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一样的711之三十五: 文云汉与他的国球情结



文云汉与他的国球情结

文/小村
总有一种情缠绕你的心结;总有一种缘勾留你的魂灵。七一一,一个有故事的地方!一个让人魂牵梦萦的地方!
每回采访矿里人,心里总是难以平静,就好像在平静的湖水中投下颗石子掀起层层涟漪。
初冬的郴州,阳光明媚。苏仙岭上樟叶绯红满山遍野,下午的阳光洒片城岭,金子般的斜阳给苏仙岭披上了银色光环。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留下潇湘去。秦观今何在?也一定会赞美今日的郴江河,她,河道悠悠,清澈明静。郴州市体育学校就坐落在苏仙岭脚下郴江河畔。
我们电话约好星期天下午见,刚一走进市体育学校家属小区,文老师就在楼顶伸出来半个头:“那是小易吗?”循着文老师熟悉而亲切的声音,爬了几个楼层后,文老师开开门在迎接我了。落坐,喝茶,便开始了对文云汉老师的采访。
文云汉,一个有故事的人,他,吹拉弹唱在行,教书育人有为,他的学生满天下,更培养了大批乒乓球人。
我们的话题就从1959年开始——
我是1959年7月19日从郴州师范毕业,分配到中国核工业七一一矿。我们同时分配去的同学有:雷丰城、王当权、李熙洁、徐金生等等。
当时我们是作为筹办子弟学校去的,建矿初期,矿工子女还不多,教学楼尚未修建,就选择了几栋平房作为临时教室。在那个年代条件十分艰苦,但矿里人没有怨言,工人们一边生产,一边建学校,1961年初中第一个班招生了,第一批老师有吴志刚等,学生有高国富、李金芳等。教职员工白天教学,晚上就睡在教室里。那时教师少,我从四年级到六年级都教。当时第一批去的老师,我们有双重身份,除了在子弟学校教书,还要兼起为矿工扫盲的工作任务。那时生产任务重,又不能脱产集中学习。工人们白天要上班,只有晚上学习,但他们学习的劲头儿大。作业工区分散,又不能集中到一起,我们几个人就分开跑,但不感觉到累。
我矿的扫盲形式很好又凑效,这样,郴州就组织了一个扫盲队时,我们几个就被抽去奔赴地区各个厂矿企业进行扫盲,先后去了瑶岗先矿、马头岭等地。谈及过去,文老师很是感慨,发生在那个年代里的一些往事记忆犹新。其中几个小故事更是耐人寻味——
改名感恩
谢大夫,是矿里最早的生产科科长,是从外地调入711矿的。而那时,711矿是我国开采最早的铀矿山,从地方到中央都是全力支持,矿山红红火火,矿里人也是很自豪。而谢大夫后来升任了副矿长,在文化大革命火红的年代里,人心向党,政治觉悟高,为了感谢矿长李太英把他从外地调入到矿里,谢大夫改名为:谢英。
叫声“爸爸”
这是一个由5.7元的火车票而引发的感人至深的故事。为了帮助学生提高球艺,1975年,文云汉自发组织乒乓球队员去长沙学习,从许家洞火车站坐火车去长沙,当准备进站点名时,却发现一名叫XXX的学生站在墙角边不动了,问其原因,才知道他没有钱买车票。“没钱,文老师给你出”。这样,这位同学才有幸随同学去长沙学习。2010年,同学聚会时,师生重逢,格外高兴,这位同学突然站到文云汉的面前,深情而面腼地:“让我叫你一声爸爸!”
时间如梭,光阴似箭。发生在那个年代里的故事太多太多,一个个都是那么的感人动听。
“国球,其实也是我们的矿球”
“球很听话。当然,必须是懂它的人。”
“球,是通人性的。”文云汉如是说。
说球,文云汉老师总是那样地快乐,也那样地认真。其实,在所有的教学中,乒乓球,这个雪白无暇的小球儿,她灵动跳跃,活泼可爱,在文云汉眼里是那样地迷人!
采访中,文云汉老师说及他的学生,特别是乒乓球队的学生如数家珍:何輝,湖南师大毕业,现在美国;齐丽萍上海体院毕业,福州市体育学校;李莉,大学毕业,长沙消防总队,正团级;彭晓飞,郴州师范毕业后,由于体育突出,现在苏仙区文体广新局任职;黄丽(陈冬园老师的二女),乒乓球打的出色,上子弟学校时就被接兵的带走,现在景德镇部队服役;当年的小不点邓丽,三十年后的省优秀教练。……
一九八七至一九九五连续九年,七一一矿业余体校乒乓球队代表郴州地区参加省里比赛,並多次获奖。少年组,儿童组,男女团体多个冠军。就是现在郴州很多的乒乓球馆教练,都是文老师的学生。
文老师大半辈子的教育工作是在训练场所度过的,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正式调入郴州市体育局主管的体育学校后,又为郴州培养了大批乒乓球人才。文云汉老师多才多艺,他不仅有乒乓球教学技术,他还培养了数多的吹拉弹唱的文艺骨干。
作为人民教师,当他的学生个个成就时,是老师最开心最幸福的事。文云汉老师就是一个最开心最幸福的人!现已是八十高龄,时隔几十年,但远在他乡,还有在大洋彼岸的学生,却永久记得住他。
采访完后,文云汉老师从书柜里翻出了一樏资料:有照片,有通信录,还有他生日庆贺照……更有十几二十几年前学生写给他的信。大部分信中说您老可是我们的恩师,我们都是在您手下学的球,我们学校音体美之所以在整个郴州都那么出名,您功不可没。
这里选择一名叫何辉同学的信,读后感人肺腑!信是这样写的:每个人的心里总有一人或一物。一人,当然是他的老伴周佩芝,这位从事幼教工作几十年的教育战线上的老兵,性格开朗,受人尊重。一物,便是乒乓球了,以至于今日谈球,忙不乐乎,一会是沉浸,一会寻找旧资料,乐此不疲。如今,儿女都不住在一起,二位老人相敬如宾,时常翻看起那些过去的老照片,却是怡然自得,心里甜蜜。
祝福文云汉老师和他的老伴晚年幸福,天长地久!

易胜清,笔名小村,职业写手,郴州知名企业文化师。曾任职央企党委办秘书10余年。央企到民企角色转换,成功创办《小埠之声》《嘉晟地产》《菁华园》报及《郴商》《郴州楼市》《魅力女人》等期刊,被业内誉为“郴州内刊第一人”。以文会友,自发组织郴州笔杆子联盟,有200余文人墨客入盟,独帜新媒体。正是:乌龟请客,王八全来了,于是寻得一份乐趣。视旅游为幸事,喜爬山、好徒步。起步于文学创作,致力于企业文化推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