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论“见” | 从“大家”教育观看当代写作教学

从“大家”教育观看当代写作教学

写作,是指人运用语言文字符号以记述的方式反映事物、表达思想感情、传递知识信息、相传实现交流沟通的创造性脑力劳动过程。从神话传说、甲骨卜辞,到诗经楚辞、散文汉赋,从唐诗宋词元曲,到明清小说,在我国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写作就以各种正式或非正式的方式存在。从口口相传,到有正式的文学形式,发展出了多种多样的体裁,使中国文坛大花园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在世界文学史上,中国文学也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因此,文学创作可以说是中华文化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它早已注入到中华灵魂深处,是我们国家文明发展的指向标。而当代语文教学中的写作,也同样承担着这种责任,即为国家培养一批具备优良写作能力和文学素养的人,将这种文明继续传承。
一、近代白话文运动使写作进入一个新纪元
谈到当代写作教学,我们不得不回头关注于20世纪初掀起的新文化运动,其中,白话文运动是重要的组成部分。1917年1月,胡适在《新青年》上发表了《文学改良刍议》,随后,陈独秀又发表了《文学革命论》,正式拉开了文学革命的序幕。一些他们的追随者也先后写文支持,加上三次关于文学论争的胜利,使白话文写作的基础更加牢固。至此,中国文坛进入新纪元,各派别作家相继以白话文为基准,创作出了各种体裁的文学作品,为我国现代文学增添了新光辉。而我们今天要谈的语文写作教学,正是基于白话文而来的。
二、从近代教育名家理念看当代写作教学
蔡元培:
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
所谓“要有良好的个人,就要先有良好的教育。”写作教育亦是如此。蔡元培在任北大校长期间,对于教育持宽松自由的态度。推及到当代的语文写作教学,我们也能从中获得颇多启发。
纵观如今的语文写作教学,学生们大多被教师或者当下的应试教育局限在“套子”中。为了得高分,为了迎合评卷标准,众多学生的思想、创意被无情地埋没。取而代之的一篇篇中规中矩的应试作文,千篇一律、大同小异。偶尔出现一篇“新奇”的文章,甚至能引起师生的躁动,好似这种“新奇”的写法才是大忌。久而久之,新鲜的点子越来越少,也使得一些有创作天赋的学生,逐渐“泯然众人”了。我想,我们应该从前人的教育理念中汲取一些经验,单就写作教学来说,把创作环境变得更宽松一些,让各种学生有施展拳脚的地方。当然,这种所谓的“宽松”并非没有任何约束,而是要把握好“度”。在一定范围内给予教师和学生一些空间,让那些有新思想、新观念的学生可以尽情抒发个人的奇思妙想,让有才能、有才干的教师可以“肆意”展示自己的写作教学方式。
林伯襄:
重视教师在教学中的主导作用
林伯襄是河南留学欧美预备学校(河南大学前身)第一任校长,开启了河南高等教育的先河。在他的教育理念中,非常重视教师的作用。在当代语文写作教学中,教师发挥的作用毋庸置疑。我们常常把学生看成写作的主体,而教师的教育方法,也是学生写作道路上的指向明灯。教师的教育理念,直接关系到学生对于写作的热爱程度以及写作水平。一个具有良好创作观念的教师,必然会给学生传递积极的写作理念,而拥有一套完整写作技巧的教师,也必然会帮助学生在写作道路上走得更远。因此,培养具有高素质高水平的语文教师,也是当代写作教育的重要环节。
陶行知:
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
写作,最重要的就是怎么写、写什么的的问题。陶行知认为“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他提倡语文教育与社会生活全面沟通,把生活当作大课堂。语文学科是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学科,它渗透到生活的各个方面。所以,语文来源于生活,写作,来源于生活。
作为语文教师,应该引导学生走近生活、发现生活,从生活中取材,唯有经历的,才是最真实的。同时,教师要帮助学生学会感受生活、扩大视角,学会观察生活中的细小方面。一花一树,一草一木,都有可以写进文章的地方。就像著名散文家林语堂先生的文章选材,他善于从日常小事着手。刷牙、戒烟这样平凡的琐事,也能被其注意到并观察、记忆,写成一篇篇耐人寻味的作品来。如今学生的生活日益丰富多彩,各种课外活动应接不暇,学生们接触到的信息和过去天差地别,所以从生活中积累写作素材应该更为便利。不需要太过华丽的言语,不需要太过绝妙的构思,只要写出生活中的真情实感,也可以引起大家的共鸣。
三、当代教学写作新方向

(一)当代语文写作教学存在的问题
写作在当代语文考试中所占分值最多,因此教师需要对写作采取足够的重视。但在现实的教学中,由于平时教学内容过多,任务过重,写作这方面的教学时间却并不充足。而且各个年级的语文教师教学方法不统一,在写作这种需要一以贯之的教学任务中,常常会因为年级的变化而发生断层。又由于在考试当中作文常常拉不开太大的分值差距,很多语文教师对写作教学也不够重视。所以,中国当前的语文写作教学仍然存在很多问题。
(二)当代语文写作教学解决方法
从前人的教育理念中汲取经验不失为一个良好的方法,但应该将其放在当前的时代背景中去看。
第一、提高整个教师群体的素质固然重要,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到地区差异,发展差异。在现有的基础上,对教师队伍加大审核力度,对教师在入职前、就职和就职后提供一整套培训体系,不断学习,不断充电,以地区为中心,保证同一地区教师质量的稳定,可以很好地避免因年级变化、教师改变而带来的写作学习断层问题。
第二、国家、地方、学校也应该给予教师和学生宽松的教学和学习环境,让教师敢教,学生敢写,当然,这种“自由”应该是有限度的,而不是随心所欲的。
第三、教师和学校,更应该鼓励学生多多参与生活,观察生活,以生活为基础,为自己的写作积累素材,学会记录,学会发现。

总之,写作教学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对于语文教师来说,它负载着一个学生乃至一个国家的明未来。教好写作,是任务、是责任、也是使命。而写作教学是一个系统的工作,作为建造语文教育这座大厦基础的一线语文教师来说,我们更应该从自我着手,不断学习新知识,接受新观念,从学生的角度探索出最受他们喜爱的教学方式,将写作教学开展得多姿多彩,让学生学会写作,爱上写作。
参考文献
[1]钱理群.中国现当代文学三十年[M].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
[2]潘懋元. 蔡元培教育思想[J]. 辽宁高等教育研究,1982(01):57-59.
[3]方慧. 陶行知生活教育理论对生活化语文教学的启示[J].全国优秀作文选(写作与阅读教学研究),2013(03).
·end·
作者 | 马晓航
编辑 | 杨雨晴 赵鹏爽
审核 | 郭茜 黄子寒 杨闪闪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