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岛鱼雁 | 那个刺穿我们的矛,反而成了医治我们的解方——拉康派精神分析的临床理论之魅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 ◆ ◆◆
那个刺穿我们的矛,反而成了医治我们的解方
——拉康派精神分析的临床理论之魅
◆ ◆ ◆◆
导语
让我讶异的是,拉康精神分析做的是减法哲学。
分析家没有说什么,比说的什么还要来的重要。
让我们受伤的、那个刺穿我们的矛,反而成了医治我们的解方。我们不是去掩盖主体欠缺或者是创伤的伤痕,而是说,要在伤痕中得到一个新的主体的重构。
这是一个主人能指衰退的年代,或者说,是我们传统的、象征的权威陨落的年代。
——俞翔元医师
Q
A
雪堂团队
陈斌
何一
贺辉
俞翔元医师
台湾拉康实践与推广协会理事长
Q
我们知道在台湾,精神分析的客体关系流派很盛行,另外还有其他众多的流派。您在一览众山之后,为什么独独选择了拉康派精神分析?它到底是什么地方吸引了您?
俞医师:在台湾不管是心理治疗、心理咨商或者是精神医疗,都是很多元化的一个景象:体系不同,训练背景不同,也有偏市场导向或是偏学院导向的不同。我是医学出身,我确实是经历了刚刚像陈老师说的多方面的历程。从比较传统严格的医学训练,包括传统的解剖、组织、生理,到精神病理,再到后续(精神分析)。在台湾,精神科医师的训练背景是需要有100个小时的心理治疗或是精神分析的训练,才能获得专科医师的执照。这100个小时的培训,包括督导、接案或实际的临床操作。我从一开始接受都是比较正统的训练,包括客体关系、自体心理学、依附理论、信息化理论等。当然还有支持性心理治疗,认知行为治疗,每个部分都要接受了训练。
我一开始接触到那些治疗学派,蛮多失望,觉得跟我的本身气质、跟实际的临床状况,在应用上是有落差的。
比如说认知行为治疗,我觉得那就是认知心理学,把人当成一个电脑程式那样去看待的一个认识论或者本体论的取向。比如把案主(来访者)的问题变成一个程式,有一个缺陷、一个bug,就是一个要去除的病毒,然后我们要怎么纠正他的一些思路的的错误,非理性信念。不管是在跟主体之间的相遇,或者说在如何发展个人主体的独特性方面,我觉得都是有很大的落差,跟我原本期望的人与人之间的这种邂逅有一个很大的距离。
后来接触精神分析,觉得最源头的精神分析反而是比较跟人本、跟个人主体性相契合。台湾精神分析已经不太读佛洛伊德的原始的文本,大部分都直接从克莱恩、从温尼考特、从比昂从一些中间学派这些开始英伦的客体关系接触。科胡特的,包括自体心理学这些我们都也都会阅读。台湾精神分析协会主要是以客体关系为主,当然另外也有所谓自体心理学学派的协会;北部有一些在做边缘性人格的,也有在他们有自己的一个心智化的团队,或者说辩证行为治疗团队,是很多元、多头进行这样子。
每个文本我都有几乎都有碰触到了,每个团体都有去上过他们课。
客体关系派来说的话,我觉得还是是很容易的落入到一个,如拉康说的,想象界的(层面)。我们进入分析室,跟分析者就像是一个在舞台上的演员一样。我们(治疗师、分析师)后设的看他们(分析者)演的是什么样的剧。也就是说,我们变成一个超越的导演(或编剧),看他们把我们卷入怎么样的过去的一个角色定位里面。我们要去指出它的起源,比如说投射性认同的一些起源。
不管是参加督导或者相互的交流,我觉得都一直流于这种包括投射的再投射以后或内摄,这样的一连串的一个想象的模拟里面,像一个化妆舞会,一个假面的舞会。我们反而没有真的听到主体性言说,没有去到另外一个场景。
后来遇到拉康,好像开了一道窗户。我是从客体关系的托马斯·奥格登的《精神分析艺术》里面读到拉康的。托马斯·奥格登也是体会到客体关系的一些局限,所以他在分析者-分析家之间,提出了分析的第三方。我觉得很有意思,第三方,是说,我们如何跳脱出这种所谓的投射性认同,或者是内摄、自体、客体这样一连串的像镜像的一个对称性?奥格登提到说分析家这个第三方,当然他是跟温尼考特的过渡现象、过渡空间结合在一起。正是在这里,他提到拉康。奥格登提到说分析真正的要发挥效用,真正能有效力和力量的话,是起于分析的第三方。我从这里切入,开始阅读拉康,这点对我有很大的冲击和启发。尤其重要的,我们(分析家)不是作为一个具象的客体的对象,而是一个跟主体欠缺的关系。
这对我算是哥白尼式的转移了——无论是个人本身,或对分析者身份的概念性的重塑,还是说临床思考(思想)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冲击。从一个实质的面对面,比如一个想象的舞台,去到了一个不一样的符徵之域外,围绕着“匮乏”,重新看待一个主体本身作为言说的造物和不可言表之畸零的剩余物。我觉得这些理论似乎更符合每一个前来抱怨的有困扰的分析者,很符合他们痛苦的核心、他们创伤的根源,即匮缺的凹龛。
这个是好像还有很多其他学派都没有的部分。
我以前参加的精神分析督导或者课程,非常讲究诠释(解释)。似乎说一个好的分析家的能力,在于他们解释的的力道。客体关系派的分析非常狂野,可能在分析者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很直接做诠释。比如分析者说:“我今天来之前我跟我上司吵了一架,我觉得他都不懂我。”如果是克莱恩学派,可能会在第一次的分析,就非常有力道地说——“你在跟我说,你觉得我不了解你,有可能你跟我之间要发生一个争战”, 他们的武器就已经先亮出来了。客体关系派的诠释有很多种的分类,从诠释的深度、诠释的角度有不同的分类,是以分析家为主,还是以分析者为主。诠释有涉及行动与否的深浅多层次,总之,很细致很繁复。
所以, 基本上客体关系是做加法的。另外,分析家我给你得出一个你所不知道的洞见,而那个洞见你要么接受,要么就是你不接受就是一种对抗。接触拉康之后,我非常讶异地发现,它是一个减法。
拉康一个很大的创新就是减法的哲学,切分或是得力于这个部分。比起诠释,反而有更深的对无意识的冲击或者效应。我觉得分析家没有说什么,比说的什么还要来的重要。这也是对我临床工作,一个很大的启发。
拉康对我而言,是一个新的看到类似出口的一个不一样的光影——如果说,那些临床在我看来是一个黑暗部分的话。也许“父之名”、“切分”或者说一个主体的“匮乏”,这些看似是缺点的部分,反而是一个解决问题的解方。就是说,让我们受伤的、那个刺穿我们的矛,反而成了医治我们的解方,我觉得这个部分很吸引我,就是说,我们不是去掩盖主体欠缺或者是创伤的伤痕,而是说,要在伤痕中得到一个新的主体的重构。
Q
有一种说法,当今的时代是一个充满自恋的时代,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在这种时代背景下,拉康派精神分析的意义是什么?
俞医师:这是一个主人能指衰退的年代,或者说我们传统的、象征的权威已经陨落的年代。陀斯妥耶夫斯基曾说,上帝死掉的话,做什么都可以的。刚好相反,我们原以为一个权威死掉,我们就什么都可以做了。但其实,一个权威陨落,我们反而什么都不能做,因为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失去了依据。比如说,我们以前可能是会有一个禁令要去违抗,似乎我们越逾越我们就越自由。可是,现在这个年代,我们的禁令是什么?是叫我们要去享乐了,叫我们尽情要去做自己,要正向,或要有被讨厌的勇气,不要在乎他人之类——我说的这些,是在台湾当下流行的术语。这些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叫我们去享乐的一个淫秽的超我,这反而让很多主体,包括神经症的主体,其实更疲于奔命的。越做自己悖论地越失去自己。
说到时代,我们发觉精神病的个案越来越多了。我以前在医院,大部分接触的是倒错和精神病的个案。这写类型都是比较难治疗的或者难分析的——不管是在建立转移方面,还是说在分析的可分析性方面。对传统的精神分析来说都是不可分析的。但是,我接触拉康之后,我觉得对这一些不称为“主体”的来访者来说,拉康他从妄想症出发对精神分析有一个重新的革命,对我来说,这在临床上又是一枚利器了。
我们知道,弗洛伊德是从癔症和强迫症出发的,从神经症的临床工作中开始去建构他的理论。拉康呢,他是从妄想症的一些书写,包括跟超现实主义的接触开始。拉康对于精神病的解读,他提出了父之名的排除、除权弃绝;很详细地分析精神病一些语言的现象;包括说他们三界的之间的关系。虽然他也没有一个很明确的提出分析的进程或者是怎么样,但是,我觉得这些已经很大地补充了中间欠缺的部分,即其他精神分析流派可能比较没有去触及的部分。当然,客体关系也开始谈一些,包括罗森·菲尔德或者比昂他们有很多跟精神病接触,或者说临床工作的一些经验,但是我觉得他们也没有充分的理论化,或者是完整的去侧写,给出一个很详尽的梳理。而拉康对于精神病,其实是经过很漫长的时间,从1920- 30年代一直到1950-60年代,他才开始提出精神病的机制是什么,这是一个很深厚累积的土壤,算是很明确的给我们一个很大的指引。
当下这个时代的自恋性,让我们都比较多地活在一个想象界中。现在临床接案者很爱讲自恋和自恋人格,我不知道对岸那边怎么样,这在国际精神分析学会那边又是一个很矛盾、冲突的一个术语,包括说科胡特他的自恋性人格跟科恩伯格的自恋性人格就不一样。他们的观点不同跟他们接触的分析者群不一样有关,像科胡特的自恋性人格概念,也许会比较被认为是神经症的,或者比较接近神经症的,如一些比较薄脸皮的自恋:比较脆弱、比较在意他人看法,然后很在意形象。科胡特对此临床的指引是说,对这些自恋性的人格是要给多一点的同理性的倾听、鏡映、理想化和同伴的转移关系,或者是替代性的一个内化之类的。我们知道科恩伯格概念的自恋性人格,比较偏向边缘性人格组织的结构,即米勒相对应提出的常态精神病。
拉康有明确对三个离散的结构:精神病、倒错、神经症的剖析,这些表象的问题是不存在的。到底自恋性人格、边缘性人格存不存在?其实是一个类似拓扑学的形式的问题。我们知道拓扑学的核心是不在意形状跟形式,不在意距离跟尺寸。那么,不在意形状之后,每个主体呈现的样貌,表面是倒错行为,他既可能是精神病的结构,也可能是倒错的结构,神经症结构的分析者也常在分析进程中出现行动搬演式的倒错行为。
所以,我们不能借用他表面的一个形式,说某些人很自恋。重点是,我们还是要去看他的结构是什么,看结构的不变项、不执迷于线性的因果性。这样,我们就不用迷惑于临床的一些表象啦。
本文经过俞医师审核。
俞翔元医师简介
台湾拉康实践与推广协会
理事长
精神科医师
从事精神分析实践多年
国立成功大学医学系毕业
国立成功大学附设医院精神部总医师
台南心宽诊所医师
陆岛鱼雁 | 千红万紫安排著,只待新雷第一声——拉康派精神分析实践在台湾
雪堂福利
台湾四季课程
夏季课程
女人不存在
及其临床价值
2020.5.10
以“雪堂卮言·精神分析杂志”的名义报名台湾拉康实践与推广协会,有惊喜欧~
长按识别左侧二维码联系课程顾问曾老师
更多链接:LPPS夏季专题研讨班 : 女人不存在及其临床价值
微信编辑:玄渊
栏目编辑:玄渊
最终审核:陈斌
雪堂卮言 精神分析杂志
▇扫码关注我们
本公众号版权归“雪堂卮言精神分析杂志”及作者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在未征得我们同意的情况下不能转载我们的文章,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注。如需转载合作等其他事宜,请联系我们:xtzhypsych@126.com
平台重在分享,尊重原创。文章仅表达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
点一下你会更好看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