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下广州|王重旭著《绿世界——刘仁与绿川英子的中日情缘》十四

作者简介
王重旭,一级作家,高级记者。曾任本溪市委宣传部新闻处处长,本溪日报副总编,本溪市文联副主席兼作家协会主席。
绿世界
刘仁与绿川英子的中日情缘
原创:王重旭
14、南下广州
刘仁和绿川英子随着人群出了码头。
到哪里去呢?刘仁从下船开始,心里就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先找个住的地方,然后再找一份工作,想办法和广州的世界语者取得联系。
刘仁突然想起身后的绿川英子,自己只顾想事,没想到绿川英子落在了后面。
一路上,船遇上风浪,颠簸得很厉害,绿川英子不停地呕吐。她躺在狭窄的床铺上,面色蜡黄。刘仁看着妻子如此难受,心里很难过,如果不是自己,照子这个时候,大概还在日本家中的宽大松软的床上睡懒觉呢。
广州老照片
刘仁看着走路摇摇晃晃的绿川英子,正要回头搀扶一下。这时一个警察拦住了绿川英子。刘仁急忙跑过去:“先生,您这是要……”
警察态度很蛮横,他的广东口音,刘仁听起来很别扭:“没什么,请这位女士跟我到警察局走一趟。”
刘仁慌了,忙说:“为什么?我们没犯法,凭什么去警察局?”
那位警察说:“因为她是日本人。”
刘仁强作笑容:“先生,您误会了,她是马来亚人,我们是夫妻。”
警察毫不客气地说:“先生,你在说谎吧,这位女士的长相和走路的姿势一看就是日本人。”
说着就要把绿川英子带走。
刘仁忍不住心头的怒火,伸手抓住那位警察,绿川英子急忙拦住刘仁:“砥方,没关系,我跟他们走一趟。”
正说着,一位长官模样的人走了过来,问道:“怎么回事?”
刘仁只好实话实说:“她是我妻子,我们都是世界语者,知道吗?世界语者是要和平,反对战争的。我妻子叫绿川英子,是日本人不假,可她到中国来是来帮助中国抗日的,她是世界语作家,在上海的《中国怒吼》杂志工作,写了很多反对日本侵略的文章。上海沦陷了,我们从上海逃出来,这是要转道广州,然后去汉口。”
长官和那位警察听了刘仁的话,态度有些缓和,说:“可是怎么证明呢?”
刘仁急忙打开手提箱,拿出几本《中国怒吼》杂志,“先生你看,这就是我们在上海编的杂志,这是她用世界语写的文章,对了,你不认识,这是世界语,好,这样吧,我给你们读一段,‘我应该做什么?像一些同志那样奔赴前线,还是像女同志那样为难民和伤兵工作?但是我不能,因为我是一个连中国话都讲不好的弱女子。同志们,幸而我是个世界语者。是的,我说幸而,因为多亏这个,我在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革命战斗中找到了自己小小的岗位。现在我们应最有效地把我们的语言当作国际武器。’……”
这位长官终于面带笑容,他打断了刘仁,“好了,不用念了。我们应该感谢你的夫人。走吧。不过,根据战时法令,你必须离开她。当然,这是你的问题。好了,注意,别到处乱走,这样很不安全。”
两个警察走了,刘仁扶着有些站不稳的绿川英子,赶紧叫了辆人力车,对车夫说,“送我们去旅馆。”车夫问:“先生,去哪家?”刘仁顺嘴说了句,“方便一些的。”
广州新亚酒店老照片
没想到,车夫把他们送到了广州最豪华的新亚酒店。这家酒店,刘仁哪里住得起,但看绿川英子身体的样子,只好说,咱们先在这里住下,明天我再出去找旅馆。
第二天,刘仁赶紧出去找了一家简陋的旅馆住下来。
刘仁和广州的世界语者取得了联系,这是一群热血沸腾的年轻人,其中一位叫陈原的人,还是中山大学的学生。这几天,他也正在想办法联系刘仁夫妇,因为他刚刚收到叶赖士从上海寄来的信,一是让他帮助安排刘仁和绿川英子的生活,二是协助刘仁和绿川英子,把广州世界语协会的工作开展起来,还说刘仁和绿川英子都是了不起的世界语者。
因为绿川英子外出不便,那些天,陈原和那些大学生们就常来刘仁的住处,有的女学生从家里带来衣服,把绿川英子装扮成一个外省妇女的样子。这样,不会讲广东话的绿川英子,行动会方便一些。为了节省开支,他们又为刘仁和绿川英子找了一处他们过去使用的废旧的仓库,虽然房间狭小,里面又堆满了各种书报和纸张,但至少不用付房费了。他们又从各自的家里拿来一些生活的必需用品,使得他们至少可以做饭生活了。
绿川英子感动地说,“我和砥方就像沙漠里的流浪汉,遇见你们这些世界语者的朋友,对于我们来说,就是遇见绿洲了。”
之前,广州的世界语运动非常活跃,也成立了一些团体,甚至在国内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但是后来由于没有适当的人去组织,所以一度陷入低谷。
刘仁知道,要把广州的世界语运动开展起来,必须要取得政府部门的认同和批准,然后进一步争取活动经费。但是,他清楚,要完成这个目标,不容易。他和陈原等人找了一些关系,跑了几次政府部门,但都被婉言拒绝了。
正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广州出版的《救亡日报》,这是由郭沫若和夏衍创办的,刚从上海转移到广州的一张宣传抗战的爱国报纸,上面以显著的大字标题刊登了一则消息:“抗日英雄丁克回到了广州”。
这条消息让刘仁喜出望外。这位在日本东京掩护过刘仁和绿川英子出走后,被警察当局拘捕下狱达八个月之久的丁克终于回来了。其实丁克在东京的时候,就加入了中共东京特别支部的外围组织社会主义青年同盟,是明治大学中国留学生同学会的负责人,在地下党的领导下,利用日本世界语协会开展反对日本侵略的进步活动。
当丁克出现在刘仁和绿川英子面前的时候,这几位患难之友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刘仁和绿川英子向丁克打听中垣虎儿郎老师、叶君健、黄乃和李益三几位同学的情况,丁克告诉他们,自绿川英子走后不久,他们几个就被东京警察署抓起来了,叶君健他们几个被关了三个多月后,也都陆续回国了。而他则被关了八个多月,只是中垣老师现在还在关押之中。
丁克见刘仁和绿川英子的处境如此尴尬和寒酸,便说,“你们不能在这里住下去了,走,搬到我那去。”他找来陈原等人,三下五除二,把刘仁和绿川英子的所有物品,搬到了他的住处。
这是一座漂亮的二层楼房,是丁克的女朋友借给他的。里面还有一位学生,也是世界语者。现在,绿川英子成了这幢楼房的主人了,这里环境优雅、安静,让绿川英子很惬意。从日本到上海,从上海到广州,她不停地奔波,不停地搬家,现在终于有一个安逸的住所,虽然不属于自己的,虽然她是暂时的主人,但她还是高兴地给它取了一个名字,“绿色之屋”,凡来参加活动的世界语者都被绿川英子热情地称之为“绿色之家”的家庭成员。
广州老照片
丁克在广州上层有很好的人脉,他的父亲邓乃燕,是同盟会元老,辛亥革命时,他在指挥惠州战役中牺牲。他的母亲余浣香和那些同盟会的革命家也都有很好的交往,特别是和廖仲凯的夫人何香凝都是很好的朋友。丁克母亲还是一个有名的教育家,曾创办学堂,自任校长,是广东女子启蒙运动的先驱之一。一九二四年遇刺殉职的粤军第一师师长邓仲元是丁克的族叔,民主革命者邓演达是他的族兄。当年在广东掌握兵权的将领如张发奎、余汉谋等都出身于第一师。因而他有着很广泛的社会关系。
于是,丁克带着刘仁和其他几个世界语者,游说于政府部门,甚至在亲族和熟人之间奔走。最后,终于得到了政府的认可,成立了由广东省政府宣传部领导的广州国际协会,下设英语、日语和世界语三科,其中世界语科由刘仁负责。
有了政府的支持,就有了资金保证,开展工作就一顺百顺。刘仁从来没有感受到工作如此得心应手。
在到日本留学之前,刘仁在高崇民的领导下,在北平和天津开展救亡运动,但是那时是地下的,是秘密的,是偷偷摸摸的,国民党不允许你大张旗鼓地宣传抗日。现在则不一样了,不但共产党号召抗日,国民党蒋介石也开始抗日了,国民党和共产党又一次携起手来,走到了一起。曾经抱怨张学良不抵抗的刘仁,此刻真的觉得有些对不起自己的校长,因为自己误解了这位曾经的偶像。如果没有张学良发动的西安事变,中国的内战不知道还要打到猴年马月。到时候,整个中国都要被日本占领,中国人真的就要成为亡国奴了。
刘仁满腔热情,他起早贪黑,召集开会,物色人员,布置任务,创办世界语刊物,编印宣传小册子,开展抗日宣传。在他的带领下,广州的世界语活动很快就活跃起来了。
广州的这些学习世界语的年轻人知道刘仁和绿川英子是从上海来的,就要他们介绍上海的世界语情况和上海抗战的情况。刘仁在上海的时候,就对谢晋元和他的八百壮士的抗日壮举了如指掌,加之刘仁本来就有很好的口才,所以讲的那些年轻人热血沸腾。不忙的时候,刘仁还教这些年轻人唱歌,那是他在上海学会的《救国军歌》 :
“枪口对外,齐步前进!不伤老百姓,不打自己人!我们是铁的队伍,我们是铁的心,维护中华民族,永作自由人!”
“装好子弹,瞄准敌人!一枪打一个,一步一前进!我们是铁的队伍,我们是铁的心,维护中华民族,永作自由人!”
还有在船上学会的那首《歌八百壮士》: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宁愿死,不退让;宁愿死,不投降!同胞们起来,快快上战场,拿八百壮士做榜样!”
……
郭沫若创办《救亡日报》
这个时候,武汉已经成为中国抗战的中心,很多革命青年和一些知名人士,都已北上汉口,刘仁很羡慕他们,心里也很着急。而此时,绿川英子在广州的行动却依然不便,她最多只能参加那些世界语朋友圈的聚会。很巧,在一次世界语朋友的聚会上,刘仁听说郭沫若先生也在广州,就住在新亚酒店,决定去拜访他。
在日本的时候,刘仁就对郭沫若有所耳闻,而郭沫若也刚从上海转来广州不久,他在上海创办的《救亡日报》,也转移到了广州。尤其郭沫若先生在《救亡日报》上发表的复刊词,写得慷慨激昂,让刘仁钦佩不已。
“救亡就是我们的旗帜,抗战到底就是我们的决心,民族复兴就是我们的信念”;“我们要在文化战线上摧毁敌人的鬼蜮伎俩,肃清一切为虎作伥的汉奸理论,鼓荡起我们民族的忠贞之气,发动大规模的民众力量,以保卫华南门户,保卫祖国,保卫文化。”
在广州的这些日子,刘仁真切感受到了广州救亡的生命脉搏跳动了,消沉的民气又开始鼓荡起来。高悬在马路两旁电线杆上的横幅标语,被风吹得鼓鼓的,斗大的黑字在上面跳跃,“军民团结起来!用我们自己的力量保卫大广州!”到处都可以听到“对准敌人开枪,前进。不要内战,忠于人民”的歌声。
在广州新亚酒店郭沫若的房间,刘仁和绿川英子慕名来访。他们向郭沫若表达了想去汉口参加抗战的意愿。在两国交战的非常时期,一个日本人如果没有中国政府的特别许可,绝对难以在中国的土地上自由行动。在日本过了十年流亡生活的郭沫若,非常理解绿川英子此时的心情和她面临的困难。
他对刘仁和绿川英子说,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你们的,希望你们俩能再耐心地等待一段时间。只要有机会,一定帮你们安排一个满意的工作。抗战需要枪杆子,也同样需要笔杆子。郭沫若还鼓励绿川英子说,这段时间,可以一边利用你所擅长的世界语作为抗日宣传的武器,一边等待国民政府对你的认可。最后,郭沫若还叮嘱刘仁和绿川英子,一定要注意安全。
此时的广州也战事紧张起来,日军不断对广州进行空袭。
日寇战机轰炸广州老照片
然而,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让刘仁意想不到的事情。一天早上,绿川英子去参加一个世界语的朋友聚会,正走在广州街头的绿川英子突然遇到日机空袭,警笛响起,人们都迅速地向安全地方跑去。羊城的天气热得很早,焦急中的绿川英子一边随着人群奔跑疏散,一边掏出那只红色的手绢擦擦头上的汗水。突然,几个国民党特务一拥而上,不由分说地将她绑架进了拘留所。
原来,绿川英子被当成了“日本间谍”,国民党的特务们认为她手里的那条红手绢是在给俯冲的日本轰炸机打信号。绿川英子哪里知道,自从她一踏进广州,就引起了国民党特务的注意,特务们一直在暗中监视她的行踪。
在国民党的拘留所里,绿川英子百口难辩。尽管她坚决否认,尽管没有足够的证据,但广州当局还是以“日本间谍嫌疑”为由,要将绿川英子从广州强行遣送到香港。
刘仁得到消息后,为营救妻子,四处奔走,但是毫无结果。他气愤至极,对着那些面无表情的警察和国民党特务大声吼道:“她是日本人不假,可她不是特务,她是来帮助中国抗日的英雄,你们不能这样对待她。”
没有人听他的分辩和怒吼。
绿川英子满腔热血参加中国人民的抗日斗争,却背上莫须有的罪名,被驱逐出境,受到不应有的对待,这使刘仁和绿川英子无法理解。
刘仁无奈,只好相伴随行,两人一起流落香港。
在香港,刘仁举目无亲,囊空如洗,不得不在香港的一间破旧的棚屋里过着屈辱和苦闷的日子。
刘仁对绿川英子抱歉地说,“真的对不起了,没想到会是这样。”
绿川英子反倒安慰刘仁:“没关系,砥方,会过去的。”
好在后来遇到了香港世界语者曹乃飘先生,他听说刘仁夫妇被驱逐到了香港,就找到他们,让他们住到自己家里。
和香港世界语的同志接上关系后,有人邀请绿川英子到电台去作一次演讲,绿川英子爽快地答应了。演讲中,绿川英子对日本法西斯发动的对中国的侵略战争进行了强烈的谴责,同时,她也表示,自己虽然被广州当局误遣香港,但她依然耐心地等待时机,和丈夫刘仁一起返回内地,参加中国的抗战。
终于,熬到了1938年的6月底,在郭沫若等人的积极努力下,国民党政府发给了绿川英子入境通行证,准许她到武汉。
接到通知,刘仁和绿川英子非常激动,“照子,都过去了。”刘仁抱住绿川英子,激动地说。绿川英子眼泪流了下来,她哽咽道:“砥方,我可以留在中国了,我可以永远和你在一起了。你知道吗,这些天我多害怕,我怕他们把我赶回日本,那我就再也不能和你在一起了。你知道,我不能失去你。”
(未完待续)
图片来自网络,致谢原作者
编辑:一寸丹心
印象本溪谈老百姓感兴趣的家乡话题
感谢您的阅读、转发和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