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诗刊】|| 好诗在民间(1022)

本期诗人(以选稿先后为序)
车延高余幼幼 禾 秀 吴 磊
原散羊孙婷婷麦 笛 月宛初 王跃强
黑夜的乌鸦
王跃强黑夜的乌鸦黑得比黑夜明亮一群铁钉子,钉在雪地上让时间发硬乌鸦的眼瞳里,注满火焰多少重石浮烟随风而去乌鸦身上的残雪在消失但灵魂与翅羽拒绝融化当乌鸦出现在一首诗里绝对没有饿坏了的词,冻坏的字,唯有血在呼啸黑夜的乌鸦黑得黑夜闪闪发光锯齿形月宛初
春风入了软帘
无须口供,也能洞穿子弹
或挺而走险的誓言。小瑕疵,大纰漏
滑倒的阳光,与众词结盟,溜出房间
花,女孩的脸。浅夏刚有了那么一点意思
鸟们就开始用声音锯人
去乡野
麦笛
或许明天,我就从了这些山水
去乡野,伐薪,烧炭,吹箫
种苦艾,治百病
去乡野,做一粒低头的麦子
比光合作用还安静
在山水的围城里,可以辜负花朵
游鱼,帝王、光阴
不能负了月亮和酒精,在乡野
月亮是兄弟,酒是情人
照一次,醉一次,少一次
醉后,还可以爬上悬崖题反诗
嫁祸古人,然后用笛音、
牵一排山出来,让月光指认
谁是朝廷钦犯
谁是陶渊明
烟雨江南孙婷婷走在江南河堤看到古老碑文念出一段时光竖笛吹走云朵。一朵在天空燃烧一朵跃入水底躲进无人的禁区烟雨迷蒙,旷野荒芜一座桥诉说前世今生黎明拨动草尖寻找残留的温暖听历史低吟朝代更迭。时而江畔游船抚琴时而斗酒吟诗对影三人唯夜色微凉收起指尖洗白的月光打开余生,各自安放一万亩长满玉米的红干椒基地原散羊避而不见的最大规格莫过于一万亩红干椒集体病休。一万亩玉米,就是一万亩借口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重茬不过如此情感返贫。足以让一个自治区兵荒马乱站在高高的观景台上风吹过一万亩玉米,就像吹着一万亩没有怨恨的反对宿命吴磊千万不要在冬夜里谈论雪事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那些寒冷,来不及掩盖信念有时太小只够在一首诗里苦苦活着字与字之间更狭窄唯有用泪水,才能擦试这人世间蒙上的尘灰生怕触碰到结尾处那道伤口太深,太清晰这躲不开的宿命
雨后的晾衣绳禾秀一滴水也可以安静地呆着呆着,呆着,就跳下了悬崖一滴水也可以慢慢靠近另一滴水从问候开始 到相拥着跳下悬崖一滴水也可以走近一群水站成一排,你拥我挤中手拉手跳下悬崖谁也想不到 一根钢丝晾衣绳可以晾晒一支军队一根钢丝晾衣绳也有过绝望的孤独和爱情晃荡余幼幼整条街都抹了致幻剂街头的烤鱼店还没打烊钻进鱼肚为想死的念头码好佐料身子轻盈像鱼一样从A面翻到B面每一筷子都是在为出窍的灵魂剥离皮肉现在好了赤裸裸地晃荡吧让酒鬼从胸膛穿过向坠落的同伴吹一口气脑袋放进车轮反复碾压用空瓶子盛装幸存的孤立想死的人没死继续沿着酒精的路径晃荡边走边剔骨到街尾用一枚软月亮救活杀你的人一瓣荷花
车延高
我来的时候一朵荷花没开
我走的时候所有的荷花都开败了
像一个白昼轮回了生死
睁开大彻大悟的眼睛
一只是太阳,一只是月亮
脚下的路黑白分明
命运小心翼翼的走
起伏的浪花忽高忽低,揣摸不透
只有水滴单纯,证明着我的渺小
有时,我已穷极一生
只能采下一瓣荷花
而一夜湖风,用一支笛子
吹老了整个洪湖
《民间诗刊》编辑部
主 编:杨梅 陈遗志 18007385218 组稿:罂小粟 13055148113《民间诗刊》编委团队
陈遗志 杨 梅 张翠红 云小九 柴 棚 张守刚 谭鹏飞 流 泉 晏 晴 陂 北 田 家大梁 芭蕉雨 一片红叶 江湖海 冯书辉 老 井 汪剑平方启良 余拥军 言诗凡 婉 君陈鹏 风过园林 王小泥 罂小粟
《民间诗刊》友情链接
《当阳作协》《诗功课》《新诗线》《北极星新文学》《诗麦芒》《南山诗社》《诗坛周刊》《向导诗歌》《甲鼎文化》《诗歌文学网》《珍珠泉》《诗路文风》《新诗歌》《诗星辰》《橄榄树诗刊》《湖北诗人》《新导向诗歌评论》
长按扫码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