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让你的孩子了解唐诗的真相了

本周第三十八讲《唐诗真面目》
欢迎大家赏听。
本文是“西窗记”微信群
每周分享活动的讲稿
欢迎大家转发本文
大家晚上好:
历史驿马星传,踏过战火纷纭的春秋战国,穿越秦汉,走过三国,在魏晋南北朝的腥风血雨中破茧前行,越过隋末天下逐鹿人充满血丝的眼睛,我们这个充满苦难的民族,终于走出苦难迈向辉煌,来到了一片水草丰美、天下太平的富饶之地,这个地方,就叫做唐朝。
从公元618年唐高祖李渊代隋,到公元907年朱温篡唐,享国二百八十九年的唐朝到今天,依旧留给我们一笔巨大的遗产。多少文治武功的太平华年,酣睡在丹青史册当中;多少仕女文人的风雅韵味,存留在雁塔曲江之畔;我们的文化自信,我们的大国想象,我们的历史坐标系统,几乎都是比照这个消失了1111年的王朝的。
这个王朝留给我们很多的遗产,其实大部分是死遗产,要么记在故纸堆里,要么埋在黄土堆下,唯一依然鲜活地生活在我们的现实中的唐朝遗产,也许就是那数不清的唐诗!
我们中国人是非常热爱唐诗的,我们太多的感情附着在这种文化当中。无论是李白深秋庭院中看到井栏旁的霜寒明月光,还是孟浩然春夜里听到枝叶摩挲的无边风雨声,无论韩愈在早春远看浅绿近看枯黄的天街小草,还是白居易深秋兄弟离别秋鸿鸣野的白露水,只要四季依旧在轮回,只要中国人还活在这片土地上,行一步走一步,唐诗就会从无数个角落伸出触角来。
时空隔得久了,越来越多对唐诗的解释渐渐模糊了我们对唐诗本来面目的理解。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们沉陷在矫首望月、长亭相送、渭桥折柳、阳关递酒那种种文化符号晕染成的古典美学当中,忘记了唐人那纸笔直抵人心的温软感从何而来,今天,我想借这一堂分享,跟大家聊聊我对唐诗的理解。
唐诗本意:中国最早的facebook
古诗从诗经时代起源,一直延续到民国,中国人作诗、写诗的传统从没有断绝,但我一直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诗歌的盛世会出现唐朝?这是我们读过这么多唐诗,书籍和老师都没有告诉我们答案的一个大问题。
是因为盛世造就的文学奇迹么?同样是文治武功兼备的盛世王朝,汉朝也有诗歌传统,明朝也是如此,为何这两个朝代的诗歌历程中,就很难出现李杜元白这样一个庞大的诗人团体,偏偏出现在唐代,而不是之前或者之后?
是因为唐朝科举考试专门诗赋么?宋代科举考试考策论,不是照样出现词赋大家;明朝专门考八股文,但是八股文依旧很难看。所以,用考试来推动文学高峰,显然也站不住脚。
要想弄清楚一朵文学之花的秘密,就要了解这个时代的文学水土。要弄清楚唐诗是做什么用的,这一点很重要。我手头正好有一本中华书局版本的《唐诗三百首详析》,翻阅完所有诗篇,我觉得最值得玩味的就是每一首诗的题目,例如王维《送綦毋潜落第还乡》、李白《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丘为《寻西山隐者不遇》、常建《宿王昌龄隐居》、韦应物《长安遇冯著》、杜甫《赠卫八处士》、韩愈《八月十五日赠张功曹》、卢纶《送李端》、白居易《自河南经乱关内阻饥兄弟离散各在一处因望月有感聊书所怀寄上浮梁大兄、於替七兄、乌江十五兄兼示符离及下邽弟妹》,几乎唐诗三百首中大多数诗的题目都是这样,这就让我们把唐诗很自然地和一个人的社交网联系起来。
唐诗是什么?唐诗并不是文学创作,它的最大功能就是朋友圈社交,它的读者根本不是面向社会大众,它的读者都是特定的某个人或者某几个人,它只是一个人为了联络感情所做的精致文字,仅此而已,这就是唐诗的本来面目。
清康熙朝《全唐诗》选录的凡2500余家,得诗48900余首。这唐朝三百年陈迹,比较由三百篇至隋朝千余年间,增加几倍。这洋洋洒洒近五万首唐诗,说白了就是唐朝三百年的朋友圈文字集合。社交才是推动唐诗发展的最大动力。
从《全唐诗》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唐朝除读书士子当然能诗外,上自皇帝将相,在朝在外庶僚,下至贩夫走卒,旁及闺秀侍姬,方外僧尼女冠,以及坊曲妓女,几无一人不能诗。最低限度无一人不能“诵诗,”不“解诗。”说白了,这就是中国最早的“Facebook”。
唐诗普及到什么程度呢?我就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就以“安史之乱”的两大元凶之一史思明为例,他是一个粗通汉语的胡人将领,从小没上过学,也没有什么文化。安禄山死后,他跟着挑起反唐的大旗,快打到洛阳的时候,正好是夏初樱桃熟时,他的儿子史朝义(被封为怀王)还在河北,他派人把樱桃送到河北儿子处,还送上一首诗:樱桃一笼子,半已赤,半已黄。一半与怀王,一半与周贽。让儿子把这笼樱桃,一半自己吃,一半送给他的老师周贽。这首诗几乎不讲押韵和格律,但出自于一个东北杂胡之口,可以看出当时诗歌在社交当中有多么风行。
再举一个例子。唐朝有一个叫做李涉的诗人,我们许多人都读过他那首《题鹤林寺僧舍》: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李涉太和年间过九江,遇到强盗,强盗得知他是李涉,不仅不抢劫他,还央求他为强盗们做一首诗,于是李涉做了一篇绝句送给他:春雨萧萧江上村,绿林豪客夜敲门。相逢不用相回避,世上如今半是君。”强盗很高兴,特地送给他很多东西,把他安全送走。
唐诗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用字俗,浅白显露,不用太费思量。尤其是盛唐之前的唐诗,并不太推崇使用典故和晦涩的文字,比如李白“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孟浩然“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王维“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王之涣“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等等,这些唐代大诗人所作的诗,几乎都严格按照白居易“老妪能解”的标准去创作的。这样的诗句在唐诗中比比皆是,反观宋诗,则非常罕见。
唐诗中一个长期被人忽视的现象,就是“打油诗”。唐朝很有些人因为善于写打油诗而广受人追捧,例如王梵志,他有一首咏坟头的诗 : “ 城外土馒头,馅草在里头。一 人吃一个 , 莫嫌没滋味 ”。这首诗开辟了唐诗的一个先河,用浅白俚俗的文字表达作者不拘礼法、倜傥风流, 也出于一种反正统的心态。
我们不要忽略了这种文化浅薄、诙谐幽默的诗体,实际上很多大诗人都在写打油诗。比如李白《戏杜甫 》诗 :“饭颗山头逢杜甫,头戴笠子日卓午。为问因何太瘦生, 只为从来作诗苦。” 这首诗的笔意与后来常见的打油诗并无区别。
一言以蔽之,唐诗并不是我们想象得那么高大上,它实际上充当的是一种社交的润滑剂,它从出生之初,就不是为了向缪斯女神献祭用的,而是民间交流自然产生的东西,它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典雅大方,其实实质还是一种俗文学,这就是唐诗的真正面目。只不过我们今天看到的唐诗,都是被层层过滤过了,只剩下文雅驯美,致使我们对唐诗产生了极大的误解。
为什么唐诗会横空出世
历朝历代都有人在写诗,为什么偏偏在唐朝这个时代大量涌现诗人和诗作。这个问题很少有人去想,也很少有人作答,但这恰恰是唐诗最大的秘密之一。
我们刚才说过,唐诗其实就是那个时代的朋友圈文学。我们这代人都是从手机进化到智能手机时代的,当我们还在使用诺基亚的时候,那时候我们的朋友圈文学就只能是各种短信段子,等到智能手机和微信出现之后,才会有今天热闹非凡的朋友圈。也就是说,只有先出现了某种技术变革,紧接着才会出现对应的传播内容。短信对应过去的手机,朋友圈对应的就是智能手机和微信,这就是先有鸡后有蛋的关系。
要了解唐诗的秘密,就应该了解当时那个时代发生了什么技术变革。这个时代发生的一件不为人所知的大事,那就是全面使用纸张,推动了唐诗的全面繁盛。
纸张自从东汉蔡伦发明造纸术以来,纸张的普及一直是一件艰难的事情,西晋时期左思写出了《三都赋》,造成首都洛阳的纸张供应紧张,这说明纸张发明一百多年后,纸张基本还是一个稀罕物;到了东晋时代,王羲之给当时的政坛大佬谢安送了上万张纸,由此可见,纸在当时还是一件非常珍贵的礼物。
隋唐统一中国之后,令人瞩目的技术革新就是纸张已经普及于民间 ,全国各地遍布造纸作坊,纸的质量越来越高 ,满足了当时兴盛的“书画之风 ”的需要 。隋唐时许多日用品也以纸制 品制成,以代替其他 昂贵材料,如灯笼纸及糊窗纸,表面 涂上油成为防水纸,可取代绢料 。在欧洲直到1735年英国人威尔德 (ObadiahWyld)才取得制防水纸的专利。
纸张的普及,带来最大的便利就是书信往来的便利。从前都是用沉重的木简竹策,一封信一斤多重,传递不方便,所以有给远方朋友分享诗作的冲动也只好孤芳自赏。东晋人殷羡(字洪乔),他曾被任命为豫章太守,在即将离开南京赶去赴任的时候,很多人都托他带信,他把信一一收下。结果来到江西石头渚,将信都抛进了水里,并说道:“沉者自沉,浮者自浮,殷洪乔不能做致书邮。”为什么呢,因为都是沉重的竹简木策,带着不方便,于是就全部给扔了。但是换到唐代就不同了,一封信一张薄纸,小巧便携,就很难再发生“误付洪乔”的事情了。
还有一件大事就是科举的出现。隋朝开科取士,唐朝在此基础上发扬光大,唤起了平民的文化热情 , 为社会造就了一个知识阶层, 为了求官和考试,士子中兴起了“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游学风气,常自携笔墨而行,新时代的网红队伍就此因运而生。
漫漫旅途中,如何抒发内心的孤寂和乡思,如何彰显自己的才情和名气,选择在交通便利、来人众多的官衙驿站、寺庙宫观、瓦舍勾栏、酒肆客舍乃至山崖石壁上题诗,这种题壁的风气,随之为唐诗的繁荣推波助澜。
题壁诗的作者,就来自唐代社会各个阶层。其中有帝王 ,如唐玄宗有《三乡驿望女几山诗》;公主, 如宜芬公主 《虚池驿题屏风 》,作于入蕃途中;宰相, 如武元衡 《题嘉陵驿 》,作于出镇西川途中;刺史,如白居易《赴杭州重宿棣华驿见杨八旧诗感题一绝 》, 作于赴任杭州途中;使臣 ,如权德舆《丰城剑池驿感题 》,作于奉使江西路上;贬官官,如郑常 《谪居汉阳白沙口阻雨因题驿亭 》, 作于南迁途中;幕僚 ,如杨巨源 《题范阳金台驿 》, 作于从事田弘正幕之时;下层文官, 如张籍 《使至蓝溪驿寄太常王丞》, 作于官微出使之时;举子 ,如罗邺 《春夜赤水驿旅怀 》, 作于应举途中;隐士, 如殷潜之 《题筹笔驿 》;妇女 ,如若耶女子 《题三乡诗 》。另外 , 太监、僧人、道士、香客都有题壁之作 ,今日我们看到的唐诗皇皇巨著,其实很多都是从各种题壁诗中抄录下来的。
在唐代,从塞北的荒原废馆到江南的寺观楼阁,从邮堠、乡校、逆旅 、行舟之上,到巴山蜀路上的栈道之间, 乃至瘴乡蛮境的石洞石林深处,都有唐人题刻,交通便利的景点更是题壁、题名随处可见,,荆门的蒙泉、襄阳的孟亭、永州的朝阳岩、澹山岩、浯溪的石壁、衡州的合江亭、肇庆的桄榔亭、桂林的七星岩,唐人留题触手皆是,不经意间便会碰到一处。甚至树叶上、石头上也有诗,姚合 《题山寺 》:“为爱青桐叶 ,因题满树诗 。”白居易《送王十八归山寄题仙游寺 》:“林间暖酒烧红叶 , 石上题诗扫绿苔 。”总之 ,唐人题壁数量之大 , 方式之多,文化意蕴之丰富,得它成为一道亮丽的文化景观。
墙壁题诗虽然不是主动扩散,但每天都有人从这里走,看到墙上的好诗,背下来或者抄下来,也流传开了。像李白到了黄鹤楼,准备提笔写两句,结果看到上面崔颢写了“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诗才逼人,李白一看,说我不题了,还吟了一句:“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而白居易和元稹 , 则把题壁诗作为相互联络、 寄托思念的重要手段 。 元镇《白氏长庆集序》中写道 : “ 二十年间 ,禁省 、观寺邮候墙 壁之上无不书 , 王公妾妇 、牛童马走之口无不道 。 ”元稹所到之处 ,寻找白居易所题诗句 , 是一项主要 内容 。 据 白居 易《骆口驿旧题诗》言 :拙诗在壁无人爱 , 鸟污苔侵文字残 。唯有多情元侍御 ,绣衣不惜拂尘看 。白居易每到一处 , 也会如此寻觅元稹诗作。《蓝桥驿见元九诗》就是白居易贬江州司马途中 , 路经蓝桥驿 , 在驿墙之上发现元诗残句“ 江陵归时逢春雪”后,自己也做了一首诗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
有纸张普及为唐诗在朋友之间私下分享奠定技术基础,有太平盛世道社会安全道路通畅的时代背景作为支撑,科举带来的游学潮流和题壁风气为唐诗网红的不断涌现提供舞台,唐人的社交冲动被释放出来,造就了唐诗的盛世,这就是唐诗的一大秘密。
唐诗的正宗血统应该是什么
唐诗其实是拥有自己独特气质的,只要拥有这种气质,即使不是唐代人所作,我们也可以归结进入唐诗的序列,为什么呢,因为血脉相通,诗情不死。
比如宋代诗人柳开写的这一首:鸣骹直上一千尺,天静无风声更干。碧眼胡儿三百骑,尽提金勒向云看。又比如民国时候马君武就“九一八事变”写的《哀沈阳一》: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胡蝶最当行。温柔乡是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哀沈阳二》:告急军书夜半来,开场弦管又相催。沈阳已陷休回顾,更抱阿娇舞几回。
唐诗的血脉是什么呢?就我个人总结,首先就是浅白随性的用语习惯,其次就是色彩绚烂的人间气息,再者就是纵横穿插的时空感。
浅白随性的用语习惯,这一点很好理解。唐朝诗人不会过于炼字。“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和“推敲”这是唐诗走向末世的习惯,全盛时期的唐诗所追求的,就是北朝那种语出天然、古拙朴素的诗歌风格。比如《哥舒歌》: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无名氏《杂诗》:旧山虽在不关身,且向长安过暮春。一树梨花一溪月,不知今夜属何人?随手选择几篇,无不是自然洒脱,毫无雕琢气息。
不像宋朝人,过分追求诗句的精雅,比如宋祁“红杏枝头春意闹”、王安石“春风又绿江南岸”,雕琢太甚,缺少一气呵成那种荡气回肠的顺畅,和唐诗相比,就要逊色不少。

色彩绚烂的人间气息,就是说唐诗对色彩感和画面感特别敏感。寥寥几笔,就能把烟火温情的人世勾勒得非常传神。李白《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杜甫《绝句》: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白居易《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祖咏《终南望余雪》: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温庭筠《商山早行》: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 严维《酬刘员外见寄》:柳塘春水慢,花坞夕阳迟。这些诗句,与其说是墨迹写的文字,不如说是用丹青描绘的壁画,一眼看去,就给人色彩缤纷、心旷神怡之感,这种特别的审美,也造就了唐诗绝佳的意境。
唐诗大气,宋诗精雅,明清诗古奥,这是今天我们给不同时代诗词所总结的特征。唐诗为什么大气呢,这一点很多人没有意识到,正是唐人特殊的时空感,造就了唐诗的文字传奇。
所谓时空感,说得粗鲁一点,就是“上蹿下跳、越古穿今”。比如李白《庐山谣》: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感觉李白登山,好像带了一架颗高空卫星,普通人登山只能看五里地的村庄田野,他能看遍天下!又比如卢纶《和张仆射塞下曲》:野幕敞琼筵,羌戎贺劳旋。醉和金甲舞,雷鼓动山川。这个场景必须是航拍和近景镜头不断切换才能达到的效果,这种在不同地理远近的时空里纵横驰骋的诗意表达,是唐朝人独有的,也正是唐诗的魅力所在!
还有一种时空感,是在古今未来不同时间段的时空里切换,就会给人带来一种悠远迷幻的特别美感。比如陈子昂《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先朝古代纵身一跃,然后在一个筋斗云跳进未来,一无所得后,满手空空地回到现实空间,这种乾坤大挪移带给人的空虚感,非常有力地撞击出人生无常、岁月无情、命运流离的尘世坎坷感,诗意就在这种颠沛流离中也喷涌而出。
在时空切换上,李商隐是唐朝诗人中的佼佼者。他的几首无题和锦瑟等诗歌,都是时空感特别强的,比如: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先用“昨夜”把人送进过去的时空,徜徉在高尚住宅、盛宴美女之间,仿佛一场长醉不醒的梦,正在酣畅之际,突然一个“嗟余听鼓”,把人从沉沉迷梦中唤醒,空虚感立地而生;他的《锦瑟》也是如此: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用一个“追忆”,在美好的过去和冷冰冰的现在之间开设了一个门户,人在穿梭之际,悲凉感也就如影随形,笼罩在整首诗上。
清朝人有句话: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这句话其实没有道理,作诗绝不是熟能生巧能够达到的,尤其是唐诗。如果一个人刻意追求雕琢文句,不懂唐诗贵清新自然;诗句的画面感和色彩感塑造不出来,更不懂得时空切换的技巧,再怎么努力去模仿和学习,写出来的所谓“唐诗”,别说A货B货,就连个C货都算不上。
为什么唐诗没有继续发扬光大下去?
真正影响唐诗命运的,有两件历史大事,一件是“安史之乱”,一件是“会昌法难”,前者彻底改变了唐朝的社交娱乐形式,后者彻底改变唐朝的思想结构和审美趣味,这两件大事,合力摧毁了唐诗赖以生存的基础,这也就是唐诗为何只能止步于唐代,到了之后日渐式微的原因。
读过杜甫《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和白居易《琵琶行》,就知道“安史之乱”中那段宫廷艺人流落四方的故事。“安史之乱”之前,乐舞、歌唱等专门人才主要集中在宫廷教坊梨园和贵族家庭中,一般人要欣赏到比较好的歌舞音乐,只有跻身宫廷宴会或者参与到藩王、公主这些贵族宴饮中去,才有缘一见。普通人私自观赏是犯忌讳的,比如王维在担任太乐丞时假公济私让宫廷伶人舞黄狮,被告发后贬出长安去山东济州做了个看粮仓的司库参军。
所以,那时候士大夫的聚会,基本就是王羲之“兰亭雅集”模式,大家聚在一起,出一个题目各自作诗,彼此切磋诗艺,这是唐诗繁荣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带着创作任务出席聚会,费脑子,不够轻松,人毕竟是偷懒的,于是“安史之乱”,就为丰富士大夫的娱乐形式,打开了一扇门。
唐代有内外教坊共五处 , 据统计 ,“唐全盛时……内外教坊 近及 2000员。”安史之乱后,朝廷没有足够的经济力量来供养这支大队伍,曾多次遣散乐伎 ,宫伎流向民间,充实了民间乐舞表演队伍,带来的瓦舍勾栏的兴起和酒楼歌馆的发达,勾栏伎、饮伎也大大增多;加上藩镇割据,中央对社会的控制力减少,民间富贵人家广置田园、蓄养家伎已经没有明显限制。士大夫聚在一起喝酒社交,开始以狎妓听曲为乐,劳神费力的雅集不吃香了,于是伶人妓女专门唱曲的歌词开始慢慢变成新的流行文化,不少诗人开始转行填词,唐诗时代就这样无形中退隐,词在晚唐的残霞和五代的风云中逐渐艳压群芳,最后进入宋代,中国正式从唐诗盛世进入宋词王朝。
“会昌法难”的一个意想不到的后果就是禅宗的崛起。和华严宗、密宗、律宗等严重依赖社会供养的佛教宗派不同,禅宗从四祖道信时期就开始在深山无人烟处结庵修行,并开启了自给自足的农禅传统;还有一点在于,禅宗“教外别传、不立文字”,对佛经和佛殿这些外物不太感冒;所以在这场毁灭性的佛教劫难中,禅宗反而幸免于难。“会昌法难”之后,大部分过去兴盛一时的佛教宗派都丧失元气,而曹溪的南派禅宗开始风行天下,使得天下几乎所有寺庙,都成了禅寺。
禅宗一宗独大,对于中国思想史来说,相当于英国的“诺曼征服”,其意义不下于意大利“文艺复兴”和路德的宗教改革。禅宗“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主张,简捷易行,拉近了和社会各阶层的心理距离;禅宗“五宗七家”无数杰出的禅师,生活在青峰翠岩下,枯藤老树间,他们互斗机锋、棒喝交加、指天笑月、潇洒风流,强调自尊、自信、自立,敢于否定偶像崇拜,敢于离经叛道,通过“心灵体验”来赢得精神超越的种种方法,日渐成为不少士大夫的信仰与实践,对于诗坛而言,开始从锦绣华章的唐诗时代,步入清涩冷淡的宋诗时代。
比如我们看下面这两首宋朝诗歌,苏轼的《题西林壁》 :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 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诗人是通过游览庐山的经历来 谈自己切身的体会,并包含对人生道理的一种思考,已经开始露出禅机的味道了。再看一首朱熹《偶成》: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作诗之时随时不忘宣讲天道、传播教化,理学气息越来越浓厚,变得严肃端正,距离清新活泼的唐诗也越来越远了。
宋人苏舜钦有一首《淮中晚泊犊头》:春阴垂野草青青,时有幽花一树明。晚泊孤舟古祠下,满川风雨看潮生。非常类似唐代韦应物《滁州西涧》: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两诗都写傍晚渡口之景,同样有草有树,有春雨,有潮水,有孤舟。但苏舜钦的诗是“有人之境”,强调的是满川风雨带给自己内心的激荡,强调的是“人天感应”;而韦应物的诗是“无人之境”,强调的是野渡无人那种天地悠闲的田园味道。从诗意上来讲,韦应物的诗肯定要胜过苏舜钦;但从哲学味道上来说,苏舜钦的诗明显就浓厚很多。
如果说唐诗是以丰神情韵见长 ,那么宋诗则是以筋骨思理取胜的 , 更简洁的说法是唐诗主情 ,宋诗主意。宋诗并不缺乏情感 ,但是宋诗的情感内蕴大多经过理性的节制 ,比较温和、内敛 ,不如唐诗那般热烈、外扬。所以宋诗的特长是思虑深刻而外表平淡 , 以平淡为美的宋诗就这样,逐渐取代了以丰华情韵为特征的唐诗,流水落花春去也!
最后想说的话
讲了这么半天,其实就是想告诉大家,诗意是万古长空,唐诗只是一朝风月,并没有什么高不可攀的的。语言浅白、情感丰富、时空跳跃感强,这是唐诗和其它时代诗歌与众不同的地方。它的兴起,跟纸张的普及使用和科举考试带来的“游学”风气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晚唐瓦舍勾栏的兴起改变了唐朝社会的社交形态,禅宗的风靡朝野又把诗歌引向了平淡说理。其兴也勃焉,其亡也渐焉,唐诗就这样走完了它近三百年的奇伟瑰丽的生命历程。
但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去了解这一段诗歌的历史,知道我们祖先在最牛逼的时候、诗歌写得那么好的秘密,懂得了这些,不仅懂得了历史,也懂得如何诗意栖居于红尘世间。
现代社会学家有一个重要的概念叫“祛魅”, 就是说由于社会的变化和生活形态的改换,我们的世界已经失去了原先令人沉醉其中的诗意魅力了,整个世界不再令人着迷。
但很有幸的是,我们中国人在这种“祛魅”的时代大潮中,多了一件能够随时带我们诗意栖居的人文通道,只要我们翻开唐诗,就会重新回到那个童真而绚烂的美丽时代,让我们在祖先的诗意天空下,重回美丽的时光。
比如,白居易有一首诗《华州西》:每逢人静慵多歇, 不计程行困即眠。 上得篮舆未能去, 春风敷水店门前。职场辛苦劳累,一安静下来就想睡觉,但准备开始工作的时候,只因门前一汪春水荡漾,所有的旅途劳顿和职场困倦都没有了,索性丢下工作好好欣赏吧!
再来看一下王昌龄的《闺怨》:闺中少妇不知愁, 春日凝妆上翠楼。 忽见陌头杨柳色, 悔教夫婿觅封侯。大自然的景色如此美丽,翠绿的春草和杨柳唤醒了心中枯瘦的生命。人为什么要那样去追逐功名利禄啊,回到这美丽的诗意世界来吧!
今天的讲解,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多谢打赏
西窗记旧讲
第三十七讲:用七个比喻,读懂佛陀的内心独白
第三十六讲:中国最唯美的山水推介文,成就了富春江千年美名
第三十五讲:看懂世界杯的四条基本法 做一个优雅的懂球帝
第三十四讲:我的藏地青春、我的扎西德勒
第三十三讲:插花十二语:如何从一个白丁素人成长为花道善手
第三十二讲:这个小女子用十六种植物,讲了一部南方草木心事
第三十一讲:我用一本书,丈量出那个真实的沈从文
第三十讲:被误读数千年的越人歌
“西窗记”是本公众号的固定知识分享栏目。每周日晚上七点在“西窗记”微信群中进行语音讲授。您所读到的这篇文章,便是在群语音基础上整理而成,欢迎大家广为传播。
感谢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