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我的小院

刚读小学的时候,我就从小院搬走了。
初高中寄宿、繁重的学习、补习等等,都让我分身乏术。第一次住校让从小在父母身边成长的我感到十分不适,之后一直到高中,六年的寄宿时间,按理说,在学校的时间已经远远多于在家的时间了,我应该已经把学校当做第二个家了,但我始终都难以产生归属感。
初高中都是我们当地最好的学校,身边都是充满着斗志与希望并且拥有着极高才华与能力的人。
我因为天性乐观开朗,虽不能做到数一数二,但却从没有表现出失意丧气的举动。
实际上,我内心存在着自卑的成分,我担心被同学甩在后面;我担心父母特意送我出来读书却一无所成;我担心我永远资质平庸。但是小院的经历让我心里有所寄托,我暗自努力追赶他们,并且提醒自己永远不要忘记那个在小院时很快乐的少年。
我出生时就在小院了,母亲很早就在小院门口开了一家理发店,于是我便在小院中“放养”长大。
小院里是某家运输公司的员工宿舍,房屋呈现“口”字型排列,中间的空地是居民们下午打牌喝茶晒太阳的好去处。在小院里,大家平时白天都不爱关房门,经常是我到你家喝喝茶,他到我家唠唠嗑,要不就是大家一起在院子里坐着晒太阳。
我还很小的时候,妈妈店面里忙不过来,她就把我抱给院里刚好有空闲的奶奶那里。等忙完来接我时,我已经被喂饱了饭还穿上了奶奶刚亲手做好的小棉袄。
因此,我妈也常说,“你是吃院里的百家饭长大的。”
院子里的我们会跑去后山,专门去走没有道路的山路,美其名曰“探险”……
跑去农民市场卖水产的摊位旁,一个个蹲在旁边等待跳出框的泥鳅;
跑去汽车修理厂,拿磁铁吸落在地上的废铁,再拿去废品收购站卖,一下午赚了两块钱,买了两根冰棍,五六个人一人一口地吃掉了;
跑去山间小溪去挖螃蟹,螃蟹最爱藏在石头下面,抓到回来就求着小院里的奶奶炸着吃……
一起坐校车上幼儿园、下幼儿园;
一起在小院里摆着的大圆桌上写作业。
后来上小学后我就搬走了,有时候会去小院找小伙伴们玩。再到后来上初中后,我就再没时间去了,和小伙伴们也不怎么联系了。周末有时听妈妈说,小院里好多人都搬走了。
有几次我上学路上经过小院,我在车上伸出了脑袋去看,小院门口确实没有什么人了,平时在摆在中间的大圆桌也撤了,可能没有孩子再在上面写作业了吧。每次想着下周一定抽个时间去小院看看,但我都因为其他的原因推掉了这个计划。
仔细想一想,我在小院待的时间也不算长,再加上年纪太小不记事,真正有记忆的时间也就三四年吧。但是我总感觉,自己就像被风吹走的蒲公英,虽然现在我不在小院,但我的根一直深深地扎在小院的土里。
其实我有点害怕。我希望小院永远都是我记忆中那个样子——充满着生活的烟火气和生活的欢愉。但是时间在变,人也在变,我自己的力量不能扭转时间。可我的心中的小院一直会在,它一直对我说,“愿你历经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小院,再见。有一天,我们一定会再相见。
投稿请发至
[email protected]
作者:汤圆
编辑:侑晨YouChain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