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降准,央行释放了什么信号

国庆假期,国内金融市场休市“度假”,而海外市场却出现大幅动荡。假期最后一天,央行提前进入工作模式,并向市场宣布了重磅降准政策。10月7日,央行公告称,从2018年10月1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等几种类型银行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置换4500亿元到期中期借贷便利(MLF),同时净释放约7500亿元资金。在分析人士看来,面对汇率的波动压力,央行此时采取降准操作,意味着目前央行货币政策选择更加注重内部稳定与增长的目标。




01
再度降准置换MLF


10月7日,央行发布公告称,为优化商业银行和金融市场的流动性结构,引导金融机构继续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及创新型企业支持力度,从2018年10月1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当日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不再续做。
央行此次定向降准共释放1.2万亿元资金,除置换10月15日到期的约4500亿元MLF资金外,还另外释放增量资金约7500亿元。
这已经是央行今年以来第四次启动定向降准措施。具体来看,第一次是1月25日开始实施的面向普惠金融的定向降准,释放长期流动性约4500亿元。第二次是4月25日实施的定向降准,置换9000亿元MLF,同时释放增量资金约4000亿元。第三次是7月5日开展的支持“债转股”项目和小微企业融资的定向降准,释放资金约7000亿元。
此次调整后,大型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从15.5%变动至14.5%,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以及外资银行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从13.5%下调至12.5%。
与今年此前的降准政策相似,本次降准的主要目的也是优化流动性结构,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降准仍属于定向调控,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基本稳定,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央行将继续实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不搞大水漫灌,注重定向调控,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表示,央行之所以再次采取降准政策,主要有两方面综合考量:一是当前我国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依然处于历史平均水平之上,同时和国际横向比较看,我国准备金率有较大的下降空间;二是当前经济形势依然偏弱,同时三季度启动的基建投资、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计划都需要大量的流动性资金支持,因此,通过全面降准置换到期MLF的同时,也能满足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


02
央行面临抉择


除了1.2万亿元的超预期规模,市场也对此次央行宣布降准的时机持有高度关注。事实上,9月27日美联储宣布加息后,就曾有多位研究人士预测,央行将会很快采取降准措施。而国庆假期期间,外围市场出现普遍下跌、人民币离岸汇率下跌等事件,也成为央行此时出手的重要原因。


长假期间,美联储重量级官员轮番上阵唱多美国经济,再叠加各种超预期的经济数据,美债收益率大涨,10年期美债收益率突破7年多高点3.25%,逼近金融危机前高点,但由于美债收益率不断攀升,美股开始出现抛售,而港股跌幅更大,香港恒生指数上周累计下跌4.38%,创出8个月来的最大单周跌幅,欧洲和其他亚太股市也普遍出现下跌,汇率方面,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也曾一度跌破6.91关口。


前海开源基金管理公司执行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认为,面对国庆期间外围市场的波动,央行此时宣布降准无疑是场“及时雨”,可以抵消外围市场下跌的压力,有利于提振市场信心。


不过,从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来看,频繁降准会投放流动性,促使市场利率下行,加上其信号意义较强,容易强化对政策放松的预期,导致本币贬值压力加大。那么,面对在汇率贬值压力和支持国内实体经济增长的两厢抉择,央行的重心偏向何方?


在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看来,在美债再创七年来新高,大家对人民币汇率抱有较大担忧的现在,央行仍动用降准这一宽松信号较强的总量手段表明,在内外均衡出现冲突时,内部稳定与增长的目标是无可置疑的首要目标。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指出,在美联储继续加息的背景下,中国货币政策的放松将会继续压缩中美利差,使得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基本面上面临贬值压力。央行的此时采取定向降准措施,一方面说明央行认为国内目标要优先于对外目标,另一方面也说明央行有意愿与能力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维持在特定水平上。逆周期因子的重新引入加强了央行影响中间价的能力、资本外流的各种管制措施仍在继续加强,此外央行还保留着外汇储备干预与离岸市场干预的能力。因此,预计今年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破7的概率极小。


在宣布降准的同时,央行相关负责人也向市场释放了汇率稳定信号。该负责人表示,本次降准弥补了银行体系流动性缺口,优化了流动性结构,银根并没有放松,市场利率是稳定的,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长率与名义GDP增长率基本匹配,是合理适度的,不会形成贬值压力。


03
“宽信用”需多部门配合


在分析人士看来,央行此次宣布的降准操作虽然达到1.2万亿元的巨量规模,但并非意味着“大水漫灌”。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指出,在置换10月15日到期的MLF和10月下旬缴纳税款之后,此次降准最终释放的流动性有限,市场流动性总量基本不变。因此,此次降准并不是大水漫灌,也不意味着货币政策的转向,稳健中性仍然是货币政策的主基调。


而这一政策基调在此前几日召开的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18年第三季度例会上已有体现,会议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要松紧适度,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


谈及此次定向降准对市场的影响,该负责人表示,此次降准主要是优化流动性结构,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适当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能够进一步增加银行体系资金的稳定性,优化商业银行和金融市场的流动性结构,降低银行资金成本,进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同时,释放约7500亿元增量资金,可以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和创新型企业的资金来源。


针对破解民营企业融资难题,9月以来,央行已经多次开展会议强调对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9月18日召开的民营企业金融服务座谈会上指出,要进一步加大对民营企业的融资支持,对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在贷款发放、债券投资等方面一视同仁。9月26日召开的货币政策委员会2018年第三季度例会上,强调要优化融资结构和信贷结构,努力做到金融对民营企业的支持与民营企业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相适应,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在董希淼看来,我国经济目前正处于稳中有变的发展态势,近期经济金融数据仍然偏弱,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未见明显好转。在这种情况下,央行即将采取年内第四次降准操作,来继续支持“宽信用”政策。但“宽信用”效用的提升,还需要更多的监管政策和财税政策配合。


“今年以来的四次降准,累计释放长期资金近三万亿元。货币政策主要是总量政策,结构引导功能是边际的和辅助性的,要注意避免过量使用结构性工具导致总量偏多等问题。这从另一个角度提醒,依靠‘面多加水’的做法空间不大,而且可能带来副作用。”董希淼进一步补充道,下一步,有关部门应在财税政策等方面加大力度,深化综合施策,在稳增长和去杠杆之间寻求平衡,取得更好政策效果。


对于未来是否还有降准空间,黄志龙认为,降准是货币政策的微调,主要是针对实体经济下行的压力而进行的微调。四季度央行将密切跟踪实体经济形势的变化,不排除在四季度再降准一次,真正实现从宽货币到宽信用的货币政策传递效果。


精彩回顾


国庆档电影票房大跌,四部电影加起来不如去年一部《羞羞的铁拳》?



四季度投资观点新鲜出炉,公募基金看多A股后市



国庆前4天,国内游客达5.02亿人次,旅游收入4169亿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