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美昭陵》| 寻亲(上)//韩武荣

壮美昭陵◎中国西部文艺微刊
︱第793期︱

春节刚过,上级便介绍了一位华侨来礼泉,说是祭奠先祖的,新加坡人。作为该业务主管部门负责人,我接受了这项工作。
来宾是位慈祥老人。中等个儿,花白的头发,敦厚,谦和。他告知我们:著名的新加坡某跨国集团公司郭姓老板,将率领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越南及我国台湾省等南洋郭姓子孙三百余人,于清明节来礼泉祭奠先祖唐汾阳王郭子仪。按家谱记载,该三百余人均属郭子仪后裔,而老人就是受该团队派遣,先期来礼泉寻找郭子仪墓址并于当地政府协商安排祭奠仪式的工作人员。
那时候,南洋在人们心中份量很重。从工作层面讲,这也是件涉外且关乎国体的大事,所以,上级领导非常重视。
要找墓,就要下乡。刚过年的农村还很冷,尤其是北部山区唐建陵李亨陪葬墓群集中的那个叫南阳村的一带,更是寒风刺骨,过年时下了几天的积雪仍然厚厚的白皑皑的铺满了田野。我、新加坡郭老和主管科长老赵,在冰天雪地的山野里,踏着厚厚的冰茬子,一个坟冢一个坟冢的查看:寻石碑,找翁仲。问路人,访村民。找郭子仪墓的任何蛛丝马迹。然而几天下来,三人转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墓冢,走了几十里冰泥雪地,访了南阳及其附近村庄的百十户人家,得到的线索只是村民们的一些说法:”郭子仪墓肯定就在那儿,老人们相传,见过郭子仪墓碑。”至于后来墓碑去了哪儿了?谁也不知道。至于当时的墓碑蹲在那座墓前,更没人说得清。人们说:”石人石马石羊石碑石柱全的、烂的、半截的,漫天遍野,都是好青石,好多被社员砸碎烧成灰了,连毛都沒了”。就是说,要确定几十个墓冢中哪个是郭子仪的,没有任何有效线索。

看着老人一脸企盼又一脸乞求的样子,我心里异常难受。是啊!老人寄托着多少人的期望、又承担着多少人的叮咛、心里搁了多少滋味、谁知道呢?可是,在目前科技水平条件下,我只有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老人见后竟难过地蹲在地上直抹眼泪。 唐肃宗李亨陪葬墓到底有多少?谁也说不清。县上有无墓群说明或图纸标记,谁也不知道。这样,郭子仪墓址一时难以确定,无奈,几番工作后,我们只好停了下来。
然而,新加坡的指令却两天一道三天一道地飞了过来,老人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按惯例,县上正月十五晚上要放花,我也要赶回老家给祖父祖母及父亲坟上送灯盏,就在我叫上司机刚要出发时,老人不知从哪里出来拽住我一只胳膊,显得极不好意思的样子说要请我吃饭。天啊!从年龄上讲,老人长我父十岁,从礼节上讲,老人怎能请我吃饭呢?我立即意识到了一种说不清理由的不安,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诚惶诚恐道:”郭老,有啥事,您可以说的”。想不到老人拽住胳膊不松手,嘴里反复说着”吃饭”二字。看看场面如此尴尬,我便说:”是这,郭老,今天我做东,喝咱礼泉名厨邢顺杰的酸辣肚丝汤”。老人听后,竟哆嗦着厚厚的嘴唇,吭吭吃吃了好一阵子,始终坚持一定要他做东。看着老人花白的短发、佝偻的身子和憨厚尴尬的模样,我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的酸楚,点了点头,转身将老人扶上车,调头便去了县招待所。那夜,我破例没有给祖父母及父亲坟上送灯盏,也没有看县政府门前的放花,自然,也硬是没让老人掏那一碗三块钱的肚丝汤钱和五毛钱的坨坨馍钱。我只是费解,一个七十余岁的新加坡老人,居然要学中国官场的请吃,想来想去,觉得老人应该是有所求的,但从整个过程看,他思维又极不到位,心理谈判素质几乎没有,语言笨拙,三问一答,始终讲不清楚自己想说些什么,一餐饭便吃的云山雾海。
带着对老人的心理行为的猜测,第二天一早,我便去了县文史档案馆。上下左右,东西南北,遍查县域地方志及能查到的各个时期的相关历史资料。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有史料载:清末或清中时期,咸阳著名儒僚毕原,在任时遍访辖地帝王将相陵,亲书颂文,树碑立传。其间至礼泉数次,于陪墓中立大将军唐汾阳王郭子仪墓碑。有关大将军汾阳王郭子仪丰功伟绩的记载,更是细之又细:平安史之乱,扶李亨称帝,历历在目,赫然纸上。想着老人着急的模样以及我的那个猜测,我便喜悦到了极点。立即复印,择录,整理,论证,紧锣密鼓,马不停蹄,整整忙了三天,一份五千余字的《关于汾阳王郭子仪的历史贡献及其墓址的论证报告》便出来了。文引州志曰:”唐敕制:王者墓,次于帝,余皆不可及。其势,帝之股翼也。帝陵下,陪僚虽众,然居功伟者,莫过于王。故:王廓甚巨,冠极群首,是毕原公至醴数次,却独树一碑,余不复有等等。自然,墓群中央那座最宏大、最壮美、最有气势、巍峨如山的墓廓,便非子仪公莫属了。铁论如山,宏宏不可辩驳。

接下来,便是向主管县长汇报,与郭老见面,去省外事办与省历史文物研究室共同确定。走了一套又一套官场和业务程序。后来,从文史办发言人正式公布的资料中,我才知道,那些省上的专家们根本不屑于这些小事,只是程序性的应付了一下当时的场面。因为他们几乎一字不动的将我的《论文》换成了《研究报告》。
再说,郭老自从见了论文后,整日乐呵呵的。那种藏噎不住的喜悦,时不时地挂在脸上。我想,我猜中了。终于,在一个阳光明媚,菜花吐蕾的中午,老人硬是拉着我和老赵,要去陪葬墓群中郭子仪墓前照相。
建陵陪葬墓群,坐落于我县北部山区南阳村及其毗邻几个村落西南或正南的半山坡上,视觉之内,大小四十余座,占地一千余亩。立于墓群沃野,南观:紫峦叠障,霞飞烟绕:城廓,湖泊,村庄,公路,如彩珠镶嵌于绿州。似飞鸿翔于天野。北望:青山巍峨,绿浪涛涛。唐昭陵、顶天寺,似禾海艨艟,如苍龙横空。就势而论,确是风水宝地。

然而,对大多陪葬冢而言,风蚀雨剥,天转人祸,初冢时的模样究竟留了多少?谁也不知道。就现实而言,巨者甚巨,微者甚微。而我论证的郭子仪墓,却是大势磅礴,巍巍如山。确有巨驼立于鸡群的模样,而周侧的,则依次渐小,边缘者竟与普通坟冢相差无几了。 到达墓群时,正好十时,阳光明媚,微风徐徐,田野美极了。脚下的草汁,空中轻飞的蝴蝶和嘤嘤盘旋的蜜蜂,给静寂的春天增加了无限的温馨。老人心情好,很快便在子仪公墓廓前站好了位。于是,我小心翼翼的拿出相机,调好焦聚,选好角度,一连拍了十几张,最后,在老人的要求下,老赵、我和老人分别在子仪公的大冢前留了合影。两天后,那些照片和我的《论文》便飞去了新加坡。不久,新加坡寄来了一道大喜的嘉奖令和一笔可观的奖金。两天后,老人高高兴兴地回国去了。
转眼到了三月。一天,墓群近邻村庄坡阳村有位老人突然来到单位,说他干活时,在自家责任田内一个小沟的东崖根底,刨出了一条墓碑,上书:”唐汾阳王郭子仪之墓,”。落款是咸阳知府毕原。真是发现了天大的实证,我立即搁下手头工作,马不停蹄地向陪葬墓群奔去。

果然,在去坡阳村的东西土路的南侧刚栽了幼树的树地里,有一条深约丈五,宽约两三丈的陈年老沟,北高南低,以西北至东南方向逶迤延伸。沟底东侧靠东崖的黄土里,果然躺着一条长约两米,宽约七十厘米,厚约二十厘米的青灰色石碑,碑上刻文与老人说的完全一致。而石碑正对沟崖的紧上方东北向约三、四米,便是一个陪葬冢,冢高约一丈或者丈二,贴地直径约丈五。与我己论证的子仪公的墓廓相比,势若鸡蛋与碌碡。且二者东西直线距离约一千余米。
这下麻烦大了。从实际看,无论怎么”论”,都很难将墓碑从小冢脚下取走而麾于大冢名下了。
我试了几试:一、平地起澜,大水将墓碑从千米外几乎在一个水平面上的大冢处冲这儿来了。荒诞!绝不可能;二、本世记六十年代平整土地时被社员们拉到这儿扔沟里了。有可能。但小。因为以当时的生产力水平言,移此重石,至少需十几人,时隔仅十多年,村中不可能无一人知晓;三、本地有子仪公后裔或正能之士,于文革中将墓碑藏于沟下。有可能。亦小。因为在当时的红色制度下,很少有人敢为,即使敢,以”二”之模式论,亦不可能无一人知;四、历史上,它本就是小冢碑而立于小冢前。长年中,冢侧紧邻之西北东南向的沟中流水冲走了碑座下的黄土,终于在近几年的一次大水中,墓碑忽然垮塌于沟下并被自然掩埋。此论,客观公正现实,可以确定。概率应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我想,我的推测是正确的。 于是,我打开《论文》,果断的划掉了先前的论点和论据。于是乎,一份新的、和上次墓址结论截然相反的《论文》又走完了所有程序送到了省上。又于是,省文史办的一份新的、和上次墓址结论截然相反的《研究报告》诞生了。
很快,花黄柳娇,清明节到了。
作者简介:韩武荣,男,礼泉人,业余写作爱好者,主要从事百草五谷画创作,有”百草园艺术苑工作室″及”百草艺苑责任有限公司″,
往期精彩文章

地名探源廉振孝//醴泉
南寺最后一个和尚//张彦文
铁罗村的铁疙瘩/张彦文
“梁澄清同志追思会”在家乡礼泉县樱桃园召开
闲话唐昭陵||廉振孝
三策九招献赵镇//廉振孝
千年石鼓赵村镇 廉振孝
故乡的传奇//杨生博
两孔窑洞//陈永强
四支渠-壮美昭陵
又是故乡早春时//董志振
戊戌新年赋//安望
春节| 我家的团圆年//陈超
礼泉花开, 壮美昭陵领你看
董志振 我的父亲我叫大
礼泉九嵕山//刘美健
那年,邂逅红星永结缘 || 崔存文
怀念记忆深处的加重自行车//常佳
洪建武||五八年,礼泉菜园沟那场水灾
父亲//杨彩霞
雪中礼泉美不美
赵镇后寨-我的家//周淑莹
大美礼泉旅游风光片
唐陵下,那片杏花林,我想你啦!
北望桃花陵
一个外乡人爱上了礼泉
爱上了礼泉女娃
陕西快书盛赞礼泉好旅游
人文礼泉风光
壮美昭陵   礼 泉 烙 面
来来来,咥一碗烙面//刘沛
烙 面
二月二,逛药王爷会
四月,陪你礼泉赏桃花
壮美昭陵大唐风 礼泉风光田园梦
张克俭||礼泉四大景
金秋礼泉 国庆中秋节我想回家
安望 礼泉苹果赋
欣赏礼泉湾里村旅游
【视频】礼泉槐花飘香
礼泉县2016年书画摄影展
尧都三宝——“甜梨瓜,大萝卜,鞭竿葱”


礼泉最优农特产在这里–礼泉味道
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编委会成员风采展
这是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原创精品交流推广平台,欢迎广大文化艺术爱好者关注、踊跃投稿。您的诗歌、散文、小说、民间故事、书画、雕塑、剪纸、音乐等艺术精品,都在投稿之列。
投稿邮箱:360701503@qq.com;
微信:13468916590
长按下面二维码加关注,每天与您分享艺术之美。
2018

编辑︱安望
编审︱洪建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