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床

砚庄在人民公社时期叫做“黄庄生产队”,黄庄的稻床在我的记忆里先后有三个。所谓“稻床”,就是晒稻谷和堆稻谷的地方,当然不同的季节,还会有麦子、油菜、黄豆和棉花之类。最早的一个稻床,位于黄庄最北端,再往北就是茶山了,周围都是坟包,在我的心中没有留下什么美好的印象。有一次,我发现稻床的一角停放着一台打稻机,就用脚踩着玩起来,不知怎的,一不小心把右手中指指肚放在了两个齿轮中间,顿时鲜血直流!几十年后的今天,伤疤依然清晰可见。稻床移到庄子的西北角之后,这个地方变成了一个杉树园,总给人阴森森的感觉。伍家老二媳妇生孩子难产时,请了卫生院的医生,当医生夜间路过杉树园时,据说遇见了“鬼戽沙”!伍家老二媳妇生下孩子不久就死了。西北角的第二个稻床给我留下的印象最为美好!它位于大坦子的北端。大坦子,在我们老家就是一块比较平整的空地的意思。黄庄的大坦子是清代戴名世的故居“砚庄”所在地,到了我们这个年代,生产队先是把它变成了一块桑树园,小时候我们坐在桑树上吃了不少的桑椹,也见证了多少回生产队的“早请示”和“晚汇报”。这第二个稻床最大,有十几亩地大小。最南端是生产队部,有五六间屋,有粮食种子的仓库,有停放农具的储藏室,有牛栏,还有会议室,中间一间屋子是专门作为人们进出稻床的通道,而稻床的其他三面都被筑了约一人高的土墙围住了。农民们最为兴奋的,就是每年腊月快过年时的某一天晚上,大家都围坐在生产队部的会议室里,由生产队长和会计宣布每家的工分和分红的多少。记得最多的一次是伍小爷家分得了一百多块钱,令全庄子的人羡慕不已。他家有四五口劳力。孩子们最高兴的,是有月亮的晚上,大家拿着自制的木枪或黄泥巴枪,在稻床上捉迷藏或者打仗。记得我们还用攒下的零钱买了些红布系在枪屁股下面,甚至还做了红领章别在衣领上,这引起了某些大人的不快与警惕。文革时期,家家门口墙壁上都喷有毛主席语录,晚上学习的时候,社员们就集中坐在生产队部南边的大坦子上靠近门口塘的一角,每人都要背诵自家门口的语录。吴某没文化又有些口吃,轮到他的时候,他却结结巴巴地背道:“凡,凡,凡是反动的东西,打,打,打也打不掉,踢,踢,踢也踢不走……”一阵哄堂大笑之后,有人故意地说:“反动!篡改毛主席语录!”但吴某是个有名的老好人,大家也就不为难他了。我和父亲看过一次稻床。所谓“看稻床”,就是在稻床的某个角落选择一块空地,放上一个简易的木板床,四角扎上四根树棍,挂上蚊帐,然后夜间挨家轮流睡在里面值班看守谷物、农具和耕牛等。那天晚上,我也许是好奇,也许是害怕,竟一夜未眠。暑假期间,我们孩子们和稻床打交道最多,每天都要到野外割牛草,傍晚时分回到稻床西南边的门口塘清洗,然后由生产队长过秤,折合成工分记在大人的工分簿上。有一次,我倒牛草时,将我妈的工分簿塞进墙壁的一个小洞里,本意是防止工分簿掉进潮湿的牛草里,结果竟忘记拿回。等到晚饭前给我妈汇报今天的劳动成果时,却怎么也找不到工分簿了。我妈陪我从家门口一路找到牛栏,又把牛吃剩的青草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后来还是我自己在墙壁的一个小洞里发现了。拿到工分簿后,自己却情不自禁地大哭了起来!第三个稻床在黄庄东南方的南山上,稻床面积只有六七亩地大小,稻床东面的生产队部有三四间房子,另外三周没有围墙。把稻床改到这里的原因,估计是它原本是不能种庄稼的山丘,而随着庄子里人口的增多,第二个老稻床和大坦子都改作田地了。但这最后一个稻床不仅周围尽是坟包,而且离开庄子有一里地,中间是水田,所以,晚上我们孩子们是从来不会去玩耍的,夜间看稻床也都是大人们的事。这最后一块稻床随着分田到户的实行就很快变成了种庄稼的土地,多年以后的一个夜晚,我竟奇怪地梦见了它——山头上,生产队的稻床在一片月光下散发着雨后的芳香,谷堆的影子划着我的梦在地面滑行,看稻床的老农鼾声孤独而清冷,谷仓后的坟茔像拍打着的层层波浪,与山林中野鸟的叫声交相呼应。? 精华推荐 ?
红灯笼
到砂子岗看电影
春风里,竟有几枝桃花
下雪了
老椿树,啄木鸟
行走在故乡的月光下
灶 台
这个小小的、伟大的世界
孔城老街
乡关何处
小石槽里的梦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