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

这是藕的第249篇涂鸦
藕记
在重读陈海贤的 《了不起的我》,又有新的感受。
“对新东西的开放和封闭分别代表顺应和同化的认知倾向。从关系的角度看,这可能代表我们对其他人的态度,究竟是爱、关心和认同,还是冷漠、戒备和拒绝。”
于是有了今天这篇晦涩的涂鸦。

一场策划了许久的相聚,被平地惊雷打散。
来回斟酌,再四商量,一众女生最后还是屈从于现实,心不甘情不愿承认聚会告吹。
大家怏怏不乐着,各自去退机酒安排。而下一次何时得以成行,完全难以预知。
那座一直没去的城市,尚未见面已经告别。
2020就是这样魔幻现实主义。
常常所有的辛勤构建,冷不丁秒速崩坏。没有谁发布过任何预告,径直丢来一个大结局。
大概只有没有排演过的即兴戏剧,才会有这多始料未及的反转,每一幕都跌宕起伏,考验着我们的小心脏的承受力。
无常,在恒常中不动声色地露面,好教我们早早开始熟悉他的脸。下一回再别觉得意外,更别受到惊吓。
好吧,提醒收到。

人与人未曾停止相逢,彼此结成错综的关系,建成一座座修行的场域。
然而到了人生的某个转角,也许时间开始不够,像忽然被按下倍速播放的电影,进入生活的人们登场和下场都变得匆忙甚或错乱。
道别、初见和重逢在后台狭隘的空间里挤做一团,来不及有隆重的仪式感。心情亦如舞台上的灯光一样不停变幻。所谓爱如潮水,把所有的感触概莫例外地翻卷,不容仔细分辨。
因为不够心定,所以不及更加笃定承受婉转承欢。同一天里,都可能被四面八方的消息裹挟,一刻是喜,一刻是悲,又一刻是完全的愕然。哪里来的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谁不是始终在奉天承运随波逐流,勉力度每一个命运早早安排好的劫,要在安全着陆后再有可能回头吁叹拍着胸口笑看风云。
不同的是遇到的一些人,在你心上划下深刻的痕迹,让你在几度轮回后仍携带最初苏醒时的记忆,另一些人,在你心里打翻一堆调料瓶,当时气味浓烈,过后消散殆尽已无迹可寻。
最好仍无疑是初见,浓缩了所有影片里最好的场景。它们散发着新鲜而迥异的美好气息,常常无意中让人闻到灵魂的芬芳,进而令人不免心醉神迷。
所有人,带着宿命却惘然不知,仍不断为了遇见熙来攘往。

疏离心和亲近心是不断切换的。
一段时间的寂然不动之后,就会有一段时间的投身入局。
心的岛屿,有时需要僻静,有时需要热闹,有时冷冽似隆冬,有时热切如初夏。刚刚好的时节,总像仲春一样短暂,恰如一段幕间休息。
除非已经身处断崖,穷尽了俯仰之后不再做他想。可是罕有可以这般孤绝的行者。都有挂碍不曾除尽。
说喜欢隔离的人,也未必能长久守在瓦尔登湖畔,胜任身心的真正的离群索居。人类依然是社会的,是关系的,是需要索取温度的。
于是有了很多的相见和交谈。
却又彼此听不见。
心太满了,便有了我慢。
我已知,我已懂,我想告诉你,我能猜到大半结局。
断言一句紧接一句。个个活似活佛堪布。
谈话遇到阻隔。目光又无力逾越藩篱对接。
缝隙悄然扩大决裂,渐渐成为鸿沟横亘在显眼处。
在一起的人,其实彼此都看不见,即便没有蒙面,无滤镜素着颜,但视力早已模糊,辨不清眼耳鼻舌五官面目。
且又热衷于极目远眺,视线的焦点投落于无限远,喃喃说着未来的语言,担忧尚未发生的伤害和概率带来的剧痛,抵死抗拒一切的可能试图避免,因为谁都想要安全。
被耗费了大量时光的人们,忘了清点剩余的生命储藏,好像如此这般就能推迟死亡。
可是快乐也因此推延。
很少人确定地说,当下是幸福的。
他们仰头相向而行,遇到时,浑然不觉擦身而过。
等回头的时候才发现,已经错过。
他们在人群中翕动鼻翼分辨同类,用了二分之一的生命。
他们在遇见后以触须试探彼此,用了另外二分之一的生命。
这大概是我所见到的2020年最伤感的故事。
还好这只是一场臆想,还好剧本还来得及改动。
爱和理解,永远是对治一切的良药。这是说我愚钝幼稚可笑无脑都还改变不了的认知。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勿枉费。
接近深渊的地方 有一座寂寞岛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