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黄启钊:《我与地坛》读后感

活下去
——《我与地坛》读后感
八年级 黄启钊
如果你在活到最狂妄年纪上忽地残废了双腿,如果你在意气风发之时一切都化为乌有,如果你在感到最无助之时母亲却猝然离世,如果……你会怎样?放弃生命,还是坚强地活下去?正如《哈姆雷特》里所说:“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这种艰难的抉择就发生在史铁生身上。四十多年前,当他第一次摇着轮椅走进地坛公园,《我与地坛》中的一切就悄然发生了。《我与地坛》是一部散文,主要讲述的是史铁生在地坛公园里遇到的人、怀念的事,而“地坛”是史铁生灵魂的寄居地,它像一个茧,在史铁生最无助脆弱之时给予心灵以保护。《我与地坛》写的就是他化茧为蝶的过程。史铁生曾在多部作品里提过他的母亲,在这里也不例外。自从他双腿瘫痪后,一切就像被按下了暂停键,他曾迷茫、绝望,甚至想要自杀,但他的母亲却从未放弃。她拖着羸弱的身躯照顾儿子,任凭儿子冲她发脾气、摔东西。每当他一个人到地坛公园,母亲都会悄悄来园中找他,确保他安然无恙。母亲陪伴他度过了人生最低谷时刻,最终重启了儿子的生命。曾经被命运击昏的儿子,渐渐从生无可恋的阴霾中走出,由“我可活什么劲!”变为了“我要活下去”。而直到母亲离世,史铁生才猛然发现,自己只顾发作,没有好好孝顺母亲,让她为自己付出了太多,最终早早地离世。母亲用自己的生命成就了儿子的生命,更让我明白“活下去”是责任,是传承。十七年间,史铁生常常去地坛公园里,他遇见了不少人:有散步的老夫妻,有饮酒的老人,有漂亮但不幸的小姑娘……在这些“同行者”中,一位“最有天赋的长跑家”令我注意,他每次都要绕着园子跑上二十几圈。其实“长跑家”在这里也许有两个含义,一是史铁生对“跑”和“踩”一类的字眼非常敏感,“长跑家”在史铁生眼中就成了他仰慕和追随的目标,如果他没有瘫痪,那么他是否会像这位跑者一样绕园奔跑而不是静坐在院子里?史铁生只能想象着;二是“长跑家”向他讲述了自己连续五年参加了北京环城长跑赛,但每一次都与橱窗里的照片失之交臂,他在“文革”期间坐了几年牢,一直渴望得到政治上的认可,可以说,其遭受的痛苦和绝望不亚于瘫痪的史铁生,但他又是靠什么力量活下去的呢?应当是他向往的“新闻橱窗里的照片”,这激励着他最终活出了自己的样子,也得到了别人的认可。一个个故事,激励着史铁生“活下去”,也让我更加明白生命的意义。文章的最后,史铁生终于搬出了那个惹人深思的问题: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要写作?史铁生认为,“活着”仅仅是为了试试,“写作”则是为了临死之前能被人放在眼里。而在我看来,“活着”则是报答母亲,是为了不甘心就这样死去;而写作,则是为了致敬和感激每一个坚定你活下去的人物与瞬间,史铁生用自己的一生来告诉那些仍在生死之间选择的人们:“活下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