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空间|一个精神分析师的抗癌故事(三)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 ◆ ◆◆
一个精神分析师的抗癌故事(三)
作者:周蕊
◆ ◆ ◆◆
第三个梦 我看见了死亡那道门

虽然对自己有了很深的领悟,但这个时候,我的身 体已日见沉重,败血症的后遗症和没有降服的心导致身体的情况非常的糟糕,死亡仍然是让我非常焦虑的事情。于是2018上半年我做了这样一个梦:

我梦见我住在一个旅馆,我在旅馆的阳台上读书学习,心生欢喜的样子,还不时和对面房子的人说着话,但是当我进屋的时候,我看见房间的左边墙的中间有一个洗手池,洗手池堵住了,污水横流,已经弄得屋内地面肮脏不已,这个房间还有一道门,在右侧,通往外面,但门紧闭着。
我想,这个梦在告诉我,人生本就是一场暂时的旅居,那个阳台大约就是我对外的联系和活动的象征,在那里因为我找到了自已喜欢的事情我很开心,相对那个阳台而言,屋子空间更大,不过,因为淤堵使得屋子里已经脏得有点不成样子了,我想这间屋子就是我的身体,相对外面的小小的阳台,这个神秘的实在的身体还有更多值得探索的空间。左边的洗手池,在中医中,似乎有左肝右肺的说法,指肝气左行,肺气右行,我并不懂医,但是智慧的无意识似乎已让我看到了自已的病根,因为在不久之后给我诊治的中医告诉我,我的病很重,重在肝淤。但是这个梦里还有一道门,我看到了那门,清晰的意识到它通向死亡,可是它却是一道紧闭的门,显然这个梦在告诉我,门外还有另外一个世界,但是时间未到,所以门还不会对我打开。不过,哪怕仅仅是想到死亡之后还有另外一个世界,生命并没有消逝而只是换了某种形态,似乎死亡已变得没有那么可怕,而且,我虽然看见了那扇门,可是门却紧闭着,因为时候还没有到!所以,虽然我已病得很重,但我不会死的!(这样的信念在后来的战斗中对我起到了多大的安慰啊!)从这个梦开始,我知道我不能再等待,人生虽然是一个暂时的旅居,可是身体仍然是宝贵的,因为留着它可以继续身而为人的享乐,可以爱着所爱的人,可以梦着自已的梦。在梦里,我的目光停留在这个更大的屋子里,这是在说,打扫身体内的清洁这是目前更为重要的任务,待我将清洁打扫干净,我仍然可以继续前行。
从这个梦开始,我开始从大他者的享乐那里分离,开始给充斥着自已的身体的死亡幻想一个边界,开始尝试着将事功和死亡这两个能指分离,我开始直面死亡,直面自已的身体状态,保留从母亲那里提取的积极的能指“学习”,并在那里看到自已的喜悦,我可以继续学习,直至终老,但会放掉对自已的逼迫,我终究会死亡,但死亡已不再那么可怕,它不过是一个问题——你究竟该如何存在?而当下,我仍然可以通过积极的努力、健康的生活方式调整自已的身体。
我决定主动清淤,只是我没有想到,我将面临的敌人原来竟然是癌症这样的对手,原来梦中的那扇门并非只是遥远的警告,它更是实在显现:死亡之门已清晰可见。
编者按
当意识到死亡的无意识欲望后,主体开始选择自己的位置。也就是说,主体需要与大他者的享乐分离,做出自己的选择。当作者开始直面“死”,也就是直面“生”,是思考如何活着。这样的觉醒时刻,也是人之主体性凸显的时刻,是人因此能采取一些行动的时刻。
为此,作者无异于投入了一场生存的战斗,因为,如何活下去更是充满艰辛曲折的路程。文中作者在中医西医之间的辗转,关于中西医的评述和治疗的选择,是作者基于个体的经历和体验,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需读者加以审视做出自己的判断。
下篇 生之路的泥泞

第四个梦 老虎跑出来了
2018年5月8日,我开始吃中药,开打这场战役。头两天,我到北京参加了法国主体拓扑学研究领域最著名的精神分析家比尔斯坦先生的无意识研究的讨论班。我是带着问题去的,但是老先生并没有告诉我任何答案,他只是邀请我言说,在很短的时间里,老先生以其深厚的功力捕捉到了那个在无意识的深处孤独滞留却从未被我注意到的孩子。那个原本应该经常拽着一把老柳树的枝条荡秋千的、活泼的、欢愉的小东西,却被岁月抛弃在充斥着大量黑暗和死亡气息的彼岸,孤独地等待着母亲的爱和接回。老先生问:“你一直在等吗?你还要等多久?”在那一时刻,幻想终于破灭了,喷涌而出的眼泪中我哀悼了自已永远再也不可能有任何结果的等待,这是一个俄狄浦斯的时候,一个真正和母亲分离的时刻,那个停滞在我的生命里原地不动,将自已封闭在死亡气息中倔强等待着的那个小东西连同死亡本身终于开始松动了,我接回了那个已经很陌生的活泼泼的自已。于是告别的时候,我活泼泼地拥抱了一下这个睿智的老先生。从北京回来,就做了这样的一个梦。
梦见一只小老虎被关在很浅的栅栏里,栅栏外面,有一只很老的老虎,这只老虎很自由的感觉,我拥抱了那只老老虎,很温暖。这时,栅栏里的小老虎跑出来了,所有的人都吓坏了,把自已挤挤密密地关进一辆公共汽车里,我却不怕,迎着它走去。为了让老虎去到它应该去的地方,人们在地面撒了两样东西,一条路上铺着鲜花,这条路通向地下室,老虎不喜欢鲜花,这样老虎就不会走到地下室。另一条路铺满了青草,老虎喜欢青草。
早上从梦中醒来,很喜欢这个梦,心想,那老老虎显然是比尔斯坦先生,虽然老了,却富有自由的生命力量,那小老虎自然是我的生命力量啦,我要去迎接自已的自由而强有力的生命力。不过,梦中的鲜花和青草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它在告诉我什么。
一年以后,2019年3月,当B超显现左边卵巢有一个包块,见血流信号,我真正明白了这个梦的意思。那个小老虎,我的生命力和癌症在梦中竟然是用同一个符号来表现的。这很有意思,也相当智慧,因为癌症,它确实也是我生命中的另一部分,它们来自于我自已的细胞变异。那小老虎的确相当的凶猛和有活力,就象我自已的生命富有活力一样,在半个月里,它就从4厘米多长到8.5!若是有一天半天中药没有跟上,它立即就抓住时机,占领好大一块阵地!在梦中,人们都很恐惧,我却毫不畏惧,迎着它走上前去。我的无意识是如此的睿智,一年前,它已经知道在一年以后,我会有这一场战争,它已经知道我的选择,又或者,它就是我,于是我选择无畏。在一年前,在我还没有开打这场战争的时候,无意识已经知道了全部的过程,知道在自已要坚持吃中药和家人坚持要我做手术之间我将艰难选择!两条道路,我的无意识告诉我,别人都走的路,充满鲜花和掌声的路却会把我带向地下室——死亡。青草,不就是中草药吗?这里似乎也有一点无意识的相遇,我的中医师傅后来一直说,打老虎,得先让老虎显形,他也用了老虎这个能指。所以,在这场清淤战争一开始,我其实并不清楚老虎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形态,直到他抽丝剥茧,用中药把病根从很深的地方不断驱赶,不断透到体表,最后终于显形,不过,它显形出来,还是把我们吓了一大跳,原来,真的是一只老虎!
往期文章
一个精神分析师的抗癌故事(一)
一个精神分析师的抗癌故事(二)
作者简介
周蕊,字楠清,号愚门子。拉康派精神分析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成都精神分析中心会员、西南大学应用心理学研究生、原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中国科学院大学附属重庆仁济医院)未成年人心理健康中心精神分析师(重庆市南岸区教委派驻)。
珍贵的生命得以重新拾起,唯有继续传递爱意。
微信编辑:润泽
栏目编辑:何一
最终审核:陈斌
长按二维码关我们
本公众号版权归“雪堂卮言精神分析杂志”及作者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在未征得我们同意的情况下不能转载我们的文章,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注。如需转载合作等其他事宜,请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
平台重在分享,尊重原创。文章仅表达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