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桃的守候

青桃的守候
黎荔
春末夏初时节,发现在某一条路上,有一排长得枝叶青翠茂盛的桃树。每天都要经过这条路,不知不觉,突然有天发现,枝头上挂满了手指头大小的果实。那是一个个毛绒绒的毛桃儿,全都羞涩地躲在叶底下,掩映着小小的青色脸庞。捡拾过一个被风吹雨打下的毛桃儿,掰开大拇指粗细的毛桃,里面的核还没有长全,只见到一点点白色的心。还要等一些日子,桃子才能成熟。未成熟的桃子,只有酸涩无比的滋味,谁也不敢贸然摘青桃吃。再耐心地等上一阵子吧!等到青桃变得白里透红,那时候桃子吃起来就会比蜜还甜。
我每天都要来到这些挂满果实的桃树下,观察果实的变化。看到枝头的果实一天又一天长大,莫名地让人心里时常惦记。想到日本“俳圣”松尾芭蕉最尊崇的诗人是大唐的李白。松尾芭蕉为了向李白致敬,曾经取过一个俳号叫“桃青”,“桃青”和“李白”形成一种对偶,前者指未成熟的桃子,后者则意为白色的李子。“桃青”对“李白”,桃果青累累,李花白茫茫,眼前真的很有一种色彩鲜明的画面感呢!

桃子什么时候才能成熟呢?还要再给一些春夏之交的猛烈阳光与淋漓雨水,带着些许绿色草本气息、脆生生的青桃,才能慢慢转为香软的成熟桃子。期待一只刚从树上摘下、汁水丰富、充满想像力的水蜜桃。青青的硬硬的桃子,是少女时代的局促不安,一个养在深闺、还前途茫茫然的小女孩。小小的青涩的桃子,总有一天,经历过充足的阳光雨露,会变成那种一口咬下去就有汁水溢出来的艳红桃子,很深情地、很专心地躺到果盘里去,被送向命运的餐桌。
桃子的成熟,是一个稚气渐渐褪去的过程。闪闪躲躲的小毛桃,一个个如同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噘着小嘴、天真任性地屹立在枝头,构成了美好无忧的童年景画。慢慢地,青涩感的微酸香味,转为了浓稠的浆果甜香,不知道何时起,少女的青涩与生硬早已完全褪去,完全没有青酸之感了,只有一种令人愉悦的成熟果实的香甜感。当一个沉甸甸的大桃子被捧在你的手上,桃子的表面白里透红,果肉却是鲜红色的,在唇齿的品尝中,桃肉细腻如同奶油包裹,甜润多汁,奶香四溢,仿佛一个感性而甜蜜的拥抱。从童年时代的娇憨可爱,到成年时代的娇娆多姿,如同“吾家有女初长成”,静观这一变化过程,实在让人百感交集。

如果我有一个小小的女儿,我将何等欢喜而又忧虑地守护着她的成长,尤其在她逐渐猗郁的碧玉年华里,既要挡御轻薄的风雨,又要提防偷啄的鸟雀,要经历多少的操心烦心悬心与惊心,才能等到一枚青青桃子,慢慢地,慢慢地,变得红润甜蜜、饱满丰盈,红艳艳的、粉嫩嫩的,初熟的香甜芬芳扑面而来。待到蜜桃成熟时,一只汁水飞溅的新鲜桃子,将面临命运的采摘了。一点甜香,四溅在手,然后,谁的唇齿间会永远记载那种献身于刹那的味道?
可惜,我并没有一个小小的女儿,可以体验到守护桃子成熟的过程。也许,我命中的女儿永远不会来临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