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海珍爱情故事:为爱而嫁

作者简介
唐海珍,女,湖南邵阳县人,湖南省散文学会会员。文章散见于《生命时报》《中国审计报》《中国人口报》《湖南科技报》《中国妇女报》《中国建材报》《解放日报》《新民晚报》《读者报》《广西日报》《海南日报》《辽宁青年》《椰城》《文史春秋》等近百家报刊。
前言:今天是圣诞节,也是我与我的爱人结婚26周年纪念日。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我把我的爱情故事公之于众,希望读者们不要笑我原来也是个情痴哦。
为爱而嫁
作者:唐海珍
“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题记
1987年,我十七岁。情窦初开的年华,恰逢初中毕业,考上了中专,填报了“邵阳师范”的志愿。不久,我接到了面试通知。在面试的教室门口,我邂逅了一位与我一样前来面试的男孩。他眉清目秀,面如冠玉,腼腆中透着几分稚气。我从未见过如此俊美的男孩。他的身影一映入我的眼帘,就投进了我的心湖,荡漾起一圈圈爱的涟漪。我顾不上女孩的羞涩主动与他搭讪。他带着几分腼腆附和着我的问话。通过一番交谈,我们意外得知两人竟是同乡,只是我们不在同一个学校毕业,更让我觉得有缘的是:他与我母亲同姓,与外婆是一个村的。
自此,思恋在这个盛夏开始绽放,它占据了一个少女的心房,不分昼夜地随着血液奔流。

此文以“梦莲心”的笔名发表于2014年第9期《青春期健康》
在读师范的第一年里,我苦苦地暗恋着他。每当走出宿舍和教室,我的目光睃巡着校园,期望他的身影进入我的视线,但方寸校园,竟捕获不了他的芳踪。见不到他的踪影的日子,我的心如坠入深渊,我的魂不能守舍。偶尔的不期而遇,彼此只是莞尔一笑,然后目光极速躲闪,我的血液加速流动,冲击着一颗渴望爱的心扑腾腾直往上跳。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好想追上去如影随行。
就这样,暗恋在心中累积了一年。当思恋的潮水一次次淹没了我,我必须开闸让涌动的暗流倾泻而出,才不至于溺亡;当暗恋的煎熬,把我推向痛苦的深渊,我不得不寻求它途,才能绝处逢生。我想告诉他我已深深爱上他,但我又心存多种顾虑。在彷徨中,我以匿名信的方式向他倾吐了我对他苦苦思恋的情愫,但我的署名是“一个深深爱着你的女孩”。此后我的心有了暂时的解脱,并产生些许的愉悦:他得知这个世上有一个女孩深爱着他定会感到幸福——任何一个人,只要得知有人爱自己,不管对方是谁,不管自己爱不爱对方,总会产生一丝幸福感——他的幸福就是我的快乐。
时间的步伐缓慢地行至1989年春季,我再也按捺不住单相思的情怀,向他表白了我的爱恋,并指出:曾经那个“深深爱着你的女孩”就是今天写情书给你的我。这一次我署了真名。于是我主动约他到资江河畔去观蓝天碧水,草长蝶飞。
面对一江春水,我毫不羞涩地问他:“你喜欢我吗?”
他只是淡淡一笑,说:“才十八(他比我小一岁),太早了,没想这个事。”
我不甘地说:“是不好意思说,还是不喜欢我?”他撇开我的问话:“我没想到是你,也没想到你对我如此情深,有点受宠若惊。”
二人世界沉默的氛围持续了一段时间,他说:“回去吧,这里风凉。”
“这是春风,是暖风。”我想与他多呆会儿,哪怕就这样沉默无语,只要有他在。
过了一会儿,他又催着走,我不再说什么,跟着他走。途中他羞于与我近距离而行,把我远远地甩在后边。
这是我与他的第一次约会。
此后,我希望他会约我,但对我来说,是爱的奢望。在同一个校园里,我只能借助书信向他倾诉我的相思之情。常常我的几篇长长的肺腑之言,只换得他的只言片语,但足以滋润我干渴的心田。
临近毕业,我特意送给他一张印着“情谊”的卡片。他在回信中说:
“我只能接受你的‘谊’,不能接受你的‘情’。”
此时,我的心湖波涛翻滚,拍打着我的心房,升腾起一团团烟雾,烟雾迷蒙了我的双眼,化成两眶酸涩的泪水。
我含着泪再一次约他出去,问:“为什么?!”
他轻描淡写地说:“只是不想过早涉入爱河。”面对这样一个冷若冰霜,不为情所困的男生,我只能在心底里坚定着信念:那我就等你一万年吧!直等到你走上讲台,想谈婚论嫁,我再与你谈情说爱,我要成为你的妻子。
1990年毕业后,我放弃了一次次以牺牲爱情和金钱为代价的留城机会,回乡任教。我被分配到乡中心完小工作,而我的初恋男孩没我幸运,被分配到一所是寺庙改建的偏僻乡村小学,被同学戏称去当“和尚教师”。我有些许遗憾:我回乡任教,多半是想到他也会回来,能与他近距离相处可消融我心中无尽的相思之痛,现在却不在同一个校园工作,反把我相思之情丝拉得更长。
我想用我的情丝把他缠绕,但他真像和尚一样六根清净,不为我的柔情所动,以普通朋友的姿态笑而置之。
工作后的第一个寒假,临近除夕的一天,我与他在县城不期而遇。他打算坐车回家,我说:“陪我走走吧。”
那天,下着蒙蒙细雨。我们共撑一把雨伞,与他走在回家的柏油马路上。寒风挟着雨丝不时地斜钻于伞中,侵扰我们的二人世界。但他紧握着伞柄,我紧挽着他的手臂,步履和谐而轻盈。寒风、雨丝在伞下消融成温馨的气息。这温馨的气息及他的气息化作一股暖流倏地钻入我的鼻孔,流遍全身。裹着这股暖流,在凛冽的寒风中走了一程又一程我不觉得寒冷和艰辛。他几次想坐身边鸣笛的班车回家,我不让,我说:“再走一程吧。”
就这样一程又一程,直走了二十多里才不得不分道回各自的家,一辆载客的三轮篷车突突而来,他招呼司机停下,轻快地跳上车。
我孤独地撑着雨伞,伫立寒风细雨中,凝视着他。随着车身的移动,我的目光也跟着篷车内边沿的他拉得很长,心也随着目光奔他而去。直到目光拉断了,我的心却被他带走了。此时,我失去了魂魄,那车和他的身影消失于细雨烟雾中好久了,我却被钉子钉住了似的,久久挪不动自己的脚步!
我失魂落魄地走在回家的途中,心里、脑里全是他的身影。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销魂的初恋!
我们的“爱之旅”不知何因被我的父母知晓了。父母坚决不同意我嫁给一个小学教师。我初恋的男孩与母亲娘家是同一个村同一宗族。他的家境母亲了如指掌:父母在家务农,不富裕,家有三个清一色的嫁不出去的男孩等着父母砌筑房屋娶妻生子。这样的家境够不上母亲心中的“高门”。她总觉得我吃了国家粮,正式的公办教师,是要嫁到城里去的。
春节过后,每到周末回家,父母就要我去相亲。我不愿去,父母就不厌其烦地对我说教。总之,要我找个有钱有地位的,以后对我对这个家都好。有一天,他们的唠叨,我听得心烦了,终于大发雷霆,掀翻了大家围坐的餐桌,然后撂下一句话:“别把我的婚姻当商品!不嫁给他,我去当尼姑!”我生气地离开了家。
此时,我需要我爱的人给予我爱的能量,让我有力量坚守我心中的爱情。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我从我所在的乡中心完小出发,翻过一座山,涉过一条长长的田垅,再翻过一座山,找到了他的“寺庙”学校。学生和其他教师都回家了,他独自一人守校。我躺在他的床上,向他倾诉着父母逼我相亲的苦恼。他笑而无语。我渴望他走近我给我一个热烈而长久的吻,甚或做出出轨的事,我也不会反抗——我会把这一切当作爱的承诺和证明,由此而有力量承受和消除一切爱的压力和阻力。然而,他似乎不懂我躺在床上的情意。
良久,我起身,握着他的手,深情地注视着他,说:“是不是不喜欢我?”
他抽开手说:“才二十岁,结婚年龄不到,怕挨处分。”
我苦笑,我不认为是他憨厚所致,这是不爱我的信号。爱一个人,哪怕刀山火海,也会勇往向前,还会怕挨处分?
他明摆着不想要我,我得走了。
此时已近黄昏,他没有送我。
山间,小虫们在哀鸣。初夏的黄昏,山风却吹得我打了几个个寒噤,心空掠过一丝丝恐惧和凉意。他的冷漠使我的爱已成了折翼的小鸟无力飞翔。尽管我心中是多么多么地爱他,但他依然是多么多么不爱我。如果有那么一点点在乎我,就不会让我一人孤独而恐惧地行走于黄昏的山路上!
我决定与他分手!
回到学校,我忍着揪心的痛楚,给他写了一封极短的情书:
“既然不能相爱,我们分手吧!”这是我写给他所有情书中最短最不缠绵的一封。
然而,心中的缱绻决绝之情却难以言表。
第二天,我把这封信托他弟弟(他弟弟当时是我的学生)捎给他。我希望自己的绝情信能唤起他对我的不舍,哪怕能有一句挽留的言辞,我都会和他重续情缘。
然而,第三天,我收到了由他弟弟转来的一个大包裹,上面赫然写着:
“这一切都是谎言!”
包裹里全是我这三年来写给他的情书。
这一天,我也懵了,在云里雾里火里冰里度过了人生最难熬的一天。
至此,我的初恋并没有画上句号。
此后,无尽的思念和失意像魔鬼一样缠绕着我。
我好想好想嫁给他,但他却不爱我;我好想好想做他的妻子,但他却怕娶我。那种无限的思恋却不能相见和拥有的深重痛苦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我。
我不嫁给他,也不想嫁给其他人,我就想去做尼姑,但教书育人的责任束缚了我。我只得寄情于书本和写作,但我的心被思恋占据着走不进书本里。
在这个渴望爱情的季节里,我想到了移情别恋。
接下来的两年里,追求者纷至沓来,我试图接受。但我的心似冰封的河床,任何男孩靠近都感受到一股逼人的寒气。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拥有房子车子票子的男孩,曾是许多女孩梦寐以求的偶像。但曾有这么一个带有“局长”头衔的男孩,在我面前殷勤献媚,我仍旧冷若冰霜。
物质的东西,是可以用双手创造的;而爱,是心灵的契约,不管多高的地位和再多的金钱财物也无法兑换。不能与自己所爱的人生活,我的心不会快乐;面对自己不爱的人生活一辈子,我会恶心而亡,还要那些俗物干什么?没有爱情的婚姻,我不嫁!还不如孤独地活着!
人类爱的伊甸园就是这样:在那个属于爱情的小小芳草地上,第一个走进来的倩影已深深扎下了根,容不下另外任何一人。
但我却没有走进他心中的芳草地。他心中没有我,不管我爱他有多深,他还是那样不在乎我。无数次,我在心底默默呼唤:旭(他的名字里有一个“旭”),你知道我真的是多么多么地爱你吗?而你为什么那么那么不在乎我?尽管我是多么多么地爱你,但你是那么那么不在乎我——你不爱我,我怎能嫁给你?你是否听见我的心在为爱而呻吟?!
我疲惫的心宛如黑夜中寻求归巢的夜鸟,呼唤着黎明的到来,尽快栖息于属于自己的爱巢。
然而,他仿佛在我生活中销声匿迹了。
我的心似幽灵般在漫漫长夜中游荡,不见一丝光明,找不到归宿。
我食无味,寝不眠,魂不守舍,神不安宁,为他痴迷为他酒醉。
我生活的空间沉闷而令人窒息,我想,没有他,我会崩溃而亡。
不能嫁给自己所爱的人,我也不会胡乱嫁给他人,就让爱把我折磨而死吧!
啊!我的爱,我的爱人,求之不得!我只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但,值得庆幸的是:我等到的不是死神,而是爱神的青睐。
两年后——1993年秋,他调入我所在的学校。曾经相互触及的两颗心,再次相触,心湖怎能不溅起点点浪花?在朝夕相见的日子里,我无尽的思恋化作狂热的爱恋。工作之余,我抛开女性的羞涩,以一个姑娘的体贴和温柔敲开他的心扉,破除“男追女”的世俗,热烈地追求他。在朝夕相处一段日子后,他终于说出了那三个让我等待了几年的字:
“我爱你!”
其实,不管他爱不爱我,在每一个与他相守的日子里,我内心都无比愉悦,所有的烦恼和忧愁,都在温馨的气息中融化;与自己所爱的人生活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这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这一年冬天,我们的爱情之花终于绽放盛开,我们结婚了。婚后,他告诉我:其实,在接到我那封分手的情书之前,他已然认定我会成为他的妻子;在离别的那二年里,他已暗下决心:我不嫁,他会不娶。
我们爱之巢穴是两间十平米的办公室,在这里我们用爱营造了一个温馨的家。多少年来,几多时,当生活中的磕磕碰碰,伤及我脆弱的心——哪怕有时伤口是他亲手制造的,只要有他身影相随抑或一个拥抱,所有的忧愁烦恼怨气都化作青烟随着那温馨的和风淡淡而去。
多年之后,有幸调入繁华的都市,面对有权有势有钱的男人之诱惑,心如磐石岿然不动,皆因心中那份爱——
原来“为爱而嫁”为婚姻包裹了一层坚实的外壳。
长按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唐海珍文字作坊
推荐阅读:
孩子,别玩 手机了!
幸福藏匿在生活的细节里
留守学生:假如我不曾见过太阳
家的变迁
父母应作儿女好读书的榜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