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离别之际 | 一次高原行,一生高原情

牢记使命,忠诚戍边2021年1月15日,随着飞机滑轮亲吻地面,撞击在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我暂时结束了在南疆的锻炼学习。看着机窗外的鹅毛大雪,高原坚守的每一个身影在我眼前掠过,突然神情有些恍惚,此刻,我与帕米尔高原相隔千里,却总感觉自己从未走远、从未离开。
因为帕米尔高原,红其拉甫、卡拉苏、瓦罕走廊、克克吐鲁克、热斯卡木、塔合曼、瓦恰、大同、木吉、苏巴士、盖孜……这些只在边关才有的地名,深深刻进了我的生命里。
历时4个月,我的足迹踏过了1400公里边境线和2.9万平方公里边境辖区,我从河山烂漫的金秋走到了冰天雪地的深冬,也给自己添上了一层高原的肤色。整理时才发现, 在帕米尔高原的122天,我在包括《新闻联播》《人民日报》在内的中央级平面媒体刊稿61篇,在包括新华网、人民日报客户端在内的中央级新媒体共刊稿43篇。同时,在工作间隙我写下了62篇与戍边战友有关的散文,累计17万余字。
这122天,我时刻都在战斗,在以我的方式和战友们并肩战斗。迎着风雪,顶着严寒,我们一起走访、巡边、踏查……这些看似艰苦的日子,却让我温暖、开心、充实,并感到幸福。
跋涉在帕米尔高原,我见识了璀璨的流星、冷峻的高山、荒凉的戈壁、辽阔的沙漠、肆虐的朔风、干净的湖泊、巍峨的国门、神圣的界碑、漫长的陆地边境线、忠诚的戍边人……从此我开始深信不疑,这4个月的经历,足够影响或彻底改变我接下来的每一个选择和决定。
雪山下的走访
时间,以其独特的形式承载了记忆。在舒适安逸和艰辛艰苦面前,我作出了自己的选择。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净土。我心中的净土在世界之巅的帕米尔高原。
这是一个因忠诚和奉献而赢得荣光的地方,对信仰、忠诚、血性作出的生动而深刻的诠释,勾勒出高原戍边人的精神谱系。
帕米尔高原,被称为“生命禁区”。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昆仑山脉、天山山脉、兴都库什山脉五大山脉横亘于此。这里有一群离太阳最近的戍边人,他们长年与寂寞为伍,与孤独作伴,乌紫的脸庞、皲裂的皮肤、凹陷的指甲,是雪域高原留给他们的烙印。
帕米尔高原的戍边人拥有坚韧崇高的品质、淳朴真挚的情怀,如涓涓清泉浇灌着心灵的荒漠,滋养出信念的绿洲,更显现于执着坚守的每一个细节中。
于是,2020年9月15日,我走上世界屋脊,走近帕米尔高原,近距离感受高原艰苦环境对人生的历练,对情操品质的升华。
为什么要选择去帕米尔高原蹲点锻炼学习?
直接动因是想以自己的方式,为守护在遥远边关的战友们留下青春记忆。另一个理由就是人生需要有高峰体验,到最艰苦的地方戍边能涤荡心灵。
帕米尔高原的褶皱
帕米尔高原,千山之祖、万水之源。
她的名字,与战争有关、与英雄有关、与苦难有关、与神奇有关,更与我迫切想去远方的心有关。
当一路奔波来到海拔3100米的红其拉甫边检站机关时,我觉得帕米尔高原是那样的遥远,站在荒漠戈壁的帕米尔高原遥望色彩缤纷的乌鲁木齐,恍惚隔着世纪。
但当我看到门口等待我的那一张张黑黝黝的笑脸时,我又觉得帕米尔高原并不遥远,就在我的身体里。
蓝蓝的天空、暖暖的太阳、清清的空气、枯黄的野草,帕米尔的一切都令我陶醉。副站长范永勇告诉我,他已经在帕米尔高原工作了17年,岁月回馈他的,是黝黑的肤色和长久的无法入眠。得知我要在这里生活工作一段时间,许久未见陌生人的他喜笑颜开。
选择到帕米尔高原工作,不仅仅是为了挑战艰苦、挑战意志,而是想执意去触碰那些自然、淳朴、本真的东西。
可是久坐机关,身体触碰到了,心神却一时半会儿到不了。
放不下矜持、放不下架子,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横亘在我们中间,无法靠近,无法融入。
第二天,晕沉沉的我先去了前哨班。一看到“模范边防检查站”的旗帜,一想到数代红其拉甫人艰苦创业的画面,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
奔跑中的帕米尔高原戍边人
陆续收到家人、领导、战友的短信,多是表达对我身体能否适应高原环境的关切。唯独父亲从老家发来的一条类似对联的短信,让我感慨不已:“真切体验基层战友疾苦,苦学发扬高原民警精神。”
我愣了很久,父亲,你怎么会编出这样的短信?但我也窃窃欢喜,平时寡言严厉的父亲,实则一直关注关心着我的每一步成长。
珍惜在帕米尔高原的每一天。心不必去怜悯身体的痛苦,身体也不用去理会心的恐惧。把心慌、气短、面子、里子统统抛到脑后,真心融入,真诚相处。
其实我知道,不管怎么努力,也难以找到我戍边之初的样子。
但我要努力。我和生活在这里的战友一同操课、执勤、巡逻、走访;一同种菜、浇花浇草、搞比赛;一同打水、帮厨、包饺子,甚至围着一棵长不大的胡杨树多次合影。
帕米尔高原上漫长的国境线
我还抓住政治教育和党团活动时机,听大家讲坚守高原的故事……战友们也会反问我:我们戍守帕米尔高原,真的这么伟大吗?
当我投以崇拜和嘉许的目光,他们的脸上写满了欣慰和满足。
记住每一个民警的名字,给每一个民警说句真心的祝福。这让我快乐,也让他们快乐。
为了把相逢的感动定格下来,我给遇见的每个民警拍一张照片,让他们挑选一张最灿烂的笑脸照,教他们写一段最能代表心声的格言,汇集在一起,我联系人把照片洗出来,自己做了一个册子留着,见证战友们对使命的理解与感悟。
在这期间,我有幸结识了一些友邻单位的同志,他们帮助我熟悉帕米尔高原、讲解每一处的人文地理。
工作间隙我们有过许多交谈,内容大多记不清了,唯独记住了两个概念:什么是生命禁区?什么叫漫漫长夜?
高原巡边
当得知每年都有国家工作人员因突发心脏疾病而殉职在岗位上时,“生得艰难、死得容易”就成了我对“生命禁区”最深刻的定义。
当亲历了恐惧夜晚,恐惧无眠,“一小时一醒,两小时一看表”的滋味后,就知道了什么叫漫漫长夜。夜里,仰望星空,我时常自思,“生命”与“生存”的差别究竟有多大?
当我们在内地为房子、票子、车子、位子发愁的时候,帕米尔高远的戍边人愁的却是失眠、脱发、胸闷!
我是在最好的时节来到帕米尔高原的。战友们为我备足了氧气、红景天、高原安,备足了关爱、友善和温暖。我什么时候想起他们,都会倍感贴心和温暖。
战友们选择在帕米尔高原坚守一个又一个寒冬,我拿什么奉献给他们呢?
唯有用自己的笔和镜头,把战友们忠诚坚守的故事表述出来,让更多的人看见他们、知道他们、了解他们,这是我仅仅能做的一些事情。
父女两代人的巡边路
这一年的中秋和国庆在同一天,我有幸和战友们一起在边关度过。
当晚,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举行了会餐,吃月饼、赏月亮、看节目……我想尽量让战友们快乐,战友们也尽量想让我快乐。
会餐接近尾声时,我想起了大门口的执勤哨兵:“辛苦啦!我们在上面会餐,你一个人却在站岗。”没想到,他回了句:“只要大家快乐,我愿意多站一会儿!”
这句话,一下子戳痛我隐忍了一夜的心,鼻子一酸,顿时泪如雨下……
我不想让他看到我流泪,但我却看到了他的泪水。
戍守国境的工作站
每离开一个基层单位,我都舍不得离开,与他们一一敬礼,握手道别。握着握着,我竟然不敢抬头、不敢对视,生怕自己哭得像个泪人一样……
那天,从苏巴什边境派出所到木吉的278公里边境线上,我始终红着眼眶。眼眶为何而红?为了他们黝黑的脸、紫绀的唇、皲裂的手,为了那在遥远孤寂中的青春坚守。
一次高原行,一生高原情。在与帕米尔高原战友零距离接触的日子里,体会最深的就是,基层是一面镜子,机关的一切工作都在这里得到衡量、检验和评价。机关干部一定要有“向下看”的目光,真心实意服务基层。
今天,提笔记录帕米尔高原,究竟想表达什么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内心已经知道,自己要真正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守望孤独
文| 边关小王
图| 山水一程
编校 | 迷彩先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