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未来leader的一封信

本文我的焜耀内部分享的整理。我说的一切都是错的,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leader我理解有几个层次,从manager,leader,orchestrator,到artists等。manager太职业,外企里面称为line,负责一条线。leader似乎没有具体的点线面,但一般都在线的层面理解。leader凭影响力说话,有点权威的意思,是目标的化身。orchestrator我理解至少是在一个面上,或者在一个行业上。导演对应英文director,翻译过来是总监的意思,没有orchestrator的感觉更好。artists肯定在体的层面上,就是艺术家了。
打仗与读书,我理解对于leader的日常很重要。打仗是实践的极限形式,读书却可以是终身的事情。这两者是客观与主观,实践与学习的关系。
一、目标的隐喻,把大象放进冰箱
对于创业来说,就是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对于做成每一件事情,我的方法论是:用系统思维解决怎么看,用抓手思维落实怎么办。系统思维就是点线面体,这些都是维度和边界的游戏。
系统思维的训练,就是不断的切换维度和跨越边界。比如我们常说的,先做加法,再做减法;先升维,再降维;不要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懒惰;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等等。
如果仅仅是在两个维度的切换,可以解决线层面的问题,还是有局限。比如我们说,大处着眼,小处着手,但还不够,必须得有远见。
而对于抓手思维的训练,我有两个常用的方法论。
第一个是以终为始。其核心是倒推。以期望得到的最终结果倒推现在需要重点聚焦什么。这样就能避免,因为当下短视或环境噪音而造成的错觉,导致浪费精力,或者成本聚焦到非关键点上。
胜兵先胜而后求战:先根据已有条件,制定能获得胜利的方法、步骤、计划等等,然后执行,随时将局面导向自己预设的局面,即可获得最终胜利。
以终为始和胜兵先胜有着更丰富的含义和使用场景,不仅仅是上面的解释,这需要在实战中慢慢体悟。
每一件事情往往从一个问题开始,解决问题往往也是创业的使命所在。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正视问题,问题是成长的契机和基石,而情绪是发现问题的钥匙。情绪可能来自于自身,也可能来自于用户。
对于每一个问题来说,解决方案往往在问题之中。问题是什么?解决方案是什么?每种方案的优点和缺点,分别是什么?这是最基本的“问题与解决方案”思维。
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遇到困难怎么办?遇到难题怎么办?超出自身维度的问题,需要升维到更高的维度来解决。这既是系统的思维,又是抓手的思维(向上管理就是把升维作为抓手)。
而无论是系统思维,还是抓手思维,都需要牢记目标,区分重要性。一些朴素的思想可以帮助我们想清楚这些:将军赶路,莫追小兔;与其追马,不如种草;那些美好的东西都是自己从土里长出来的。
二、风险的隐喻,黑天鹅与灰犀牛
任何成事的过程,都离不开时间的维度。有时间的维度,就有风险。无法预测的风险是黑天鹅,能够预测的风险是灰犀牛。
为了应对这两种风险,就需要两种的不同的方法论。我的思考是整体运行框架PDCA(Plan-Do-Check-Act):计划、执行、检查、行动;附加不断的OODA(Observe–Orient–Decide–Act):观察,方向,决策,调整。
PDCA大家很熟悉,关键是OODA。飞机要从航母上起飞,飞机起飞之后,飞行员要随时观察,判断,调整,决策,执行。
三、组织的隐喻,让化学反应自然发生
我始终认为组织是自己的一面镜子,组织的缺点映照我自身的缺点,而战斗是放大镜和显微镜。那么一切都发端于本我自身,我首先观照本我自身是否做到将心注入和无我。
将心注入。一直以来都在强调,但是是否真正理解呢?也有一个词,叫ownership,是否真正做到呢?直到我读到“父母心”。照顾自家的孩子和照顾别家的孩子肯定不一样。每一个妈妈天生都会照顾自己的孩子。有时候我说,这个产品的妈妈是谁?赤子之心,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关于无我,先讲一个驴子的故事。
山上的寺院里有一头驴,每天都在磨房里辛苦拉磨,天长日久,驴渐渐厌倦了这种平淡的生活。它每天都在寻思,要是能出去见见外面的世界,不用拉磨,那该有多好啊!
不久,机会终于来了,有个僧人带着驴下山去驮东西,他兴奋不已。来到山下,僧人把东西放在驴背上,然后返回寺院。没想到,路上行人看到驴时,都虔诚地跪在两旁,对它顶礼膜拜。一开始,驴大惑不解,不知道人们为何要对自己叩头跪拜,慌忙躲闪。可一路上都是如此,驴不禁飘飘然起来,原来人们如此崇拜我。当它再看见有人路过时,就会趾高气扬地停在马路中间,心安理得地接受人们的跪拜。
回到寺院里,驴认为自己身份高贵,死活也不肯拉磨了。僧人无奈,只好放它下山。驴刚下山,就远远看见一伙人敲锣打鼓迎面而来,心想,一定是人们前来欢迎我,于是大摇大摆地站在马路中间。是一队迎亲的队伍,却被一头驴拦住了去路,人们愤怒不已,棍棒交加……驴仓皇逃回到寺里,已经奄奄一息,临死前,它愤愤地告诉僧人:“原来人心险恶啊,第一次下山时,人们对我顶礼膜拜,可是今天他们竟对我狠下毒手。”
僧人叹息一声:“果真是一头蠢驴!那天,人们跪拜的,是你背上驮的佛像啊。”
我的思考有三点。
首先是ego要小,ego小了,眼界就开阔了,解决方案就多了。
其次是初心为公,从常识出发做决策。初心为公还是ego的问题,常识代表着朴素和简单。
第三是在死亡之前死去。本质是还是ego的问题,我的理解也不深入,目前的总结是:
不能用结果定义自己,无论成功还是失败。
任何一次上线都是一场灾难。
杀不死你的,使你更强大。
从痛苦中学习,从危机中觉醒。
面对失败,组织韧性。
把失败转变为智慧、勇气和意义的源泉。
本我释放之后,然后就要和组织对齐目标。做离目标最近的那个人,自然成为leader。万事一定要有目标,有目标就要有执行,有执行就要有结果,有结果就要有检查,有检查就要有奖惩。归结起来,就大胜仗,有肉吃。如果你想成为老师,你必须爱真理胜过爱自己。如果你想成为leader,你必须爱这个使命胜过爱自己。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让每一个同伴找到自己的生态位,水利万物而不争,同伴自然拥抱目标和使命。对于打仗过程来说,追随目标,而不是追随竞争对手。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这个过程对leader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一言以蔽之,就是雌雄同体。雌,文化,组织,目标理解,决策理解;雄,贯彻,执行,落地,拿结果。雄的方面毋庸置喙,文化可以把战略当早餐一样吃掉,说的就是雌的方面。
对于组织协作来说,我的理解是平视就是对同事最大的尊重,不自嗨是对目标最大的尊重,不自欺是对自己最大的尊重。
组织是实现目标的保证,但组织可能就是目标本身。在这个过程中,超越得失,借假修真,收获最高级的快乐。
四、学习的隐喻,在无人区寻找方向
学习完全是边界上的游戏。所以,我称之为在无人区寻找方向。
庄子说过,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我用熊逸的一句话破解这个悖论:在知识的天穹下,每个人都是井底之蛙,没有例外,但井口的大小和扩展井口的欲望造就不同的人生。
学习有不同的途径,包括书、路、以及人。我这里谈的主要是读书。
首先,读书本身并不高贵,不要把读书活动神圣化。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而行的方法很多很多,听音乐,欣赏名画,创业,游历,。。。,去经历,去感受,本身都是很美好的事情。
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一流的艺术家抄袭,伟大的艺术家剽窃。很多问题、难题、创意、思想,早就有100本书安排的明明白白。
越忙越要读书。知行合一,我们不一定达到这个境界,但进一步有一步的欢喜。
书当人读,人当书读。我看到90后的同事,就像一部红楼梦。我在他们撰写的年度文集中,读出了鲜活而有趣的灵魂。
一人读书,两人对谈,三人思辨。这既是思想交流,又是维度的碰撞。为此,我让听课的伙伴每人给我写了一本他们认为最重要的书。在这些最重要的书中,新华字典和红楼梦重复的最多。
碎片化学习,结构化积累。移动互联网时代,碎片化学习是提倡的,但不要忘记结构化积累。分析综合,归纳演绎是我们迄今为止获取知识的唯二途径,如果机器学习不算的话。
我可以学!本文就是这句话最为重要了,其他的都可以忘记。
打仗和读书是我非常喜欢的两个活动,如果能够同时参与,实乃幸事。曾国藩说过,百战归来再读书;博尔赫斯也说过:生命确实存在,震颤于剑锋与激情,旁依着常春藤酣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