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古墓,钩沉出几个家族的荣耀

十一月份至十二月初,六尺巷公众号,陆续在头版刊载了挂车山、挂车河和江岭王屋寺的文章。说的都是桐城西乡曾经的人文和景观,读了让人耳目一新,陶醉在如烟如幻的昔日光环里。
本人于11月20日的拙作《挂车河.连城寨.方大屋》,11月28日作家光其军先生的《山高水长挂车山》,12月4日吴超.舒林先生合写的《晓棚老街,留不住的乡愁》。这些地方与我都有很深的关系,王屋寺段家河乌龟塥有我六世祖的坟茔。从先生们的文章里,感受到王屋寺秀丽的风光,禅意绵远的佛学文化。先祖每天静听梵声佛语,感受着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作为后人深感先人择此佛地,是多少代人累积的福气。此处亦是顺治十八年二甲六十名进士,官至福建布政司参政的前贤江皋的栖身处。光绪十八年进士郑靖侯就出生于王屋山,任过江西丰城、南昌、乐平、徐干、浮梁等县知县,任上兴水利,劝农耕,办教育,政声显著,在江苏泰县致仕。一生最辉煌处是创办了三育小学,1936年三育校址迁到县诚西郊,后又迁回桐城城南,解放后,更名为"桐城二中"。为桐邑的教育奉献了后半生的全部精力,可以说郑靖侯是二中的先行者。
光其军先生的《山高水长挂车山》文章里透露出很多我感兴趣的地方。先生是光聪谐前贤的后代,光聪谐官至直隶布政使。在我们家谱里,光聪谐为两位先贤题过寿额,一位是嘉庆丙子科举人十六世先泰公。谱上是这样记载的:公与安人六十双寿匾额"风高洛社"直隶布政司光聪谐拜题。这位先泰公的孙女就是传奇人物潘赞化的母亲,先泰也就是潘赞化的曾外祖父。另一位是先炤公,公与孺人六十寿额"双星永丽",落款也是直隶布政使司光聪谐拜题。印象中光氏还有位先贤在皖桐璩氏世德堂谱里写过传,于是急忙寻找资料,《璩母黄孺人行略》是光成采撰写的,落款是:雍正二年岁次甲辰仲夏月,年家眷姻晚生光成采拜撰。真奇妙这篇传就是他考取进士那年夏天写的,奇怪的是落款为什么不是:同进士出身,光成采是雍正二年丁酉科三甲八十八名,
古人视功名如生命,而且进士已经是功名最顶峰了。光氏进士在我们谱上一下出现了两位,让我对桐城光氏这个家族产生了浓厚的兴致,查阅了资料和光氏谱后,深深为光氏的科举屡屡问鼎而折服。从光其军先生的微信圈里,得知他写这篇文章时,实地走访了挂车山附近的人文景观,并拜谒了桐城派后期作家刘开墓,刘开墓碑题字人正是光聪谐。两位桐城派作家都把自己的痕迹留在了西乡,光其军此行收获满满。他朋友圈里的一组照片引起了我的重视。
这块古碑题碑人最让我震撼:赐进士及第,经筵讲官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年侍生孙家鼐。一看赐进士及第,让我惊呆了,科举考试殿试一甲三名才能称为及第,就是俗称的状元、榜眼、探花这三人。孙家鼐三字在最底下,不仔细辨认真的看不出。
孙是状元,安徽寿县人,光绪帝师,京师大学堂就是北京大学前身的创办人,能让这样一个声名显赫的人题碑文,墓主肯定非常人。墓主信息是:皇清诰封恭人光母张、赵、孔恭人。立碑人:进琨、进琪、降服男进泰。承重孙秉钧、孙秉钊,秉钟。立碑时间光绪二十四年(1898)。看到这些我的热情被点燃,恭人是用以封赠中散大夫以上至中大夫之妻命妇封号,正、从四品官之妻。于是我就认真研究解析墓主究竟是光氏哪位先贤的三位夫人,首先从孙家鼐开始查,碑上有"年待生"三个字,这就有了头绪了,年侍生就是同年之意,同科的进士。咸丰九年己未科(1859)年殿试金榜,孙家鼐折桂问鼎状元,桐城光熙二甲第四名,就是全国第七名。我终于长嘘了一口气,得来如此容易,毫无疑问这是光熙三位夫人墓了。古人给人题序、写传、题碑,不外于这几种关系,姻亲、同年、老师、学生、后代等等。有了这些资料还不足以铁证此墓就是光熙三位夫人,必须有家谱佐证才能定下来。有人介绍了枞阳家谱馆的陈靖先生,加了他后,陈先生很重视,很快发来了光熙谱,谱上信息量十分强大。
光熙的第一位夫人是福建莆田知县张同绥女儿,咸平己未年五月初四日卒,诰封恭人。第二位夫人云南昆明人,刑部尚书赵光女儿,同治乙丑二月初五日卒,诰封恭人,第三位夫人孔氏山东曲阜人,谱成时应还未辞世,没有卒后信息,其实还有位侧室高氏北京大兴人,与碑上信息完全一致。这块碑也能透出封建社会等级森严,高氏侧室尽管为他生了一子二女,不但没有资格与正室同穴,连恭人封号都没有,恭人对应了光熙官至永州知府四品。十分奇怪的是碑上立碑人儿子名字与谱上一个不符,不得其解。张氏生一子世章,赵氏无出,孔氏生二子进藩、进莹,侧室高氏一子进道。碑上:进琪、进琨、降服男进泰,降服男意思是这个儿子已经承嗣另一支了,宗法制已经不是光熙后代了,侧室高氏子进道名字肯定上不去的。一则这三位夫人不是他母亲,二则庶出在家族里地位最低等。曾听说袁世凯母亲出殡,其长兄不让从大门出,只因他母亲是侧室,袁一怒之下,坐在母亲棺材上,才让其母亲能堂堂正正的从袁府大门出去了,试想大总统家都如此,官宦人家更是分得十分明了,封建礼教一直如此,难以憾动。碑与谱信息吻合后,我对光熙家族和状元孙家鼐家族产生了浓厚兴趣。
光熙字辑甫,一字稷辅,号云鹤,生于道庚寅年(1830)八月,从邑增生就是秀才中的佼佼者,一步一岁奋斗到湖南永州知府的。道光己酉中乡试四十五名举人,咸丰(1850)年考取觉罗学教习,就是皇族子弟学校的老师,捐了内阁中书,等同于现在的秘书之类,官阶从七品。(1859年)咸丰己未29岁时会试第一百七十五名进士,殿试二甲第四名,就是全国第七名,钦点主事签制工部屯田司加捐员外郎,就是给皇家办差,如陵寝修缮,核销经费,支取物料,管理各地开采煤窑等等,从六品升从五品。同治六年(1879)铸印局主官正五品,官至永州知府四品,在此位致仕。光熙完全靠自己努力,一步一个脚印,打造出自己瑰丽的人生。
再慢慢从光熙为起点,我惊叹光氏一门科举鼎甲之盛。自光时亨始,一门六进士,让人望其项背一骑绝尘而去。光时亨是九世,中天启甲子乡试第九名举人,崇祯甲戌会试一百一十名,殿试三甲一百六十六名。桐城戴名世《南山集》有篇《光给谏逸事》就是记载光时亨事迹的。光成采是折桂第二人,他是光时亨曾孙,第十二世。雍正二年(1724)进士,著有《大易豪通》,后来考取进士的四位,都是光成采后代。聪谐与聪讷后更名朝魁是胞兄弟光氏十六世,熙和炘也是胞兄弟光氏十七世,亦是聪谐、聪讷的胞侄。
光聪谐字律原,号栗园,又号遂园。嘉庆丁卯(1807)年乡试九十六名,己已(1809)年会试第一百一十八名进士,殿试二甲四十三名,朝考四十七名。钦点翰林院庶吉士,嘉庆十六年(1811)散馆,分签刑部主事正六品。1813年春主讲淮南书院,道光元年(1821)补山西司缺,坐办秋审,充本年顺天乡试同考官,京察一等。道光二年(1822)升直隶司员外郎从五品,充本年贵州乡试副考官,道光四年(1824)升江苏司郎中(正五品)京察一等,充律例馆提调。道光五年(1831)湖北荆宜施道(正四品),道光十一年(1831)二月升福建按察使(正三品),八月调任直隶按察使。(1836)道光十三年正月二十七日引疾归里,(1858)咸丰八年九月初二病逝杭州西湖寓所,暂厝玉贵峰。同治乙丑年(1865)归葬桐城。著作有《稼墨轩诗集九卷》,《稼墨轩易学一卷》,《有不为斋随笔》十卷,《龙眠从书》,《管窥录》两卷。一子光旭,三女。正室吴氏所生女嫁湖北黄陂县知县张曾秀子监生张昌元,侧室陈氏,长女嫁按察使姚莹子,江西安福县令姚濬昌。姚濬昌几个儿子皆成国器,姚永概23岁(1888)年江南乡试第一名(解元),1903年桐城中学堂成立,姚永概为总监之一。1906年被推为安徽师范学堂监督(校长),1912年为北京大学文科学长。清史馆馆长赵尔巽聘请为《清史稿》协修,分任名臣传,"每脱稿,同馆叹服"。姚永概是光聪谐外孙之一。难怪光熙的三位夫人能栖身风光秀丽的挂车山,姚濬昌在挂车山筑有西山精舍,姚氏有产业在挂车山。
光聪谐弟光聪讷,道光六年(1826)丙戌科殿试中二甲六十六名,赐进士出身,道光十一年(1831)任陕西褒城县知县,主编《褒城县志》。光聪讷改名朝魁,这里有故事的,道光乙酉春,他写信给其兄聪谐,说梦见考取二十二名的进士叫光朝魁,准备改这个名字以对应梦中之事。因其屡试不第,久困科场,次年春闱高中六十六名进士,位列二甲,不能不说是个神奇的事例。聪讷任内有政声,“时陕俗官场多溺声,朝魁独以国计民生为务。所至兴利除害,膏泽遍敷。卒于蒲城任,百姓如失慈父母焉。”墓主弟弟光炘同治二年癸亥恩科(1863)二甲第六名,全国第九名,本科探花为名臣张之洞。桐城光氏号称"书香门第,桂花之家,从光时亨一门所看,名副其实。
题碑人孙家鼐,安徽寿州(今淮南寿县)人。咸丰九年(1859)状元,光绪帝师,1898年7月以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受命为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首任管学大臣,1900年后任文渊阁大学士,学务大臣等,卒后谥"文正"其父孙崇祖(1795—1854年),字鼎叔,号巢云,又号岫亭,廪贡生,侯选训导,署池州府教谕,诰封中宪大夫,累赠光禄大夫,配怀远王氏。长兄家泽(1814—1846)字伯涛,道光十八年进士,礼部主事。次兄家铎(1815—1871)年,字振之,道光二十一年进士,山西河镇同知,瑞州府知府。三兄家怿(1821—1890)咸丰二年举人,刑部员外郎,奉天司行走,赏戴花翎。四兄家丞(1825—1878),字石筠,优廪生,浙江乐清县知县。京师大学堂《清史稿》有详细叙说:京师大学堂,始于中日战后(甲午海战),命孙家鼐为管学大臣。孙家鼐后许景澄继任,然许景澄坐论义和团被杀。张百熙为第三任管学大臣,奏请桐城人冀州知州吴汝纶五品卿衔,总教大学(总教习),汝纶辞不应,百熙具衣冠拜之,汝纶请赴日本察视学务。
据说孙家鼐中状元前,有个插曲,监考官是军机大臣肃顺,有个叫高心夔的举子与肃顺挂上了关系,肃顺一心想让高心夔高中状元。考试完毕,按惯例由阅卷大臣负责拟定前十名,供咸丰帝圈点名次,结果高心夔在十名以外。肃顺知道后,要求重新阅卷,但阅卷大臣人多势众,集体反驳,两派在金殿上争吵不休。咸丰帝就让前十名的人,以大清立朝以来的兴盛为题,写出一副对联,决定状元人选。孙家鼐即兴写出:亿万年济济绳绳,顺天心,康民意,雍和其体,乾见其行,嘉气遍九州,道统继羲皇舜尧;二百载绵绵奕奕,治绩昭,熙功茂,正直在朝,隆平在野,庆云飞五色,光华照日月星辰"。这副对联,巧妙地嵌入了"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历代皇帝年号,咸丰帝看后,赞不绝口,钦点孙家鼐头名状元。
一座古墓,钩沉出这么多桐城世家大族的过往,还有寿县声名显赫的孙家,足以显示桐城文化底蕴之深厚。悠悠岁月久,不变的是对故乡赤子之心,怀念的还是桐邑的山水,依然醉心于桐城的文化。桐邑的每座山,每条河,每个村舍都有沧桑的历史,不经意间你走进的老屋基窠,曾经是文士或宦者之故宅。愿每一个桐城人都去研究,发掘出更多的家族往事,我愿每时每刻都徜徉在历史里。
? 精华推荐 ?
九月初三,刻骨铭心的追忆
白米塘
挂车河 · 连城寨 · 方大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