100元,低了不卖,到斜对面另一家店,同样的帽子,每顶30元,货比三家很重要。
(咸丰的匾,门却歪着个角度,歪门。)
第二天一早退房,去80公里外的另一处古镇,去这处古镇,是为了看一看古盐井,这古镇的名就叫黑井,这黑井就是古代的盐井,传说几千年前,有条黑牛老去同一个地方吃草,舔地皮,有心人就在黑牛吃草的地方掘地挖井,就挖出高产的盐井黑牛井,简称黑井。看看盐井一直是我的愿望,原打算去重庆自贡看,那里据说有世界采掘史上第一口超过千米的深井,至今未能如愿,听说楚雄附近有这么一处地方,当然不能不去。
(盐商武家大院内景 斜道)
应该说黑井镇地势不错,确实具有发展成A级景区的潜力,龙川江穿村而过,成昆铁路的高架桥在此处越过龙川江,据说有个火车站,离村里也就几公里吧。进村必须买票,15元一张,虽然我内心非常抵触这种行政村卖票的作法,但不买票进不了村,村口的公路上,有几个村民在严防死守,让我想起北京非典时每个胡同口的哨卡了,不过那时外人给钱也不让进罢了。闲话少叙,买票又交了停车费之后,也就是说人车都买票,才让开车进村。村内的龙川江畔正在大规模的修建,显然不是村里的工程,似看到成昆铁路某工程处的招牌,大载重翻斗车来来往往,打破了古镇的宁静。本想顺着村路往宁静处开,但实在怕错不过车来,只好把车停在龙川江畔,高架桥下的停车场上。之后步行上坡,因为此镇民居依山而建,进村就是上山。
(黑牛井处的雕塑)
先去参观座落在半山腰处的武家大院,门口有一咸丰钦赐的匾,我在门口的垂花门处稍一端详,便对副驾讲,这武家来钱的路数不正,副驾问为啥,我说你看,挺好垂花门楼,居然门是斜着一个角度安放的,正应了歪门邪道这四个字。我本是玩笑话,可进门一看介绍,我就乐了,介绍说此院落成后不久,武家就衰败了。武家是个大盐商,院子里的一个梁柱上有一幅对联的上联有点哲理“煎熬出滋味调和肚里乾坤”说的就是盐居百味之首,人几天不吃盐浑身无力,古代的盐价可是很贵的,汉代的盐价是米价的100倍,三担米换一斤盐,直至民国时尚有“斗米换斤盐,斤盐吃半年”的说法。历代朝廷的收入中盐税占有很大的比重,在明代仍然有“天下之赋,盐利居半”一说。历代都把食盐作为专卖商品,古代叫做“官卖”。我写这篇小文时,正好新闻里说从2017年元旦起,我国逐步取消食盐专卖制度,这几天进一步的解释说,取消专卖不等于取消专营,还是要有许可证的。这就说明食盐不仅仅是调味品,更是必需品,虽然每人每天就消耗5克左右,但是没它不行。现代交通便利了,海盐的大规模生产,把盐价压下来了,逐步代替了井盐,矿盐。在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时代,云贵川藏等地多靠井盐。所以有井盐的地方,自然商贾云集,拥有盐井的盐商自然富甲一方,皇帝都给赐匾。
(黑井古镇街景)
看了盐商府邸后,去著名的黑牛井遗址看看,因为是废井了,只能遥想当年了。这古镇领导把村口的售票厅建的像一级景区的游客中心似的,对这最重要的,最核心的景点却疏于打理,看那井中的水面上飘着垃圾,有些扫兴。或许像我这样对盐井感兴趣的游客太少,也未可知吧。盐井处的小广场上,有个小伙利用这几层台阶正在练习摩托车越障碍,看来时尚之风早已吹进古镇。
沿街还有史家大院,进士第等,但都不对游客开放。最后去看了看贞孝总坊,看来此地节女孝子颇多,才有总坊一说。原打算在此住一夜的,看了节孝总坊后,才下午三点,也没有太多可看的了就决心回楚雄住宿。
南乡子
越过大桥长
桥下澜沧闹水荒
疑是上游拦大坝
心伤
未见名川水苍茫
黑井古盐庄
小道歪门御匾彰
旧岁井盐丰厚利
心荒
几个家丁护院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